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奇女子:王经之母 临难勉子

green background with grass
green background with grass

王经(?—260年),字彦纬,三国魏清河(今东临清县东北)人,年少时家境贫苦,但一心向学,成为冀州名士。王经的母亲见识超人,王经虽身为朝廷命官,王母仍不忘时时教诲儿子。

王经为官耿直,开初时,任江夏太守,有一次,大将军曹爽命人带来二十匹绢,写信给王经,令他代为到市上去交易。王经不愿这样干,便连曹爽的信也不拆就弃官而归。王母认为儿子身为行政长官,亲带兵马而擅离职守,太不应该,当着其部下的面,杖责了儿子五十大板。大将军曹爽听说此事后,便没有再加以罪罚,让王经仍继续为官。王经母亲杖责儿子,不是为了贪恋官职。相反地,她倒是深明大义,对官场看得很透。

后来,王母见儿子身任郡守,官职已不小,便劝告王经说:“你本是贫苦人家的子弟,如今做到俸禄两千石的大官,也算是很可以了,你应该知足。世上不管什么事情,都不能做过了头,太过头总是不祥。你可以引退,官不能再当下去!”这时候的王经,正当春风得意,对母亲的一番金玉良言,他一点也听不进去,便继续做他的官。王经做官一帆风顺,当了两个州的刺史,又任司隶校尉。后来他又得到提升,一直做到尚书。

此时,曹髦(241年—260年)(三国时期曹魏第四位皇帝,254年—260年在位)手中已没有什么权力,权柄均落在司马昭手中。司马昭早有篡魏之心,几乎人人皆知,故当时有“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之谚。而曹髦不满于自己的处境,竟想要讨伐司马昭。王经头脑较为清醒,进谏曹髦道:“昔鲁昭公不忍季氏,败走失国,为天下笑。今权在其门,为日久矣。朝廷四方皆为之致死,不顾逆顺之理,非一日也。且宿卫空阙,兵甲寡弱,陛下何所资用;而一旦如此,无乃欲除疾而更深之邪!”(《世说新语‧贤媛》“王经”条引《汉晋春秋》)王经力劝曹髦:不要存诛灭司马昭势力的妄想。曹髦不听,终为司马昭所杀,在位前后不到七年。

曹髦被杀,王经自然也逃不脱罪名,连他白发苍苍的老母亲,也被牵连在内。因而母子两人同被押到东市,将要被处死。此时,王经想到了先前母亲对自己的规劝;想到自己执意不肯听,以至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又想到自己一死倒也罢了,还连累白发苍苍的老母亲也不得善终,要跟自己一道去受死。种种念头涌上心头,便觉犹如万箭穿心,悲痛欲绝。他一面哭泣,一面向母亲谢罪道:“我不听母亲的教诲,以至落到今天这样的下场!更不应该的是我还连累了母亲,实在对不起您老人家!”

王经-画像
王经画像,清代插图。(公有领域)

根据《世说新语‧贤媛》“王经”条记载,这时,王经的母亲,却毫无悲伤之情,她笑着对儿子说:“你做儿子十分孝顺,做官对国家十分忠心,有孝有忠,哪里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地方呢!”(母却无戚,语之曰:“为子则孝,为臣则忠,有孝有忠,何负吾耶?”)

《汉晋春秋》中也记载:后杀经并及其母。将死,垂泣谢母,母颜色不变,笑而谓曰:“人谁不死!往所止汝者,恐不得其所也。以此并命,何恨之有!”意思是说:人哪一个能够不死!以前我所以劝阻你,主要是怕死而不得其所。如今为这而死,有什么可遗憾的!

最后,母子两人,双双被杀。

王经为魏朝而死,王母竟能毫无畏惧,与儿子一道慷慨赴难,临死还勉励儿子一番,充分表现出一个伟大母亲的高尚情操。朝廷杀掉王经及其母亲后,也觉得太过分,到晋武帝泰始元年(265年),特意下诏书,称:“古尚书王经,虽身隐法辟,然守志可嘉。门户湮没,意常愍(读敏)之,其赐王经之孙为郎中。”并赐王经的孙子郎中之职,算是对王经母子之死,作为补偿。(《三国志‧魏书‧诸夏侯曹传》及注引《汉晋春秋》、《世说新语‧贤媛》)

——转自正见网  #

作者:曾敬贤

责任编辑:李梅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