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中国公派飞行员为何在美航校自杀

USAG,中国飞行员
图为2011年8月26日,香港国际机场举行的飞行员招聘会现场,与本文无关。(LAURENT FIEVET/AFP/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9年04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采访报导)近日,一名中国飞行学员在美国航校训练期间自杀身亡,引发华人社会关注。在大陆媒体众口讨伐美国航校歧视中国飞行学员之余,有知情人士透露说,“该不该骂美国航校?该!但是幕后另一黑手他们都忽略了。”

4月16日,一名21岁的中国飞行员在德克萨斯州美国航空学院(US Aviation Academy, USAG)自杀身亡。该生2015年考入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飞行技术专业,随后和深圳航空公司签约,作为培训生被送到USAG学习,去世前正在考飞行执照阶段。

据知情者透露,死者已经在USAG航校待了一年,仍处于私照阶段。私照阶段本应在一个月内完成,而且中间他只接受过两三个月的正常飞行训练。他曾多次提出在飞行训练方面受到校方的不公正对待,但并未得到重视。

USAG对中国公派飞行学员的“特殊”管理

“我在USAG那个学校教学时,了解到该校管理中国学生的方式,我当时都长叹,这不是‘监狱’吗?”一位曾在该校执教的教官Jason(化名)告诉大纪元。他和他的同事们也私下表达过类似的观点。

据悉,USAG招收的学生飞行员分为三类,分别是中国公派学生(中国各航空公司签约外送,也称公派学员)、美国本土学生和国际自费学生(除中国外其它国家或地区,也包括自费的中国学生)。目前,中国公派学生占该校学生的绝大多数。

USAG对这三类飞行学员则采取完全不同的管理方式。对待美国本土学员和国际自费学生,基本上是尽量满足学员的要求,在训练排班安排上都以学员为主;生活上则放手让学生自己做主,跟普通学校一样。

但对数量最大的中国公派学生则完全不同,有一套严格甚至是苛刻的管理规则。比如:平时不能离开学校一定范围,不能自己买车开车,不能租车,不能随便上别人的车……等等,只能乘坐学校提供的专车,从学校到宿舍,从宿舍到学校,或者从宿舍到超市买菜(两周一次,每次一个半小时)。

网上自称是USAG中国公派学生发的帖子也证实了这一点。“如果你是中国留学生,那么恭喜你,你会收到两份与普通学生不一样的特制协议书。”该名学生在帖子中说。

据他介绍,两份特制协议书分别是免责声明,明确注明在训练中,无论是任何原因导致学生死亡,校方只需要向学生家人支付10万美元。

另一份协议是介绍学校的各种规章制度,如果犯错,没有警告,直接罚款。其中就包括“不说英文”“迟到”“宿舍不干净”等等。而且校方特意注明,这些罚款仅针对第一次“违规”行为,再犯翻倍!与此同时,校方还标明,学校有随时更改罚款金额的权力。

但是,以上的各种条例,对于自费学习的中国留学生来说例外。

本报多次联系USAG,到截稿前,USAG一直没有对此事置评。

USAG,中国公派飞行员
USAG对违反不说英文的中国学员进行持牌拍照的处罚。(网络图片)

航校歧视行为是应中方要求所为

在外界对逝者表示惋惜、对美国航校的做法感到愤怒的同时,很少有人思考USAG歧视行为的背后——为何如此反常?

首先,出事航校靠中国公派学员养活,没有人会愿意得罪自己的“客户”,砸自己的钱罐子。

近年来,因中国航空需求暴增,中国的航空公司(包括私营航空公司)飞行员需求量巨大。由于多年来中共对中国航空领域的控制导致培训力量跟不上,于是各航空公司开始将中国飞行学员送到海外培训,一方面弥补人员不足,另一方面也有利于飞行员的英语培训。

美国境内有一千多所航校,比如:佛罗里达、密苏里、阿利桑那、加州、德克萨斯都有航校跟中共民航局签约,帮助培训飞行员。

中国公派学员已经成为美国航校的最大客户群,也是美国航校的主要经济来源。甚至可以说,任何一家美国航校只要跟中共民航局签约,就不担心缺少生源,而且一旦经过中共民航局认证,中国各大航空公司就会源源不断地送来公派学员。

USAG以前是一个处于破产边缘的小航空学校,每年招生规模仅几十人,但自从跟中共民航局签约后,每年培训的中国公派学生高达数百人,以至于学校有时候都找不到足够的教练来培训学生。

在华人生活网刊出的题为“痛心!21岁中国飞行员在美国航校自杀……”的文章中道出了一点端倪,USAG航校对于中国学员的严格规定是“中国(中共)民航总局对航校学员的要求”,其他非公费航校学员可以任意自由(不受此限)。

曾在USAG任教的教官Jason也透露,美国航校是在严格执行中共合作方的协议,是中方希望用这些规定来管理中国的公派学生。

“可能中共认为极端封闭管理便于控制中国飞行学员的思想与行动,既提防学生了解外国社会和真相,还可以美其名曰‘保证学生的学习质量和安全’。”Jason说。

“如果没有中共在背后,美国的航校你给它一百个胆,它也不敢这样干;同样的,那些教官也没有胆敢区别对待中国学员!”他补充说。

USAG,中国东方航空公司飞行员
图为中国东方航空公司飞行员在美国接受航校培训。(USAG脸书)

这些规定反过来害了中国飞行员

Jason介绍说,中共民航局在选定航空培训学校时,已经提出管理上的要求,要求航空学校如何管理送来培训的中国公派学生;虽然没有明确细节,但美国航校若不能达到中方管理上的要求,就拿不到培训中国公派学生的资格,这实际上是有双方协议的。

“说白了,航校成为中共在美国的一个执行人。”他说。

大陆媒体也报导说,中国航空公司最初提出的“停飞率”和“纪律性”(淘汰部分不听话的飞行学员)等等要求都成了美国航空学校要挟学生的武器,规矩越来越多,越来越苛刻。有中国飞行学员透露,出事的USAG丹顿校区的停飞率达到15%-20%,而且中国公派学生的挂科率最高。

停飞,即判定学员表现不佳,不适宜担任飞行员,将停止其飞行训练,这是航校淘汰学员的最严厉手段。但判断标准往往有很大的随意性。

中国飞行学员一旦被航校“停飞”,无疑等同被判了“死刑”。因为他们很难找到申诉渠道,一旦被结束学习回国,不仅面临新的就业难题,甚至还得向航空公司赔付高额的培训费。

“找不到人投诉,因为很多规则都是中共那边要求的,你找校方投诉也没用,反而容易遭到报复,找组织、找中共民航局或者航空公司投诉?笑话,马上可能成为被维稳的对象,立马找个理由要你停飞回国。”Jason说。

“说白了,中国公派飞行学员的前程命运在美国航校和中共当局手里捏着呢,只能忍着!飞得好还好,要是飞得差一点,那个心里的苦就难以描述了。”他补充道。

Jason说,在没有正常的疏导机制下,中国公派飞行员承受的心理压力是极大的,尤其是没有训练安排,一拖再拖,拖几个月,“你们体会不到,如坐针毡啊,时间长了不练习,会生疏的,训练考试肯定会差,然后再等待,恶性循环……”

USAG,中国飞行员
USAG给中国飞行员列出的各种规章制度,包括“不说英文”“迟到”“宿舍不干净”等等都有对应的罚款标准。(网络图片)

中共控制资源 是造成悲剧的幕后黑手

西方有句经典的话叫“跟着钱走”(Follow the money),中共控制资源的畸形方式对造成中国年轻飞行员轻生的悲剧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如前所述,同为中国学员,公派与自费都会成为美国航校区别对待的理由,其源头是因为中共掌控了给海外航校的经济资源,从一开始就让公派学员被“另眼看待”。

在训练方面,Jason告诉大纪元,“飞行教官们会比较照顾本地和其它国际学生,那是他们的客户,必须要照顾得非常好。无论排班还是别的,都要迁就本地和国际学生,且教官态度要好,如果人家不来上课或出去给负面评价,学校就没办法再招人。”

他说,在USAG执教期间,他就经历过遭国际学生投诉,被学校马上找去谈话,并要求改正。“那边有一个正常的渠道和反馈机制,”但到中国公派学员,学校机制就完全不一样了,“他们受了委屈,只能自己往肚子里咽”。

这里必须指出,公派学员实际上并非不用个人掏钱,他们也照样付费学习;只是学费不是直接由学生交给航校,而是通过中国航空公司或中共民航局转手支付。

而国内航空公司跟这些公派飞行员之间都签有合同,并鼓励他们进行学生贷款,待学成工作后再按月扣工资还款。

“其实,这些钱说到底还是学生自己付的,但钱不直接在学生手中。钱在合同的另一方(乙方)手中,学生自己说了不算。”Jason说。

但这种情况带来的现实结果是,中共民航局或航空公司取代了学生本身,成了外国航校的直接客户。

“航校的真正客户是中共民航局和各大航空公司,只要符合他们的要求就行,至于中国飞行学员,反正他们的组织也不太在乎他们,淘汰这一批,自有后来人,钱也不少拿。”Jason说。

他指出,这也是中国公派飞行学员的心理压力所在。对于其他飞行学生来说,如果遭遇不公,可以选择更换航校或教官;而对于中国公派学生来说,是被“组织”安排的,没有选择,“即便不公,也只能吊死在这棵树上”。

他解释说,其实美国航校跟汽车驾校一样,在哪个学校学都行,最后都是去美国政府考试——申请就能参加考试,达到标准就通过。

“10小时学不出来,就再增加时间,多花点钱,最后总能出来。”Jason说。“但中国学生不一样,尽管他也有贷款、自己出钱,但钱被别人拽着,你的未来、前程甚至被利用成为架在你头上的那把刀。”

USAG,中国飞行员
图为2019年4月26日刚刚到达USAG的新一批中国飞行员。(USAG脸书)

中国学生激增 美航校存在的现实问题

另一方面,美国航校因中国生源增加、快速扩张下也隐藏着教官学生比例失调的问题。

Jason介绍,美国教官目前比较稀缺,因为教官少、学生多,到处都是航校招教官;但往往教官一旦拿到足够的飞行小时数,就会选择跳槽去航空公司发展,所以航校就要不断地补充新教官。

教官人数不足势必导致学生训练时间拉长,然后考试等后续程序也会被拉得很长;而这个过程难免会催生问题学生。

“学生学东西总是有好有坏,有快有慢,也有违规的学生(规定本身过分也是原因),再加上人性有恶的一面,(教官与学生之间)就会形成恶性循环,最终导致美国航校的措施越来越严格。”他说。

Jason认为,一些美国航校为迎合中共民航局的标准,也开始在对中国公派学生的管理中走极端,甚至出现体罚学员等行为。

“你要说(自杀)这事美国航校没责任,肯定有责任。”他说。“如果这套管理用在管理美国人和其它国际学生身上,美国航校肯定不敢,因为这是严重的歧视和侵犯人权,极可能会被起诉——坐牢或破产,而且坏名声传出去,没有学生会来这上学。”

这也就是美国航校对自费学员,包括中国自费学生也“相当自由”对待的原因。

Jason说,当年,他对中国公派学生的严苛生活感到相当不解,就跟他们调侃:“你们住在美国,连美国社会都几乎接触不到,这也叫留学美国吗!?怎么搞成这样?”结果发现,这些学生都是长叹,尴尬地笑和一脸无奈。

至于公派飞行员自杀一事的未来可能走势,Jason表示,中共向来最会体制性维稳——对内高压、对外撒币。“这名自杀学生的父母很可能被内部谈话,他们也不太可能会获得支持、在美国法院提告……”

航校的生意可能还会继续,中国公派学生还会再来……只是希望这样的悲剧不要再发生。”他说。

责任编辑:陈馨茹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