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北千亿矿权案承办法官王林清最新视频曝光

王林清
中共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为“以防不测”,多次拍“自保”短片披露最高院的腐败。(视频截图)

【大纪元2019年02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综合报导)近日,“陕北千亿矿权案”当事人、凯奇莱法定代表人赵发琦在推特上发出承办该案的法官王林清的最新视频,王林清在视频中对该案卷宗丢失发表自己的观点及质疑。此前,王林清揭露最高法丑闻,并因此“失踪”。

王林清在视频中说:
1. 卷宗不是丢了,而是(被)人为盗取的;
2. 他的同事没有胆量和能力偷卷宗,因为最高法院内有监控,正因为有监控,谁真要想偷卷宗,也会掂量来掂量去的;
3. 发现卷宗不翼而飞后,去给庭领导(程新文)汇报,对方的反应令人诧异,这种案件的卷宗丢了,他却没有惊慌失措,或是有大祸临头的紧迫感和压力感,反而是镇定自若,令人产生怀疑;
4. 调取监控时,只看到卷宗怎么回到了我的办公室,但卷宗怎么丢的过程却没有了,为什么这么巧,丢卷宗的时候监控就能坏了?

中共央视前主持人崔永元去年12月 曝光 “千亿矿权案”卷宗被盗,矛头直指最高法院长周强。而承办该案的法官王林清为自保(免遭不测)三次自拍视频,讲述相关卷宗失踪的一些细节:2016年11月28日上午,他发现该案的二审正副卷宗全部不见了,他翻遍了整个办公室寻找无果后,立即向最高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简称民一庭)庭长程新文作了报告,程新文随后报告给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中共最高法在上述丑闻被曝光后先否认后默认,最后中共政法委不得已介入调查,此后王林清本人突然失踪。

大陆财新网1月6日在其官方微博上表示,接近王林清的人士表示,王林清于1月3日曾在最高法露面,之后便被带到最高法附近的一家宾馆里接受最高法一个调查组的讯问,其家属对该调查的方向感到担忧。此后,王林清的去向无人知晓,其人身安全受到关注。

文章还表示,在第一个视频公布后,王林清曾对一些朋友表示,自己的性格不适合中共体制。“千亿矿权案”是陕西官场的一个特大丑闻。此案前后持续12年,始于2003年,民企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凯奇莱”)与政府机构西勘院签订合作勘查协议,凯奇莱探明菠萝井田储煤15.6亿吨后,西勘院在未提出解除合同的情况下,于2006年与“香港益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同一标的签订合作勘查协议,导致“一女两嫁”。此案数额巨大,各方利益纠缠。

王林清在此前的视频中表示,2016年3月,他所在的民一庭已经对陕西千亿矿权案审理完毕。即对于“关于凯奇莱起诉受让西勘院矿业权的诉讼请求”达成一致意见,涉事企业凯奇莱与西勘院的合作开发合同有效、西勘院构成违约、西勘院应当把探矿权转让给凯奇莱公司。

王林清表示,对于合议庭一致的矿权归属意见,他的分管领导杜万华要求他重审。杜万华说:“尽管你们合议庭意见一致,但鉴于这案件受到的关注度高,而且背后的利益很大……不能因你们合议庭意见一致就这么定了。”他还说“周院长有明确指示,要发回重审”。王林清表示作为案件承办人,不同意重审,这违反民事诉讼法。但杜万华命令说,“你保留个人意见,赶紧回去合议。”

据大陆媒体报导,当时的陕西省高层也曾干预该案,导致诉讼时间超过10年无法结案。审理期间爆出有陕西公函发至最高法院干预法庭判决。直到2017年12月,此案才宣判,民企凯奇莱“胜诉”,但判决迄今未能执行。2018年1月15日,涉“千亿矿权案”及“秦岭违建别墅”等问题的陕西前书记赵正永落马。陆媒报导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透露,该案牵涉面广且涉案官员众多。

责任编辑:林琮文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