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不会把数据给中共?专家:它毫无选择

华为
在此起彼伏的负面消息困扰下,华为近期一方面开展公关攻势,通过中共使馆或自己邀请美媒记者去深圳园区参观,另一方面公司频繁发表产品安全言论,称即便受到中共要求,公司也不会把客户数据交出来。图为华为深圳总部。(Daniel Berehulak/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9年03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在此起彼伏的负面消息困扰下,华为近期一方面开展公关攻势,通过中共使馆或自己邀请美媒记者去深圳园区参观;另一方面公司频繁发表产品安全言论,宣称即便受到中共要求,公司也不会把客户数据交出来。

但多家外媒引述专家们认为,华为的这一声明没有多大价值。鉴于中国的政治现实,面对中共的要求,华为除了听从外,别无选择。

CNBC在3月5报导称,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在内的多个国家已阻止华为给下一代移动网络(5G)提供硬件。美国表示华为设备可能为中共政府提供后门,从而使中共能够进入美国网络,华为对此则一再否认。

澳洲政府也在强调,中共的互联网法规要求科技公司帮助北京执行定义模糊的“情报工作”,这意味着科技公司无论愿意与否都可能被迫交出网络数据。

澳洲情报部门已经发现,中共要求华为为其提供该公司出售给其它国家/地区/某人的网络设备之登录信息。

近年来,中共扩大了收集资讯的能力,并制定了新的法律,扩大了情报收集行动的范围。特别是2017年通过的《国家情报法》和2014年的《反间谍法》。情报法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都应配合国家情报工作。

CNBC报导,当中共政府要求配合收集情报时,似乎任何组织和个人是没有选择权的。

华为称会拒绝中共要求 引发专家质疑

为消除外界疑虑,华为近期频繁在媒体上宣传,公司不会交出客户数据。华为发言人表示,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和其他高级管理人员说“华为不会建立后门或移交客户数据。”。

上个月,任正非在接受CBS新闻采访时表示,华为绝不会参与间谍活动,绝不会安装后门。即使被中共的法律要求,华为也将坚定予以拒绝。

CNBC联系在中国的消息人士,但他们拒绝发表评论。但来自国外的专家均表示质疑。他们认为,华为几乎不可能拒绝北京关于获取数据的要求。

“华为无法抵制来自(中共)政府或中国共产党的任何命令,在商业或任何其它环境下都得按照(中共的)吩咐行事。” 纽约大学法学院法学教授孔杰荣(Jerome Cohen)通过电子邮件告诉CNBC。

孔杰荣进一步解释说,华为之所以无法抵制,不仅是受到中共现有法律的强制,而且更重要的是,受到(中国的)政治现实以及党国经济的组织结构和运作的强制。他说:“这个党已经植入华为的内部,并且在控制着它”。华为将必须交出所有被要求的资讯,并执行任何党要求执行的监视活动。

孔杰荣是中国及东亚法律专家,他也是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FR)兼任资深研究员及宝维斯律师事务所的资深顾问。他还代表中国和亚洲其他地区的企业客户处理法律事务。

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问题专家马丁·索利(Martin Thorley)也认为,在北京提出要求后,华为进行抵抗是不现实的。他说,在中国的法庭上“对抗政府的要求是不现实的”,因为长久以来大陆法律只确认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如果被要求(提供资讯),企业或个人就必须向党提交。”尤其像华为这样大规模的公司,又深耕敏感领域,没有与共产党的广泛关系,就不可能成功。

美国对华为的另一个的担忧就是华为参与外国的5G建设。新网络不仅将支持超高速移动互联网,还将成为无人驾驶汽车等其它技术的支柱。

5G不仅将支持超高速移动互联网,还将成为无人驾驶汽车等其它技术的支柱。图为去年2月在巴塞罗那举行的2018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韩国展出带有5G技术的自动驾驶汽车。(Miquel Benitez/Getty Images)

曾为澳大利亚政要提供咨询、国际网络政策中心(International Cyber Policy Centre)的智库负责人韩松(Fergus Hanson)说,不像人们熟悉的3G和4G,5G所扮演的角色远超以往。他说:“我们所说的这个网络将控制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件重要事情……甚至决定生死……所以有一个值得信任的供应商来建立5G网非常重要。”

前英国高级情报官员、国际战略研究所高级顾问奈杰尔·英克斯特(Nigel Inkster)解释说:“华为参与发达的西方自由民主国家的核心5G基础设施,是战略性的改变游戏规则,因为5G就是一个游戏规则改变者。”

英克斯特解释说,中共已经在通过“一带一路倡议”企图重塑全球,以符合其自身利益。而其“国家电信冠军”企业是这一战略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华为自然也是其中一部分。

“华为确实表示会拒绝任何中国(共)政府提出的协助间谍活动的要求。但这样的声明看不出其价值来,”英克斯特告诉CNBC,“华为是中共政府的一个产品和工具,并且被视为国家战略目标的成果”。

英克斯特认为,华为只是一家电信公司这一说法并不符合事实。

《金融时报》引述一些律师的话认为,如果中共要求华为提供其存储的数据,华为将会发现,拒绝中共的要求将会极其困难。

“(华为)不能拒绝,(中共的)法律规定公司有义务为国家安全和调查需求进行合作。国家安全法,反恐法和其它法律都要求公司协助司法机构,”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从伟(Wang Congwei,音译)说。

虽然华为强调,中国(中共)法律中有“保障措施”,捍卫企业的“合法利益”。情报人员不能强迫公司做违反公司“合法”利益的事情。但是,外国和中国科技公司都经常被要求向中共政府上交违反这些公司商业和客户利益的资讯。

师涛案就是一个例子。2004年六四镇压事件15周年前夕,中国媒体人师涛把中共要求严防纪念六四活动的有关文件摘要,通过雅虎邮箱发给美国纽约一家网站的编辑。在雅虎被迫向中共当局提供了师涛邮件的信息后,这些信息成为师涛被判刑10年的证据。

《金融时报》称,之前还没有任何公开的例子显示,有公司面对北京的要求曾站出来拒绝,除了选择离开中国。

华为称,华为在中国境外的子公司和员工不受国家情报法的领土管辖。但《金融时报》引述专家称,“国家情报法”要求情报人员在“中国境内和境外”开展工作,并强迫组织协助他们开展工作。国家安全官员过去曾前往美国骚扰法轮功学员。

香港的品诚梅森(Pinsent Masons)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保罗·哈斯威尔(Paul Haswell)认为,华为引用领土管辖问题只不过是转移注意力。“无论法律规定什么,如果(中共)国家要求你做某事,如果你不做,将面临后果。这个党是‘至高无上’的,对所有事情都有最终决定权”。

乔治城大学美中全球议题对话项目执行主任、小布什政府时期国家安全委员会总统特别助理丹尼斯·韦德宁(Dennis Wilder)3月4日表示,“不难看出北京可以如何运用华为。大家都已经听说过中国(中共)的各种法律要求中国公司与中国(中共)政府合作。华为律师声称,这些法律不适用于他们,我认为他们这种说法很难令人信服。”

中共政权以谍报起家让西方国家极度不信任

美国之音称,尽管华为公司一再保证,该公司的科技产品不会给美、英等西方国家的通讯基础设施构成安全风险,但许多分析人士认为,美国政界对中国(中共)政权的极度不信任是美国不肯为华为放行的根本原因。

美国联邦参议员迈克·加拉格(Mike Gallagher)表示:“要意识到,华为、中兴这些公司是中国共产党的全资子公司,因此我们对它们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渗透到我们的国内产业感到非常担忧。”

加拉格披露了中共以谍报起家的本质说:“这在很大程度上与中国共产党的起源有关,它是一个影响力组织,一个情报组织,一个在中国境内成功发动叛乱的组织。今天的许多最高领导人,基本上都是中共建立之初时的间谍和情报能手的儿子。”

华为邀请美记者参观园区 美议员:这是共产党议程

在面临层出不穷负面信息的局势下,华为公司开始展开公关攻势。华为大量邀请或通过中共使馆邀请美媒记者去深圳园区参观。

《华盛顿邮报》记者乔什·罗金(Josh Rogin)在自己的推特上贴出了华为公司电子邮件全文。这封邮件写道,华为邀请包括罗金在内的一批重要美国记者于3月18日到华为的深圳园区参观,记者将有机会与华为高管会面、参观生产线以及讨论华为在美国面临的挑战。

邀请函说:“如果您可以接受无需付费的旅行,华为将为您支付机票、酒店、餐饮等费用。”

罗金在推特上说:“这是绝对不行的。任何收了华为钱的美国记者都应该感到羞愧,并应该受到谴责。”

《纽约时报》记者安娜·斯旺森(Ana Swanson)则在推特上透露,华为经由中共大使馆向她和她的同事发出了这份采访邀请。

加拉格参议员说:“我敦促所有美国的记者、所有与联邦政府有任何关系的人,拒绝任何参观华为、访问中国的免费旅行。很明显,他们提出了一个议事日程,这不仅仅是华为公司的议程,而是中国共产党的议程。”#

责任编辑:林妍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