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同学你安息吧 我们会帮你找出真相”

港人, 金钟添马公园, 催泪弹, 香港人
11月9日,香港民众在金钟添马公园举行“主佑义士”全港祈祷及追思会。(梁珍/大纪元)

【大纪元2019年11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9日晚,港人聚集金钟添马公园,举行“‘主佑义士’全港祈祷及追思会”,文职工作者潘小姐在悼念时说,“周同学离开了我们,我昨天去了将军澳,放了一支花。”

11月3日深夜,周梓乐在将军澳尚德邨停车场离奇堕楼。警方否认梓乐的死亡与警方有关,但是港人不信任警方。有现场监控视频显示,事发时有黑衣人出现在现场。还有多名目击者指,救护车疑似受到警方阻挠,事发近30分钟后才到场,导致周梓乐延误就医,令伤势加剧而死。

潘小姐:“天灭中共” 我觉得它是有应得的结果

港人, 金钟添马公园, 催泪弹, 香港人
香港做文职工作的潘小姐(梁珍/大纪元)

潘小姐表示,其实在这个运动中,有很多义士已经去世,“我相信他们已经去世或者遇难。我觉得需要来这里悼念他们,让更多人听到我们声音。”

五个月来港人一直在抗争,潘小姐说:“我从6月份开始,很多人5月份就开始了,都有游行等活动,各种游行、612等等都去了。”因为这个政府是完全不可理喻,所做的事不人道,“违背了我们所认识的香港”。

当被问到香港与以前不同时,潘小姐认为,有些人变得团结了,但警察很差,180度转变,“总之是与我以前认识的警察完全不同”。

8日在将军澳停车场,排了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的队,潘小姐说:“我觉得他很冤枉,就是冤枉。听到他跌下来的消息时,我觉得他应该是被人追,然后跌了下去,或者被人扔下去,因为自己是不会跌下去的。我们的朋友到那里看过,那个墙挺高的,不会不小心就跨了过去。”因为最初说是催泪弹,他避催泪弹不可能避得开,在那里不可能避,应该是被人追,或者被人扔下去的。

“很伤感,因为很多人都去了,整条街都是悼念他的人,无论是在停车场或者在街上,都有很多人。” 潘小姐,看到很多手足陆续走了,香港是否还有希望?“下一步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有希望。”

潘小姐还说:“因为我不是走在很前面,虽然有危险,但我会继续下去。香港人要更加团结,不要退却。”

这几个月港府手法层出不穷,潘小姐表示,中共很可怕。他们会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比如杀人,什么都做得出,还有恐吓。这类事情听到很多,比如死了小朋友的家庭,为什么没有人发声,可能是被灭声,这些东西听了很多。或者有些好像是去了大陆,有很多被抓的小孩,他们不见了,不知道去了哪里,可能是已经去了大陆,或者已经死了。有很多不穿衣服的小孩,被人扔落街上,真是难以想像。

在谈到应该如何去保护下一代时,潘小姐表示,“尽量多点出来,可以说,这是支持他们的无形的声音。可以的话,自己可以再进一步,但是,需要冲破心理的关口。”“我从头到尾都是坚持出来的,身边是有一些朋友,出来一段时间后,突然就不出来了,可能是因为他们有负担。但我自己,还不算太老,觉得能走出来就走出来。”

她说,“我妈妈已经70多岁,她也走出来。她很厉害,她被催泪烟等东西击中过。不止我妈妈,那些银发一族,都是70、80岁,他们都能出来游行,自己有什么理由不走出来,我觉得一定要(出来)。同时,心里也是支持的,需要展示多一些支持。”

潘小姐谈到自己,以前不太理会这些,不关心政治。出来只是走出来,就是一群人去走走,比如去年的7.1,大家出来,像一个聚会一样,“但现在的心态不同了。比如只有自己一个人或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也出来了,不管那么多了。”

“我昨天已经在那块板写上:周同学你安息吧,我们会帮你找出真相。香港人要加油,要反抗,要报仇。” 潘小姐说,这几个月,从“香港人加油”,到“反抗”,刚适应了“反抗”这个词,跟着变成了“报仇”。

最后潘小姐说:“‘天灭中共’。我觉得它是有应得的结果。”

梁先生:今天来悼念那位小朋友

港人, 金钟添马公园, 催泪弹, 香港人
七旬艺术工作者梁先生(梁珍/大纪元)

戴着V煞面具的七旬艺术工作者梁先生来到添马公园参加“主佑义士 ”全港祈祷及追思会,他说:“其实正义是必胜的!良知是无惧的!我们走出来了!”

梁先生回忆起一部电影里的一幕,说这个人物(Figure)临死的时候,政府通缉他 ,全体的市民就带上面具出来 ,大家团结,这样就找不到他了。“就等于现在(香港),这个理念很重要。”这里面所说的“只有政府害怕人民,没有人民害怕政府的。”他说面具下面的理念是打不死的。他说,“今天来悼念那位小朋友, 就是这样的。”

他还沉痛的表示,“总之就是难过啦。讲真的,不是灰心, 其实我都相信他一个运动健将。如果跳楼自杀的话,也不会挑从二楼跳,只有一层,跳下去是死不了的,对不对?要跳楼都会挑高层的。自杀是不可能的。”现在警方把(监控录像)片段藏起来, 那CCTV(监控录像)交给了他(警方), 根本就耐人寻味。就算现在讲太子车站那个事件, 到现在CCTV也没有拿出来,对不对?怎么能让人相信呢?总之现在整个政府都没有人相信的了。

梁先生说:“ 因我们是土生土长香港人,热爱香港。我们香港以前不是这样的,怎么会搞成(现在)这样呢?哪个不爱国?我非常爱国的。”他认为,经过元朗的那个打人事件以后, 那个进车厢打人的事件以后,发生了很多事情, 香港已经玩完了。

反送中以来,从“香港人加油” 、“香港人反抗”,到现在“香港人复仇、报仇”,看到香港人的口号也在升级。梁先生解释道, 那不是报仇,这个是理念来的,要争取的。“就是我们这些几十岁的也一定要出来, 还有多少年呢? 现在不是我们痛苦,就算我们被人抓,也不是问题了, 还有多少年呢?可能我们也是’以老卖老’, 就算他打我们可能也会留点手,怕没打我们,我们也是差不多要死的了。现在他们专抓后生仔、专抓后生女,这才头痛。”

对于那些做了坏事的人,梁先生表示,肯定会有报应的。其实有些报应不是报应在这一代的, 第二代也未必,可能报应到第三代上。肯定有的, 你不要不相信,真是会这样的。就算是他自己(干了坏事)也会睡不着。

“其实正义是必胜的!良知是无惧的!我们走出来,主要是讲良心。”他说,“同时我也告诉你一个奇迹,我以前去爬山,没过几年膝盖痛了。第一百万人的时候我没有出来, 到二百万人的时候我出来了, 我走着走着(感到)现在不痛了,非常精神。这就是积福。我跟那些老人家讲,你不要讲的那么伟大,说为了什么什么的。你要为自己积福,都走出来,肯定是福报有所归的。就是这样。”

市民周女士 :“天灭中共”举头三尺有神灵

港人, 金钟添马公园, 催泪弹, 香港人
市民周女士(梁珍/大纪元)

在添马公园全港祈祷及追思会上,市民周女士对记者表示,第一次立法会他们说推《送中条例》的时候,很急的时候,“我就已经上街了。”

周女士说,看到这个政权在践踏民意,当作没事发生一样,尤其是这个冷血的政府。“每一个市民都看见了,明白了是谁令到我们(经常)要上街头,就这么简单。”

其实整个世界都是这样的,但问题是那个政府怎么不与民众沟通,不应该逆民意,有些事情不应该做的都不做,不要每件事情都硬推。这样民众当然就反抗了。她说:“主要来支持这场运动的原因,整个政府都令我很不满,是它(政府)“请我来上街的”。

周女士还介绍自己,“因为我是在香港出生,我没有经历过文革。因为从前我妈妈的年代,是避日本(战争)逃难才来到香港,我才在香港出生的,我是50年代出生的,大陆很多的事情我是没有经历过。其实我是很平安的、很太平的。”

她认为,在这场抗争运动中,看见了很多的不公义,政府做的事情不公义,为什么是不公义呢?例如他们(政府)包庇警察,他们没有用智慧立即去平息民愤,而是去听中联办的命令。

她还表示,每次都是他们(政府)推人出来的。他们经常说要与“勇武派”割席,与暴力割席,他们(政府)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其实最暴力的是这个特区政府,就是林郑月娥管治的政府。在这么多人当中她(林郑)是最暴力的。看她放了多少个催泪弹去危害香港,其实香港整体已经被毒气笼罩着,因为全部都是“山埃”(广东人俗称:砒霜)来的,我知道那是毒气,整天都在放这些毒气,还伤害着人,大部分是年轻人。他们是有为的人,在90后出生的年轻人、大学生,每个人的英文顶呱呱,他们(政府)在残害他(学生)。

周女士是信耶稣的,她最后表示,“天灭中共”,也无需咒它。上帝会知道,举头三尺有神灵,因为神创造天地万物,是神在掌管。人是很渺小的。”

责任编辑:孙芸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