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成记者出现久咳症状 港人组催泪弹灭火队

图为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环,警民爆激烈冲突。港警多次施放催泪弹等驱赶示威者。(李逸/大纪元)

【大纪元2019年08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江禹婵台北报导)香港警方于近日游行示威中频频施放催泪弹。因多次被拍到暴打民众,香港警察“维护法纪”的专业公众形象已在消散。5日发起的“三罢”及多区集会活动,警方以催泪弹“清场”,一天内投下数百颗催泪弹,造成许多民众、记者受伤,出现呼吸困难、久咳、咳血等症状。

大埔区有民众拿警方投掷的大批催泪弹壳挂在天桥上,形成装置艺术,被誉为“自由之桥”引发各界讨论。

港人组成催泪弹灭火队

为保护自己,许多参与抗争的年轻人,组成催泪弹灭火队,不仅无所畏惧,更就地取材利用附近的消防喉、灭火桶,再加上瓶装水、小红桶盖,快速地灭火,非常专业、有效率,甚至前后仅10秒就解决一颗催泪弹。

许多网友感慨,“是什么样的政府,让年轻人必须要上街头灭催泪弹。”

催泪弹壳串起的锁链挂上天桥

面对遍地开花的催泪弹攻击,大埔区则出现由上百颗催泪弹壳串起的锁链被挂在天桥上,下方还有一张纸板标记着时、地、素材、数量、总重量、作者等资讯,俨然成为装置艺术。

纸板内容显示,这是当晚(8月5日)警方在此处投掷上百颗催泪弹后,留下来的106枚的催泪弹壳制成,共重2,285克,并且由一名居住19年的大埔居民及一名在大埔6年级的学生制作。

“自由之桥”被民众拍下,并流传于网路。发文的网友以“香港人新职业--品烟师”为题,意旨港警近期不断以催泪弹、海绵弹等弹药驱散民众,嘲讽港警及政府对居民的暴力滥权。

网友表示,“自由之桥”将在8月9日运送至机场展出,要让所有游客认识“品烟师”(The teargassucker)。

百名记者呼吸道、皮肤受伤

根据《立场新闻》报导,香港公立医院医生邝葆贤联同几名医科生,近日透过收集逾170名前线记者接触催泪气体后的症状,发现在7月28日上环清场行动过后,96.2%的记者有呼吸困难、久咳、咳血等呼吸系统症状,72.6%有皮护症状如出疹、发红、痕痒等,53.8%有眼睛症状(如持续流眼水、眼睛肿痛),40.6% 有肠道症状,例如肚泻、肚痛、呕吐等。

不少记者在采访过程受到伤害,新唐人记者柯婷婷谈到,“我就拿出防毒面具和眼罩出来戴上,然后一直举高(摄像设备)拍摄画面。但是再过15秒左右,已经睁不开眼睛,一直流眼泪,突然间眼前一黑,我觉得好像晕过去,然后我就倒在地上。隐约听到有人在喊,救援!救援!然后有人用生理盐水帮我冲。然后可能3分钟这样,我就没事了,就继续起来,去进行拍摄。”

大纪元记者黄晓翔在接触催泪弹后,手臂出现红肿、刺痛。柯婷婷说:“别的记者也有,有一个(新唐人)记者黄瑞秋,她也是中了催泪弹,呼吸困难。当时也是有一些示威民众用生理盐水帮她清洗眼睛。”

而香港警方自上周开始,更采取强光灯等多种手段,干扰现场记者拍摄。

港市民患肺炎及支气管炎

邝葆贤及其团队调查发现,在728接触催泪气体后出现后遗症状的人数及症状数量,明显较612金钟清场后为高。现阶段的研究数据未能确定后遗症状越见频密和严重的确实原因,但相信当中牵涉的因素与催泪弹有相当大的关系。

例如,可能包括催泪弹施放的数目及频率、催泪弹的浓度,以及催泪弹施放的位置及周围环境。此外,催泪弹的施放方式,或是多次施放催泪弹所造成的累积伤害,都有可能造成后遗症。

研究团队成员之一、香港大学医科生黄卓鹏提到一个案例,在612被困于中信大厦门外的市民,在长时间接触催泪气体后,出现咳嗽、痰多、气喘,及隔日呕吐的症状,求医后确诊患上肺炎及支气管炎,而支气管炎的情况在1个半月后仍未完全康复。

黄卓鹏表示,研究未能确定催泪气体是否会对身体带来长远伤害,但质疑催泪烟是否如警方所言只带来短暂性刺激反应。

邝葆贤表示,团队以前线记者为研究对象,主要是为了保护研究对象的身份,以及记者通常都会站在最前线,更直接接触到催泪气体。

邝葆贤谈到,记者通常会配备比较好的防御措施,前线抗争者也可能因担心被捕而没有求医,邝葆贤批评警方的做法极不人道,呼吁警方停止滥用化学武器。

过期催泪弹释出山埃、碳酰氯

近日社会有传闻指警方使用过期催泪弹,研究团队翻查国际新闻,发现委内瑞拉化学家 Mónica Kräuter 曾指出,催泪气体过期后有可能化成山埃(cyanide)、碳酰氯(phosgene)等极危险气体,认为其危害无法估量。

目前香港抗议采取了游击战的方式,警方为清场在街上不断投掷催泪弹,许多参与抗争的香港妈妈,针对催泪弹对哺乳女性是否有影响非常担忧,网路上开始出现这类话题的讨论。

台湾IBCLC国际认证泌乳顾问Sophia Huang在脸书上提到,“认识我的人都知道,非必要,不接线上咨询!但一篇飘洋过海的求救文:‘吸到催泪弹以后,多久才能再喂母乳?’让我打破了原则,为这些忧心忡忡的妈妈解答。”

吸到催泪弹多久才能喂母乳? 6-8小时后

她表示,“依据The Nursing Mother’s problem一书中,以美国哺乳女兵所提问题之回复。军中指引中写到:‘CS、CO或是OC气体的半衰期短,建议接触后大量清水与肥皂清洗并更换衣物,约6-8小时后再进行母乳哺育。倘若必须挤奶,则丢弃不建议喂食婴儿。’”

依据LACTMED哺乳药典提供资讯,即使病人是因为服用某些药物,而经肝肾代谢后所产生的氰化物,虽然量不高但仍是会进入母乳,同时也会对于婴儿产生毒性,一般会建议改药与暂停哺乳,所以推论受氰化物污染后的母乳应不宜喂食。

港民:患共同创伤后遗症

网友“港女友 Hong Kong Girlfriend.”则在脸书上分享港民心声。她说:“我们好像患上了一种共同创伤后遗症。”

“我们每天带着不安醒来,醒来时急着看手机,因为很怕半夜时发生了什么大事;我们每天一空闲就看着新闻,看着live,看的时候我们担心着前线,也愤怒黑警的滥权行为;我们每天都很晚才睡,因为睡不了也不想睡,就算睡了也是带着愤怒的心情去睡,自然睡不好,恶梦很多。”

“我们每星期放假就去不同地方游行,在现场时谁都很恐惧,但离开时更是恐惧,好像一次比一次更难安全回家,要不是担心半路被黑警拦截,就担心自己社区根本不安全。”

“我们这两个月来好像失去了原来的兴趣,港女不去hightea,去户外流汗曝晒,学生暑假去学习应对催泪弹。”

“香港人不谈饮食旅行,不谈机票,开始谈政治,许多人连好好吃饭时间也没有,只是在游行结束后匆忙吃饭就回家,我WhatsApp的朋友gp没有人约吃饭聚会,只有人约一起游行,只有一起骂政府骂黑警的怒火。”

许多网友留言,“每一句都中”、“谢谢你说出的我的心声,相信天地间有正气,希望大家不要忘记。”#

责任编辑:杨亦慧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