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化寨暴力强拆 商家烧炭自杀身亡

鱼化寨

鱼化寨在西安市高新开发区。拆迁办为了抢在年底前把西安市素有“小香港”之称的鱼化寨村拆平,从10月26日开始,雇用流氓、地痞不择手段暴力强拆

鱼化寨村赵姓村民告诉大纪元,至今,至少1人被压死,1人烧炭自杀身亡。还有其他受害者的消息被掩盖。

鱼化寨的外来人员被“黑保安”任意暴打

赵姓村民说:“视频中的死者是一名外地青年,他花了50万包了一个店,之后这边就来强拆,把店给捣毁了。他因为无钱还50万贷款,在鱼化寨西村租屋的卫生间里烧煤炭自杀了。11月3日被发现,他才刚付了转让金。”

他说:“10月30日,(拆迁办)强拆鱼化寨蓝湖树商业街。一商家在屋子里睡觉,就被压死在里面。保安封锁现场。几天后死者家属才来,被直接架走了,封锁了消息。”

高新开发区拆迁办为了抢在年底前把鱼化寨村拆平,就雇用流氓、地痞、无赖,使用暴力拆迁。赵姓村民表示,“穷凶恶极、啥手段都用。没有手续的情况下就要强拆。先前有跟村民代表签了3份协议,都毁约;原来说给村民一户赔420平方的房子,现在不承认了,说就给333(平方)。现在每天都有几十、上百的村民去省政府上访。”

赵姓村民住的那一块儿本来还没有要拆,开发商还没来谈。现在说拆就拆,他开始准备搬家。11日,黑保安在村口把他拦下,不让他回家,还暴打他。“我被打得颅脑损伤、旋晕、耳鸣,眼睛看东西重影,当天吐了好几次。(现在)还没出院。”

鱼化寨-暴打
2018年11月11日,鱼化寨村赵姓村民在进村时被黑保安拦下来,暴打他至颅脑损伤、旋晕、耳鸣。(受害人提供)
2018年11月11日,鱼化寨村赵姓村民在进村时被黑保安拦下来,被暴打至颅脑损伤、旋晕、耳鸣。(受害人提供)

“高新开发区拆迁办的人承认叫人打我。村民稍微啥(激烈)一点,派出所就24、48小时地调查你。我们胳膊拧不过大腿,不同意也得同意。那天我就问,是共产党在这,还是土匪在这?”他说。

当地百姓传说,高新开发区公司负债几百个亿,要补窟窿,把这个村拆了能卖地,因为位置好、价位高些。

“都是动用黑社会,或在地铁口(找),只要是男人,就问:‘值勤’拆迁,去不去?一天150、管一顿饭、给一瓶水。那里都是黑压压的黑狗子土匪,流水一样,比鬼子进村声势都浩大。最多的时候有四五千人左右,叫中城卫。”赵姓村民说。

“边上2辆中巴车,里头全是保安服装,头盔、腰带,全副武装。这些人到车里换衣服就站队,够100人就走,每天都是这样。这是政府行为,打老百姓,(被)打坏(伤)的人多啦!给派出所报警不管、政府不管。所以他们想打谁就打谁。”

鱼化寨-冤
鱼化寨村民抗议开发商雇用黑保安暴力强拆、任意暴打村民。(受害人提供)

据介绍,雁塔区鱼化寨村分5个小组,在西安号称是“小香港”,是当地最大的城中村,本地人只有几千人,外来人口接近30万,比很多县城的人口都多。一般西飘的、大学生找不到工作,或刚找到工作赚钱又不多的人,都聚集在该地。

鱼化寨房租便宜、村子繁华,小宾馆接近300家、小饭店几百家,沿街商铺多,后半夜到天亮,街道都人潮不断,很繁华。每家都有百十户、七八十户房客,都是外来打工的。

当地的房子都很大,一般都六七层、七八层,一层住十来户,房子大的、好的,(租金)五六百,一般的就三四百块钱。吃饭方便、交通发达,三轮车就有600、700辆、观光车有100、200辆拉人通勤。这地方靠三环以内、二环以外。

“现在这么冷的天搞拆迁,撵几十万的房客搬家,这跟北京撵‘低端人口’是一个套路、一回事。”赵姓村民说,“当地媒体都保持沉默。那个都不敢报导,报了就丢饭碗啦!山西拆迁的事一律不许报导。”#

 

【大纪元2018年11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梁欣采访报导)

责任编辑:林琮文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