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受疫情影响 本地餐饮业如何应对

本地美芝律大虾面老板李志伟。
本地美芝律大虾面老板李志伟。(Theodoric / 大纪元)

【大纪元2020年09月04日讯】(大纪记者黎淑欣采访报导)疫情来袭,近乎各行业都不景气,餐饮业也不能幸免。但基于各种因素,各餐馆、小吃店受影响程度不同。我们走访了承传了3代的美芝律大虾面,和拥有29年历史的忽必烈蒙古烤肉餐厅,了解了他们自阻断措施以来的经营状况及面对的挑战。

本地老字号美芝律大虾面

平稳度过阻断期

美芝律大虾面,是本地知名老字号。老板李志伟师傅说,疫情对“生意多少有些影响,但是影响不大,因为我们的顾客群最主要是以本地人为主,而且(我们的价格)还是一般人能消费得起的。”

志伟师傅是家族大虾面的第三代传人,8岁起就在父亲的虾面档口帮忙,在父亲的严格教导下, 他不仅继承了这门手艺,还有突破和创新。

服完兵役后,他便在东海岸路开设了美芝律大虾面店,至今已有30多年历史了。近期,志伟师傅还受邀在8频道的《小贩学院》节目中担当导师,教导学徒如何成为虾面小贩。

疫情前,美芝律大虾面还吸引了许多游客慕名而来,其中包括日本、印度尼西亚、台湾、香港和中国的游客。现在即便少了游客的生意,虾面店仍能正常运营。

志伟师傅说:“刚开始在阻断期间,营业额下降了至少30%。过了一段时间后,生意渐渐回升,阻断期后基本恢复到之前的水平。”

志伟师傅将美芝律大虾面能平稳度过两个多月的阻断期,归功于员工们的团队精神。

他说,阻断期间不能堂食,只能做外卖,顾客都是集中在午餐时间,像海啸一样,一窝蜂地来,“怎样在这一、两个小时内,很有条理地把订单搞得没有差错,这是一个挑战”。

但是志伟师傅说,“我们的员工做到了”,“就是在最忙碌的高峰期,我们都能在15分钟把打包的订单做完”,当然,“运作程序得做些调整,例如辣椒、辣椒粉等都提早预先准备好”。

“顾客反馈都很好,所以虽然阻断的第一星期业绩较差,下来就逐渐好转。而且在阻断期间我的工人没有一个拿无薪假,全部回来正常上班。”

面店一共聘请了20多位员工,其中包括七、八位中国和马来西亚外劳。多名员工已在这里服务多年。

志伟师傅说,他都把他们当作一家人对待,“他们也感受到, 不然他们不会跟你这么拼。我基本的原则是,大家都是大老远来到我这家小店来工作,这也算是一种缘分。既然有这样的缘分在一起,为何不好好相处呢?”

忽必烈蒙古烤肉餐厅

如何抓住本地客的心?

位于克拉码头的忽必烈蒙古烤肉餐厅主要是服务于旅行团,同时也为本地人提供海鲜自助餐。疫情爆发前,午餐时间几乎百分之百都是为韩国、印尼、香港或台湾的旅行团提供餐食。疫情爆发后,旅行团订单都取消,原本高朋满座的餐厅变得空无几人。

忽必烈餐厅位于市区商场内,但是随着阻断措施的实行,本地客也锐减。老板黄绍杰说:“商场商店几乎都关,办公室都关, 我们不在组屋区!市中心哪有人?没有人。”

阻断措施期间不允许堂食,所以黄先生决定暂时休业。但餐厅在6月中旬重新开业后,餐馆生意仍没有起色。黄先生透露说,“营业额掉了80%~90%”,最大的压力在租金,再就是要想办法让生意回来, 不然也没办法支撑下去。

黄先生表示:“我是尽我的能力去做,但就是需要业主和我们协商怎么能挨过这几个月,度过这个难关。”

对比这次疫情,黄先生认为 2003年的萨斯是小儿科,“因为那个疫情两个月就过去了,很快韩国客人都回来了……那时候,他们说韩国人吃Kimchi(泡菜)萨斯都不怕。”

为了抓住本地食客的味蕾,忽必烈推出了多个物美价廉的套餐、饭盒,例如:一盘炒粿条才6元、意大利面10元、三文鱼套餐12元、蒙古烧烤饭盒12元,价格非常大众化。

这些套餐、菜肴都是忽必烈餐厅的明星总厨洪今春(William Ang)设计出来的。洪今春从业40多年,曾担任大饭店总厨,也曾担任厨师协会会长。

黄先生表示,“周围商家知道我们有这样的服务,他们会拨电话来订餐,10分钟后来拿”,但是整栋商厦里的公司只有30%在上班,所以客人还是很少。所以从7月开始,忽必烈餐厅也加入了多个送餐平台,包括Grab Food、 Delivery  Sg和Hungry等。

相对来说,忽必烈餐厅周末的本地食客较多,但比以前少很多,因为要实行安全社交距离,原本能容纳300人的餐厅,最多只能招待200人。而且自助餐的形式也发生了变化,侍应生会把你点的菜肴端送到你餐桌上,所以需要更多的员工来服务,但食客反馈:“这里的服务很棒!侍应生都很真诚。”

黄先生表示,他会很努力地去做,因为他的一些员工还想跟着他。

“你看我的厨师已经在这里做了29年了,他们还是很忠心,我还是要照顾他们。不是说做个生意而已,我们是要照顾他们和他们家人。他们失业了怎么办?”

所以他会尽力撑下去,“就是看大家怎么来同心协力,度过这个疫情”。◇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