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ler首席执行官约翰·马兹宣布遭解职

2019年6月11日,Parler联合创始人兼CEO约翰·马兹(John Matze)在华盛顿。 (Samira Bouaou/The Epoch Times)

【大纪元2021年02月04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Mimi Nguyen Ly报导/陈霆编译)Parler首席执行官约翰·马兹(John Matze)周三晚间宣布,他已被解除了公司首席执行官的职务。

    扁康丸_728x90    

马兹表示,Parler董事会在1月29日决定终止他的职位,并补充说,他没有参与这一决定。

Parler董事会由对冲基金亿万富翁罗伯特·默瑟(Robert Mercer)的女儿丽贝卡·默瑟(Rebekah Mercer)控制。

听新闻:

(听更多新闻请至“听纪元”平台)

在《大纪元时报》获得的一份备忘录中,马兹说:“我知道,那些现在控制公司的人士,已向员工和其他第三方进行了一些沟通,不幸的是,这些沟通造成了混乱,并促使我做出这份公开声明。”

社交媒体Parler。(OLIVIER DOULIERY/AFP via Getty Images)

“在过去几个月里,我的产品愿景、我对言论自由的坚定信念,以及我对Parler应如何管理的看法不断遇到阻力。例如:我主张更多的产品稳定性,以及我认为更有效的内容节制方法。”马兹补充道。

“在过去的几周里,为了让Parler网站运转起来,我付出了无数的时间,并不断地进行战斗,但此时此刻,Parler的未来已不掌握在我的手中了。”

马兹表示,他计划休息几周。

“之后,我会寻找新的机会,一个需要并尊重我的技术敏锐性、愿景,以及我所热衷的事业的地方。”他说。

“我要感谢Parler的员工、Parler的用户和支持者们,感谢他们不懈的努力和奉献。他们是一群了不起的人们,充满多样性、勤奋工作且才华洋溢,我对他们抱着极高的尊重。他们中的许多人,已成为我的第二个家庭。”马兹补充道。

“我要感谢所有支持我和平台的人们。这是一场真正的美国梦:一个在客厅中想到的点子,最终成为一个具有相当价值的公司。我不会说再见,只是暂时告别。”

福克斯新闻(Fox News)最先报导了马兹被解聘的消息。

今年1月初,Parler被从苹果(Apple)和谷歌(Google)的应用商店中删除,原因是这两大科技巨头认为,Parler对用户发布的暴力内容缺乏管制。Parler否认了这一说法。

这两家公司有针对性的管制,似乎是由1月6日发生在美国国会大厦的骚乱和暴力行为引发的。Apple表示,1月6日有人利用Parler协调闯入美国国会大厦的行动。

谷歌在将Parler从其应用商店中暂停时,引用了Parler上的两个帖子,其中一则的开头是“我们如何夺回我们的国家?大约20起协调一致的打击”(How do we take back our country? About 20 or so coordinated hits),另一则是在宣传于华府举行“百万民兵大游行”(Million Militia March)。

针对Parler遭下架,马兹在一份声明中说:“任何购买Apple手机的人显然都是用户⋯⋯显然,他们认为Parler要对Parler上所有用户产生的内容负责。按照同样的逻辑,Apple必须对使用期手机的所有非法行为负责,每一颗汽车炸弹、每一通非法对话、每一场使用Apple手机的非法犯罪。”

“Twitter、Facebook,甚至Apple自己,都不被要求适用这个标准,但却以这个标准要求Parler。”他补充道。

不久之后,1月10日,亚马逊将Parler从其网站托管服务中删除,理由是亚马逊称Parler“多次违反”亚马逊的服务条款。

在《大纪元时报》获得的一封电邮中,亚马逊对Parler代表说:“在过去的几周里,我们已向Parler报告了98个明显鼓励和煽动暴力的帖子案例。”

此后,Parler一直处于离线状态。出于原因不明,Parler在2月试图重启的努力没有成功。

Parler在1月11日起诉亚马逊,要求亚马逊恢复其网站托管服务。美国地区法官芭芭拉·罗斯坦(Barbara Rothstein)于1月21日驳回了Parler的请求。

Parler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CEO)约翰·马兹(John Matze)于2019年接受《大纪元》“美国思想领袖”采访。(视频截图/大纪元)

马兹曾在1月中旬告诉《大纪元时报》,此前他的公司服务条款,确实得到了Apple、亚马逊和Google的批准。在Parler出现爆炸式增长之前,这些科技巨头从未表示过Parler不遵守规定。

在包括川普(特朗普)总统在内的多位著名保守派人士被推特封禁后,Parler用户出现了大幅度的增长。马兹说,为了管制这波新用户的发文内容,Parler忙得焦头烂额。

马兹说,他认为大科技公司针对Parler的行动,是一场“扼杀市场竞争”的“协同攻击”。

“我们成功得太快了。”他补充道。

Zachary Stieber和Janita Kan对这份报告做出了贡献。

责任编辑:叶紫微#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