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存公道 不冤枉他人 为官者自有福报

对治下百姓心存仁爱,不使无辜者受冤、不枉杀一人,惩恶扬善,是成为一个好官的必备条件。(fotolia)

孔子曾说:“政者,正也。”中国古代王有王道,为官者亦有为官之道。中国第一个统一王朝秦朝给后世留下了一部教人如何做官的旷世巨著《为吏之道》,其中开篇就提到:“凡为吏之道,必精洁正直。”可见,公正清廉是为官的首要条件。而“除害兴利,慈爱万姓,毋罪毋罪,毋罪可赦”,即对治下百姓心存仁爱,不使无辜者受冤、不枉杀一人,惩恶扬善,则更是成为一个好官的必备条件。

不使犯人含冤 向仲堪得以延寿六年

    扁康丸_728x90    

向仲堪,字元仲,是江西乐平人。南宋绍兴十一年(1141年)被任命为洪州(今江西南昌)通判。

当时的虔州(今赣州)知州是梁扬祖,他对地方的事务管理甚严,只要抓到违法者,就下令予以严惩。有一天,他让向仲堪去重新提审一个杀人犯。协助他的官吏拿着公文来到狱中,问那盗贼被关在哪里。狱吏回答说:“他早就认罪伏法了,为了不让犯人随意翻供,这样的杀人犯一般情况下是不能再重新提审的。你们既然来了,在这儿把他的罪名再誊抄一遍就是了。”向仲堪听后,义正言辞地说道:“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不提取案犯,又怎能查明案情呢?”

经向仲堪的劝说,梁扬祖下令把犯人提出来,再彻彻底底地审问一番。结果发现,那人果然是无辜的,于是当即就将他释放了。

后来,向仲堪被调往安徽池州任职。途中,他在一家旅店住宿时,突然得了重病,看样子快不行了。他恍惚间梦到自己来到一座大殿之中,听到一位王者模样的人说:“向仲堪办案有功,让冤案得以昭雪。他有此阴德,可再延寿六年。”不久,他就醒过来了,身体也慢慢恢复了健康。不久之后,向仲堪又被调往浙江处州,最后死在了任上,当时距离他做梦那年刚好是六年。

图为清院本《清明上河图》中的酒家。(公有领域)
途中,向仲堪在一家旅店住宿时,突然得了重病,看样子快不行了。示意图,图为清院本《清明上河图》局部。(公有领域)

拒绝伪造案件 张成宪升官得子

宋朝时,河南陈州有位监管粮料院的官员,名叫张成宪,字维永。因宛丘县的县尉有事告假了,暂时就由他来管理该县的事务。不久,他抓了两伙强盗,一共十五人。案子已经审结,但还没有上报。县尉知道了,就将此事上报给了郡守,县尉提出要把两桩案子合为一桩,以便犯人达到一定数量,他就可以被调往京城做官了。

郡守与县尉素有交情,于是爽快地答应了,并且告诉了张成宪。张成宪不同意,说:“县尉因此事而受赏、升官,我没意见,但如果让我罔顾事实、篡改卷宗,把两个案子说成是一个,再交到司法部门,让他们也这样无中生有、罗织罪名,请恕我办不到。”

过了十二年,张成宪任江淮发运司从事官时,有一次请道士做法事。他夜宿玉宸观时,梦到叔叔来告诉他:“陈州的事可保你无虞,但你的官位恐怕就升不到正职了。”随后,他又来到一座大殿里,殿中坐着冥王,他问张成宪:“陈州的事你还记得吗?”张成宪说:“至今仍历历在目,不敢忘,只可惜我现下没有卷宗来作凭证。”冥王告诉他:“这里的文书都记载得很清楚,不需要你再提供什么卷宗了。”

等他走出大殿时,又有两位冥官各赠给他一匹锦缎,然后对他说:“这是你应得的。”张成宪一直都没有孩子,可在那一年却生了一男一女。七年后,他当上了大夫,临终前已升到了直秘阁。

《地狱十王图》
明代《地狱十王图》之一,哈佛大学赛克勒博物馆藏。(公有领域)

谨守为官之道,可使官员获得应有的福分;但若是背离了为官之道,罔顾事实、冤枉好人、滥杀无辜,那么为官者所等来的终将是恶报。

仗势滥杀无辜 秦棣无端暴毙

秦桧的弟弟秦棣任宣州知州时,有一次发现州内的一个村子里有人私自酿酒,就立刻派了巡检去抓人。到了半夜,巡检带了数十人将这家包围起来。这家人在村里是个富户,一看大半夜有人拿着兵器、穿着铠甲,还以为是打家劫舍的强盗来了,就赶紧击鼓将村里人都召集过来,然后与家里的下人们一起拿起刀棍来反击。

巡检一开始并没有考虑那么多,因此毫无防备,结果他和他带去的那些兵士反而被村里的老百姓们给抓起来了。第二天,村民们将此事上报到县里,知县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知如何是好,就派县尉去查办。县尉心里也很清楚,若要与村民们据理力争让他们放人,根本不可能。于是,他就一个人骑着马来到村里,对村民们说:“听说你们抓到了一伙儿强盗,现在可以跟我一同去领赏!”

以为抓到了强盗的这家人并未起疑,他们高兴地把人都交给了县尉。这家的主人还带着他的儿子、孙子一同来到了州府衙门。一到衙门,秦棣就把巡检和他手下的兵士给放了,然后把那爷孙三人抓了起来,并用绳子将他们从肩到脚捆得严严实实。这三人各受了一百下杖刑,等把他们的绳子解开时,人都已经死了。

衙门上下谁都知道秦棣的哥哥秦桧是宰相,他位高权重,没人敢多说一句。通判李季就因为害怕而请求辞官。可短短一年后,秦棣就突然死在了知州任上。

又过了一年,宣州知州换了人,名叫杨原仲。一天上午,他正在衙门办公,看到几个人带着一个满身带着枷锁镣铐的犯人来到衙门。其中一人对他说:“我们要何村案的卷宗。”杨原仲刚上任,不知道“何村案”是什么案子。等他再想问清楚时,那些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于是,他把书吏找来询问,书吏告诉他:“这就是秦待制当初任知州时所发生的富户酿酒案。”他拿来卷宗,请杨原仲过目。杨原仲看后大为震惊,就让书吏用正楷字又工工整整地抄录了一份。抄完后,他去买了十万冥钱,连同那些卷宗一起烧了。

看来,世间所留下的那些人为制造的冤案到了冥府还要再过一遍堂。而秦棣突然暴毙,或许就与此有关吧。

参考资料:
《夷坚志》支景卷第十、乙志卷第十七、乙志卷第十六

作者:颜雯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