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凝聚的整体

端午节的传统“赛龙舟”。(宋祥龙/大纪元)

裁判伸直了手臂把枪口指向天空,这时,海水似乎也停止了呼吸,枪声还没有划破蓝天,我们的龙舟已像箭一样射了出去,同一瞬间,神鼓阿飞擂下了第一声战鼓。

    扁康丸_728x90    

船头,泼辣的浪花翻腾着白色阳光,阿飞古铜色的双臂韵律地挥动鼓槌,操控着十八支船桨的速度,伙伴们在隆隆的鼓声中,身体与手中的桨已连成一体,两边船舷不断激起一长串水墙,我踞守船尾握着桨,在水瀑中,用眼睛余光扫去,船身正贴着水面快速向前冲刺。

向前躬身划桨时,往映着阳光的水面看去,心里暗暗赞叹这惊险而美丽的画面,我们已甩脱船队几乎五个船身距离,阿飞额上的红布巾,正浪花似地在空中飘荡。

在阿飞的鼓声激励中,船身冲破层层海浪,已飙过了一半的赛程,小陈趁机转过头来向我抛了个飞舞的媚眼,忽然一个意念飞过脑际,提醒我不能掉以轻心,刹那间,一个波浪已卷过船身,我向小陈回了个告诫的眼色。

这时,友船的鼓声一波波擂了过来,船首色彩鲜艳的木龙头慢慢逼进我的视线,码头上围观的人群里,已激起一阵惊呼的热浪,更加骚动我们的军心,这时,教练严厉的脸色又浮上脑际:“你们只要握了桨,就把得失心放掉。”

得失心?谁都晓得教练心里想的是什么。

最后的龙争虎斗,大家心里有数,这是一场艰苦的战争。该死的是,小陈在临上船前在码头滑了一跤,小腿上还炫耀着一块瘀青,他自己狠狠地啐了一口:“苦了。”当时只有我听到。

神鼓阿飞已经挺直腰杆,把鼓点缓了下来,稳住了大家的心情。想起教练在训练时虽然凶悍,说的句句在理:“上了船就要忘掉自己,忘掉敌人,忘掉时间空间,要一心不乱,听到的只有鼓声,想到的只有力量。”

浪花迅猛的卷起白色阳光不断地从头上洒下,我闭上眼睛,握紧船桨,随着阿飞的鼓点挥动手臂,眼前浪花揉着阳光韵律地穿过,时间跟着慢了下来,刹那间,已感觉不到船身前进的速度,只尝到嘴里咸咸的海水的味道。

这时,耳朵里只有鼓声及心跳声,嘴里又涌现海水的咸味,我狠狠地吞了下去,这次海浪是从头顶灌下来的,我感觉船身似乎被抛上了浪头。

船身稳下来时,码头响起连串的惊呼声,然后,阿飞的鼓声停了,船速跟着慢了下来,我睁开眼睛,黄色的冠军标旗,正握在队长手里。

是什么时候了,浪花回归了大海,白色的阳光里有了淡淡橘黄,龙舟赛后,码头跟汪洋连成了一色,码头上的热闹的人群已经静了下来,船队息鼓休兵,一艘艘悠悠地漂浮海上。

海浪平静了下来,从阿飞壮硕的古铜色的双臂,似乎还能听到鼓声的韵律,我握着潮湿的船桨,想起那天教练训勉时最后说的一句话:“你们二十二个人是一个整体。”

“教练,我们全队只有二十一个人。”

“那条船不算整体的一员吗?”@*#

作者:王金丁     责任编辑:林芳宇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