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诈骗案在大陆频频发生 – 初探

金融诈骗案

金融诈骗案重大案例回顾

金融诈骗案最大的一例是2008年的「世纪黄金」案。涉案金额高达600多亿元,受害者遍布全国。该公司自2005年4月成立以来,在上海、温州、萧山等地设立分支机构,在西安、长沙、石家庄、深圳、福州等地设立了20多家代理机构。

2008年,被称为「史上最牛商品交易所「的华夏商品现货交易所,老板卷款1.7亿外逃美国,涉案近20万人共10多亿元。据了解,华夏商品现货交易所是一家提供网上交易平台的机构,所从事的交易品种为「农产品」。

2011年,「湖南维财大宗贵金属交易所」事件,8个月6000亿元交易额、涉案账户近4万个、总金额23亿元。该公司由楚维和赵丹出资2000万元在长沙注册成立,建立「维财金」黄金电子交易平台,非法从事变相黄金期货交易。自维财交易所成立以来共发展省级代理商27家,其他各级代理商711家,注册客户39084名。

2013年,曾经具有中国国际期货有限公司金融事业部总监身份的帅某,2013年7月隐身幕后创立了中色金银贸易中心有限公司贵金属交易平台,在不到两年时间把数万投资者拉进黄金、白银等贵金属的金融衍生品电子盘交易中。中色金银公开宣传的杠杆即为100倍。 9月2日,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公安局发布的案情通报首次确认了帅百华中色金银实际控制人的身份,并指出其「将资金抽逃跑路」的事实。警方通报称,「基金(资金)虽然显示在交易平台上,实际大部分资金已被中色公司实际控制人转移。

2015年,云南的「泛亚交易所」事件,据媒体报导有22万投资者被卷入,涉及资金430亿元。血本无归的投资人为了讨说法,从全国各地来到北京证监会门前,身穿印有「血本无归,还我血汗钱」口号的白色服装,高喊「维护投资者权益」。

2016年初,「e租宝」事件披露涉及90万投资者,金额超500亿,公安部开放「非法集资登记」平台。

金融诈骗案引发大量群体自杀事件

2018年11月30日,有3男2女共5人在天安门广场前喝农药自杀,由于天安门广场前三五米就有警察,他们的举动立刻被警察发现,黑压压的警察以及救护车来到现场。知情人士透露,目前5人处于失联状态,生死不明。

他们中有天津渤海商品交易所、贵金属交易所、矿产交易的受害者,来北京已经一个半月,找到所有部门,包括证监会,都不解决问题,走投无路,喝农药自杀。

王先生参加天津白银交易,被骗143万元。自2014年6月开始踏上维权道路,从「白银圣斗士」变成「白银剩斗士」,从天津到北京,各级部门上访无数次,而且经过了司法程序,没有任何结果,他曾被逼无奈与其他受害者共6人在国家信访局上演跳楼自杀,最后当局给他解决了100万元,目前还有43万元遥遥无期。

宁夏银川的天津矿产资源交易所受害者杨先生表示,他被骗75万余元,现在被家人赶出来,陪伴他的只有一辆破旧的车子,他历经3年的司法程序,公安局、检察院跑了至少有200趟,法院进不去,最近案子处于搁浅状态。
「银川公安去天津调查,实质性的证据天津公安不给,只能搁浅,本来是诈骗,现在搞成非法经营,感觉也是不了了之。」「3年中,我见证了两次跳楼,五次喝药,老百姓命太贱了,我们在维权的路上没有尊严。」

2016年8月25日,来自湖北的唐先生与四川籍的曾先生在北京地铁里喝农药自杀。

2016年12月26日,有5女3男分两批在北京天安门西站的电车上喝农药。

金融诈骗案欺诈行为解析

交易所当初对外宣传为国内唯一采用矿产资源产品等现货协议转让制度的现货电子交易,门槛低、交易自由、保值避险、以小博大、资金回笼快、涨跌易判断。但王先生说:「交易所盘上的数据就是一个数字,数字没了你的钱也就没了,就是一个『买空卖空』的对赌式交易骗局。」

大陆业内人士赵先生曾于2015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也承认,由于没有专业金融监管机构对交易过程进行监督,交易所自主研发软件,修改后台数字,是一种纯粹的违法欺诈行为,等同于参与一场庄家出老千的赌博。

天津四大现货交易所都是天津政府与当局支持的项目,资金有第三方银行监管,同时与国际金融大师合作,因此获得投资者的信任。受害者被交易所代理人员进行了长达数月至半年的游说与诱惑才开始投入此项目,亏损则是瞬间之事,此时代理人又会以不同的理由或者变换不同的项目进行诈骗,让他们多投入多收益。受害者朱女士表示,

这是一种政府诈骗行为。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