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病毒溯源专家组 揭中共掩盖疫情新证据

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已经造成全球230多万人死亡。图为病毒(COVID-19)显微图。(Creative Commons/Wikimedia)

【大纪元2021年03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张顿采访报导)追查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新冠肺炎)起源的跨国团队发现,武汉病毒研究所至少有15个数据库无预警离线,禁止外部人员访问。多名专家质疑中共在掩盖疫情起源。

跨国团队专家质疑中共掩盖疫情真相

    扁康丸_728x90    

英国《太阳报》3月2日独家报导,追查病毒起源的跨国团队“DRASTIC”近日发布25页的调查报告指出,该团队分析网页暂存数据后发现,武汉病毒研究所至少有15个资料库无预警离线,无法进入查看。这些资料库的管理者是武汉病毒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丽。

报导指,备受争议的主要资料库“batvirus.whiov.ac.cn”早在2019年9月就被封锁,直至2019年12月30日才宣称完成更新。同日,中共当局对外宣布,发现“新型病毒”。该资料库据信存有2.2万个病毒样本及病毒基因序列、1.5万个蝙蝠样本,并包含1400种蝙蝠病毒。

DRASTIC的数据分析师德曼纽夫(Gilles Demaneuf)质疑,武汉病毒所封锁数据库的做法明显是为了蓄意掩盖事实与阻止调查。但他表示,“世界已经准备好了,我们不可能就这样不发一语地轻易放过他们。”

德曼纽夫强调,DRASTIC极力追查疫情起源的原因,并非为了惩罚任何人,或是站在特定政治立场上,他们只是希望能从错误中学习,找到真相,以确保未来能妥善处理类似风险。

学者质疑中共掩盖疫情

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法学博士曾建元3月5日对大纪元记者表示,武汉病毒所的做法,让人感觉欲盖弥彰,好像有意要去掩盖某些重要的资料,然后把本来作为一个研究所应当对于同业或对公众适度地披露它的研究成果,这方面的这种工作它都一并地掩盖掉。

民阵全球副主席、知名作家盛雪也有类似的观点。她3月5日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中共所有这些手段、做法,都是为了去掩盖病毒的源头。

“中共的做法有三大恶劣后果”

盛雪说,武汉爆发的这场疫情,已经肆虐遍全球,在全球差不多二百多个国家泛滥。但是人们如何去找到它最初的源头,以及如何去研究,考查这个问题,现在这一把钥匙,是牢牢握在中共自己的手上,它把这个锁给锁死了。

盛雪指,中共这种做法,实际上,有三个非常恶劣的结果。一,使得现在整个世界,还是无法最终得出结论,这一次的病毒的发生、发展、传播,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人们没有办法去拿到最原始,最初的这些资料。

第二,因为人们不能够拿到这些资料,所以人们对这一次病毒的肆虐,仍然处于一种蒙昧的状态,没有办法去判断,它在多长的时间,在什么范围之内,会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

第三,假如说,这种病毒确实是中共搞的生化武器这样的一个尝试的话,也就意味着,它的最原始这些资料,它的信息库,它的这些最核心的秘密、机密,外界仍然不知道,人们又如何去防范它。所以说,到今天为止,整个世界仍然处于中共病毒侵袭的威胁之下,所以中共的这种做法,真的非常的邪恶,而且对于整个人类社会来说,它的这种做法也是危害极大的。

“不能放过追究中共隐瞒疫情的责任”

盛雪表示,本来世卫组织负责全世界人们的生命健康卫生,人们信任、依赖它的信息,但是它对中共“完全没有免疫能力,世卫组织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制于中共”,这让人们处于一个很可怕的环境中。

中共病毒2019年底爆发后,世卫组织一直重复中共的说辞,说什么病毒没有人传人,可防可控;公开宣称中共对疫情“反应迅速”,信息透明;公开指责美国关闭与中国航班等。

盛雪指,中共病毒肆虐这么严重,当中世卫组织在里面起了很坏的作用。她认为独立调查病毒起源的国际团队,不能放过追究中共隐瞒疫情的责任,“因为你这一次放过的话,这个隐患等于永远在那儿,而且它很可能随时再发起进攻”。

“我昨天还在推特上看到有人发言说,中共现在又在炫耀,它又研究出来一个新的病毒。实际在这个问题上,对中国人来说,是不值得骄傲。”盛雪说,“因为今天的所谓中国,它是一个一党专政的、一个国家恐怖主义统治的政权。对于这个政权,它本身就是一个病毒,这个病毒所产生出来任何的强有力的威慑,都是负面的。”

“中共本身就是一个非常活跃的病毒”

武汉病毒所声称,他们封锁数据库的访问权限是出于安全原因和防止骇客入侵。

盛雪指,中共这个政权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非常活跃的病毒,而这个世界上当人们有了互联网之后,中共暴政对互联网的威胁也是最大的。

“它现在用这么可笑的一个借口当说辞,去隐藏它的罪行。就是说大家一定要看透这点,它这样的一个说法完全就是在抵赖。”盛雪说。

曾建元指,武汉病毒所禁止访问15个数据库,不是因为它担心骇客侵入的安全问题,而是担心它内部不欲为外人所知的机密会因此而泄漏,从而使得中共在武汉肺炎疫情上面可能要承担重大的责任。

“再加上研究所相关的这些资料的管理者是石教授,加上它重启的时间也和中共重大的政治决策相关。种种证据都让人无法不起疑,就是武汉病毒研究所是不是隐藏什么样的秘密。所以才会用这样一个精密的规划来达到资料完全更新,从而消灭中共在当中的相关涉嫌的证据。”曾建元说。

责任编辑:林妍#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