华为诉美政府 专家解析动机 称败诉概率大

华为
华为周四(3月7日)证实,已正式在美国法院对美国政府提告,指美国国会2018年通过的法案条款违宪。外界质疑,华为提告的败诉可能极大,此举背后的动机是什么呢?(LLUIS GENE/AFP)

【大纪元2019年03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华为周四(3月7日)证实,已正式在美国法院对美国政府提告,指美国国会2018年通过的法案条款违宪。但专家指,华为败诉概率极大,要解析华为此举,必须放到中共的全球战略中看。

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 Ltd)北京时间周四证实,就美国国会通过的《2018年国防授权法案》的一部分提起诉讼,认为其内容限制了华为在美国的业务。

华为表示,其美国公司已向德克萨斯州联邦法院提起诉讼,质疑《国防授权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 NDAA)第889条的合宪性。《国防授权法案》于2018年8月由美国总统签署,其中包括禁止联邦机构及其承包商采购华为的设备和服务。

华为轮值主席郭平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对华为的禁令不仅违法,而且还限制华为参与公平竞争,最终伤害美国消费者。

不过,华为在美国电信市场的市场份额一直很小,即便在《国防授权法案》生效之前也如此。

路透社报导说,华为把法案中的第889条视为是解决跟华府之间“更广泛问题的绊脚石”,因为有这条禁令在,将阻止未来跟美国政府的和解可能。

“解除国权授权法案禁令,将使美国政府具备与华为合作、解决实际安全问题所需的灵活性。”华为声明中写道。

不过,华为想要的灵活性或许很难获得。路透社3月6日报导说,根据10名熟悉华为指控以及路透社查阅过的相关调查文件,早在川普政府与中国发起贸易战之前,华为的活动就一直受到美国当局的审查。

而在过去两个月,川普政府正游说盟友出于安全考量放弃跟华为在第五代移动网络(5G)的合作,因为华为跟中共政府关系密切,且无法摆脱为中共窃密、提供外国情报的可能。

华为密集提告 案件很可能败诉收场

华为近期在各国开始密集的公共关系和法律攻势。华为北京时间周四对美国政府的法律诉讼是在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周三(6日)在加拿大温哥华出庭之后,检控双方确定5月8日孟再次上庭。

而三天前(3日),孟还以逮捕程序侵犯宪法权利为由,起诉加拿大政府。法律人士表示,这是孟推迟引渡程序的策略,孟并不在乎官司的输赢,只是想推迟引渡听证会和结果。

对华为起诉美国政府的案件也有明显的这种倾向。华为美国总部设在德州,诉讼将由德克萨斯州东区联邦地区法院审理。

《纽约时报》之前引述一名知情人士的消息说,华为可能会用《剥夺公权法案》(Bill of attainder)来提告。剥夺公权法案是指,未经审判就将单个个体挑出来、进行惩罚的立法行为,美国《宪法》禁止国会通过这种法案。

法律界人士认为,从案子本身来说,华为用《剥夺公权法案》(Bill of attainder)败诉的可能性较大。因为俄罗斯杀毒软件公司卡巴斯基实验室就已经是一个先例,美国政府怀疑它被俄罗斯政府用来搜集情报。

在2017年被美国国土安全部下令从政府系统中删除卡巴斯基的产品后,卡巴斯基于2018年用《剥夺公权法案》对美国政府提告,在联邦法院以及上诉法院的两场官司都败诉。

哥伦比亚特区的联邦法官驳回这些诉讼,裁定国会的做法是出于保护政府计算机(电脑)网路不受俄罗斯入侵的合法愿望。

上诉法院的法官戴维‧塔特尔(David S. Tatel)给出的裁决也是,美国政府禁止使用卡巴斯基产品是一项“预防性而非惩罚性”的措施。

专家解析华为诉讼美国政府的背后

乔治华盛顿大学美国宪法教授乔纳森‧特利(Jonathan Turley)曾成功赢得《剥夺公权法案》的诉讼。他在接受BBC采访时表示,作为剥夺公权辩论最关键的一点就是法庭是否认为(《国防授权法案》中对华为的禁令)符合“惩罚性”的传统认知。

他认为,法庭更可能倾向于这是美国行政机构的采购选择,而华为起诉美国政府的举动则可能会让美国公众更加聚焦华为产品存在的安全隐患。

“华为越用力去抗争,越给这些问题提供曝光度,”特利说,“这对一家公司来说可能是致命的。”

他说,若华为起诉美国政府,也很可能以败诉收场。

那么华为为何明知胜算小,还要硬打这场官司呢?中国问题专家横河表示,从中共当局的角度来看待华为提告就很容易理解它的意图。

他说,如果是一家私人企业,这种做法无疑是自杀行为,哪有用诉讼来强迫顾客买产品的。但如果看成是中共的行为就可以解释了。

“(华为进入美国)是中共全球战略的一部分,是不能退让的,就和在南海、一带一路等一样。”他说。

“中共想通过诉讼反击美国政府,至少也要拖住,即使不能在美国获胜,也要争取稳住全球。中共怕的是,一旦示弱就会步步失守,以致全线崩溃。”横河说。

他还表示,赢官司和赢公关,在这个案子上多半是对立的,起诉本身就加强了美国政府和国会对华为怀疑的合理性。#

责任编辑:林妍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