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全澳解禁 维州为何再度封城?

数月来,维州州长安德鲁斯因擅自与中共签署“一带一路”协议而备受抨击。
数月来,维州州长安德鲁斯因擅自与中共签署“一带一路”协议而备受抨击。(Darrian Traynor/Getty Images)

【大纪元2020年07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宋清宁澳洲墨尔本编译报导)近期,澳洲维多利亚州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病例反常激增和“一带一路”协议引发的持续争议,使该州执政的工党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政府屡屡成为新闻焦点。

疫情反扑 新州维州边界关闭 百年来首次

在目前澳洲其它州仅有少量或没有新病例出现的同时,维州单日新增病例数量居高不下,并不断攀升。7月1日新增73例,2日新增77例,3日新增66例,4日新增108例,5日新增74例,6日新增127例,7日新增191例。在此前全澳疫情的高峰期,维州的单日最高增幅仅为111例。

7月1日~7日新增病例表
(大纪元制图)

如今其它州纷纷放宽防疫限制令和开放边境,着手重建经济,安德鲁斯政府却因疫情反扑被迫于7日宣布再次封锁墨尔本,实施为期6周的居家避疫令。此举将再次重创维州经济。

此外,其它州纷纷对维州人关闭了大门。6日,新州宣布对维州关闭边界,这是100年来两州之间首次关闭边界。

另一个令人忧心的迹象是,维州的社区传播病例激增。社区传播病例是指那些感染源不明的病例,感染者近期没有去过国外或接触过确诊病人。

在7日新增的191个病例中,154例目前感染源不明。

昆士兰大学病毒学家肖特(Kirsty Short)在接受澳洲广播公司采访时说,社区传播意味着疫情在一定程度上失去了控制,是一个“非常令人担忧的”问题。

民调:工党选民反对“一带一路”

数月来,州长安德鲁斯因擅自与中共签署“一带一路”协议而备受抨击。现在,要求其撕毁协议的压力继续增加,来自工党关键选区的选民担心,该协议将使中共能够对安德鲁斯工党政府施加影响。

据《太阳先驱报》报导,在工党把持的Macnamara、Wills、Gellibrand和Scullin联邦选区中,近三分之二受访的选民对安德鲁斯支持中共的“一带一路”表示担忧。

维州工党政府于2018年在没有得到联邦政府支持的情况下签署了第一份协议,总理莫里森近期再次呼吁州长安德鲁斯撕毁协议。维多利亚是澳洲唯一一个签订了“一带一路”的州。

由自由党议员帕特森(James Paterson)委托进行的自动语音电话调查共联系了上述4个选区的3819位选民。其中,对“一带一路”协议表示担心的选民比例从Wills选区的59.1%至Scullin选区的68.9%不等。

近日,《太阳先驱报》还透露,在维州和联邦的工党议员中,围绕“一带一路”协议的紧张气氛日益加剧。

澳洲工党领袖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上个月说,如果他当选总理,不会与中共签署“一带一路”协议。

帕特森呼吁代表上述4个选区的联邦议员站出来告诉安德鲁斯“撤销这一糟糕的交易”。

他说:“维州人担心安德鲁斯与中共的‘一带一路’协议,这是正确的。”“这是中共(增强)软实力的标志性项目,旨在于全球范围内,尤其是在我们的地区施加影响。”

“安德鲁斯不应该协助中共完成这项任务。这违背了联邦政府的政策,逾越了一个州政府的权限和职能。”

今年5月,《大纪元时报》在特稿中指出,瘟疫看似无常,其传播趋势鲜明点出了病毒的目标和目的:它冲着共产党而来,淘汰中共及其因素。

在巨大的生命和经济损失面前,维州政府和民众是否应该重新审视对中共的态度,并慎重思考一下,免受瘟疫之苦、抵抗中共病毒的良方到底是什么呢?#

责任编辑:李欣然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