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大量外逃 中共可用外汇储备仅剩几千亿

外汇储备, 中共, 中国经济, 稳外资, 可动用外汇储备
专家表示,中共外汇储备实际可动用金额仅数千亿美元,若下降至难以支应,将引发人民币贬值等金融危机。(STR/AFP/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9年10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张顿、钟元、陈汉采访报导)中国经济增长速度降至27年来最低,加之受美中贸易战及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影响,中国经济环境进一步恶化。9月份,中国大陆的资本外流总额为将近900亿美元,外汇储备下降了147亿美元。

多名经济学专家表示,中共外汇储备不稳,资金供给就会出大问题,会促使资本外逃、人民币大幅贬值、美元猛涨等。另外,香港作为引进外资、技术的管道,以及金融中心的不可取代的地位,其局势的发展也直接威胁到中国经济及外汇储备。

资金外流 外汇储备降低超预期

10月28日,《南华早报》援引法国外贸银行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艾丽西亚·加西亚-埃雷罗(Alicia Garcia-Herrero)的话说,大陆9月份外流的资金总额达到了890亿元(美元,下同),虽然中共当局加强了对保险、贸易公司等的审查,令中国今年的资本外流量比2015年低,但是依然未能阻止资金外流。

中共官方10月6日公布,大陆的外汇储备9月份为3.0924万亿元,这较8月份的3.1071万亿元,减少了约147亿元,不仅低于预期的3.1056万亿元,而且是今年2月以来的最低值。

随后,花旗银行驻香港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刘利刚在报告中说,大陆9月外储跌幅超预期,当月资本净外流规模约为270亿元,中共可能进一步加强资本管控,以避免大规模资金外逃。

自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去年3月签署备忘录,计划对近600亿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以来,随着美中贸易战不断激化,中共的外汇储备也从2018年3月的3.1428万亿元降到了如今的3.0924万亿美元,足足降了504亿元。

除外汇储备减少外,中国的经济也严重恶化。大陆今年第三季GDP的增速同比增长6%,创中共自1992年有GDP季度记录以来的最低增速。

经济持续恶化 中共急稳外资

面对中国经济持续恶化、资金大量外逃现象,中共官方开始紧急行动“吸引外资”、“稳外资”。

外汇储备, 中共, 中国经济, 稳外资, 可动用外汇储备
面对中国经济持续恶化、资金大量外逃现象,中共尽力稳外资、稳外汇,控制资金外流,防止金融危机发生。图为上海浦东发展银行。(MARK RALSTON/AFP via Getty Images)

10月28日,中共召开有关“优化营商环境”的交流会。中共发改委副主任林念修在会上表示,优化营商环境是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发展“开放型经济的重要保障”。

10月22日,中共总理李克强签发了《优化营商环境条例》,目的也是救经济,吸引外商投资,“鼓励”非公有制经济发展。

第二天,李克强又专门召开了以“稳外贸、稳外资”为主题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并出台12条相应措施。

除此之外,李克强在10月中旬,至少接见了三批外商,并三次向外商发“邀请”,“邀请”其来华投资、合作。

时政评论员石实向大纪元记者表示,中共高层接连召开“稳外贸、稳外资”的会议,营造所谓营商环境,并“邀请”外企来华投资、合作,凸显中国经济恶化,恶化程度远胜于官方公布的经济数据。

可动用外汇储备仅有几千亿

10月25日,第七届华夏基石十月管理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中国经济学家、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魏杰发表演讲,论述了当前中国经济现状及明年面临的问题及对策。

魏杰说,中国2014年至2016年因为放水导致负债太高,所以2018年至2020年是中国的还债高峰期。在还债高峰期,必须保障资金供给的正常,如果资金供给不正常,就会发生大量的债务危机,进而导致金融危机。

他还讲到稳住汇率的问题,如果本币稳不住,资金供给(即外汇储备量)就稳不住。而稳汇率需稳住外汇需求和外汇储备量。外汇需求包括三方面:企业海外并购、个人海外投资、“一带一路”投资;外汇储备涉及外贸及外资项目。

魏杰说,9月外汇储备量只有3.09万亿美金,已经从3.1万亿降到了3.09万亿。如果外汇供给能稳住的话,资金供给就不会出太大的问题,所以一定要稳住汇率。

他表示,外汇供给的来源一个是自己赚的钱,一个是借来的钱,还有一个是外资进入中国带来的钱。“这三种钱里面,实际上真正能动用的钱,我看了一下,有几千亿美元左右。外汇供给一旦出现波动,就必然影响到本币,影响到国内的资金供给。”

外汇供应捉襟见肘 难支应外资撤离

据中共国家外汇管理局9月2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中共全口径外债余额升至1.9980万亿元(不包括香港、澳门对外负债)。

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10月25日在《大纪元》刊文说,中共虽然有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但外汇储备确实吃紧,因为中共必须偿还近2万亿美元的外债;另外,外商在华投资已接近6000亿美元,而中美经贸谈判一年多以来不少外企开始陆续撤资,它们撤资和利润汇出所需外汇也是一笔巨大的开支,在对外开放金融的情况下,当局不敢扣住这笔外汇不放手。

“扣除这两笔硬开支,外汇储备只剩下几千亿美元可动用,而中共长期靠从美国每年净赚几千亿美元来补充外汇储备的路子已经中断,今后每年进口石油、粮食、制造业零部件等经济必须品的外汇支出很快会把剩下那几千亿美元耗尽。所以,中共的外汇捉襟见肘,已经亮在了桌面上。”程晓农说。

外储短缺 恐致人民币大跳水 挤兑美元

台湾总体经济学家吴嘉隆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中共必须支付逾1.2万亿元短期债务,及约0.8万亿元中长期外债,还债后,中共只剩下约1万亿元的外汇可用,外债的压力会降低外汇储备,而外汇储备降低也反映着本国货币发行的收缩。

“一旦外汇储备不够用,中共会更加严厉管制资本,这会进一步促进资本外逃,可能不想跑(外逃)也只好跑。大量的本国货币会涌出来,要去结汇。”吴嘉隆说,到时人们会抢购美元,人民币汇率会跳水,美元会猛涨,“7元不够8元,8元不够9元,大家会出价抢购美元。”

 外汇储备, 中共, 中国经济, 稳外资, 可动用外汇储备
当外汇储备不够用时,会造成更多的资本外逃,抢购美元,造成人民币贬值。(大纪元资料室)

香港是大陆资金连通道 地位不可替代

曾任中共国家国有资产管理局科研所所长的魏杰在上述演讲中还提到,香港问题会影响中共的外汇储备。

他说,中共70%的外资是从香港进来的,而且香港是人民币的海外结算中心,中共借钱和各种资本运作都和香港有关。一旦香港出现更大的冲击,中共外汇供给会出问题,导致外汇供求关系出问题,如果汇率稳不住,整个资金供给就会出问题。

魏杰认为,现在不管是深圳还是上海,都不能代替香港在引进外资和其金融中心的地位。

大陆金融学家任中道对大纪元记者表示,香港反送中运动持续近5个月,香港金管局公布的外汇储备数据变动不大。但从新加坡等地的信息来看,香港已经出现资金撤离的迹象。

吴嘉隆受访时表示,他从台商口中得到的消息,有部分香港资金流向了柬埔寨。

现今的香港局势,也让当地比特币(BTC)交易量大增。根据场外交易平台LocalBitcoins的数据显示,香港在10月第一周,BTC交易量来到全球第三高,约142万美元,相当于172.8BTC,此数值相当接近2017年12月创下的153万美元最高纪录。

镇压香港 中国经济将产生灾难性后果

“中共如果武力镇压香港,香港作为中共的资金窗口就会受到大大影响,威胁到中国经济稳定,甚至造成中国经济崩溃。”吴嘉隆说。

他解释,中国经济走向出口导向后,驱动经济增长的重要来源是外来直接投资,外企带进资金、技术、管理等,而外来投资70%是从香港进到大陆内地。

他说,现在中共表面上没有派军队镇压香港,但实际上已派武警进入香港变相镇压,很多人被失踪、被暴打、性侵,或者武警混入群众当中制造冲突、攻击警察,然后嫁祸于抗争者。

吴嘉隆表示,中共就是想用这种暴力行径,恐吓港人不要上街,但是港人现在没有退路,要其退让也不可能;黑警无差别地攻击市民,香港不再是法治社会了,也就没有所谓的“一国两制”,对香港人来说只好抗争到底。

专家认为,近期资金流出香港,香港当局的金融防险措施已进入警界线。(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国库空虚、外储吃紧 中共浮现沉船效应

吴嘉隆认为,中共现在国库空虚(即人民币)、外汇储备短缺(美元),所以当局想通过《送中条例》将藏到香港的钱收回国库;当局的第二个想法是,把香港的外汇储备也吃掉,明知道杀鸡取卵,也在所不惜。

“明知道香港很重要,但在紧要关头,不得已的情况下就会杀鸡取卵。”他说,这表示中共有很严重的危机,外汇储备不够还可以拆墙,国库不够、地方财政的赤字从原来GDP的70%增加到现在的100%多,财政赤字上升了将近四成,财政亏空严重恶化,因为中共在维稳、军费、航母、飞机、“一带一路”大撒钱,挥霍得很凶。

吴嘉隆说,受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影响,资本已开始流出香港。据国际投行高盛报告估算,香港9月份流往新加坡的资金在30亿~40亿美元。

任中道谈到香港资金外流迹象时,援引香港银行业人士的话透露,以往金管局每年都向银行进行最少一次有关市场流动性的广泛监测查询,但金管局这次讲明,一有资金异常需即时汇报,查询范围亦较以往详尽精细,反映当局金融防险措施已进入警界线。

吴嘉隆最后表示,自香港反送中运动以来,很多地方可以看出中共这条大船要沉的“沉船现象”,比如中共官员都在忙着找出路,转移资产、把老婆孩子送到国外去、在海外买资产等等,反正是能搬的就搬、能跑的就跑。

而大陆老百姓也是能移民的就移民、能偷渡的就偷渡;总而言之,整个国家能跑的都跑了,不管底层到上层都是这样。

本文首发于《真相中国》周刊 2019.10月号/第15期 #

责任编辑:林岑心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