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乔装示威者 港人怒火升级

港民发起“黑警还眼”行动
过万示威民众在12日午起塞满香港国际机场,发起“黑警还眼”行动,希望逼爆机场以引起国际关注。(余钢/大纪元)

【大纪元2019年08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反送中运动迈入第十周,港警对示威活动的武力不断升级,除周末继续在多区示威中暴力清场,8‧11(周日)甚至在港铁葵芳站内狂射催泪弹,又在太古站内近距离向示威者开胡椒球枪;8月12日承认8‧11当天派警员乔装混入示威队伍,并展示具有杀伤力的新武器——水炮车;加上中共港澳办三周内第三次开记者会,称示威“出现恐怖主义苗头”。港人怒火也因此不断升温。机场8月12日再现万人集会,警方一度要封场清场,气氛紧张,同时大专学界呼吁市民“无限期三罢”,表达对港府及警方的极度不满。

示威者中弹爆眼

中共和港府全力打压港人表达自由,在刚过去的8‧11抗议冲突中,警方施放催泪弹、布袋弹、橡胶子弹、胡椒弹等武器,造成至少54人受伤。其中尖沙咀一名据指是参与人道救援的女护士被警方布袋弹射穿眼罩、击中右眼球及鼻梁骨,当场血流如注。报导指她现时伤势严重,右眼球爆裂,视力或永久受损,而且她或面临毁容等。

返送中 水炮车 受伤
8月11日反送中尖沙咀现场一名女子遭警方布袋弹射穿眼罩、击中右眼球及鼻梁骨,当场血流如注。报导指她现时伤势严重,右眼球爆裂,视力或永久受损。(ANTHONY WALLACE/AFP)

在铜锣湾,多名打扮像示威者、身穿一身黑衣裤并持有伸缩警棍的男子,协助警方清场和制服示威者。包括TVB等多名记者追问这些人员是否警察时,其中一名戴黑口罩的黑衣男士称“警察公共关系科会回答”,又称“我的委任证不需要给全世界人看”、“用吓你的专业知识”,被外界质疑“警员乔装假扮示威者”。

返送中 水炮车 受伤
8月11日在铜锣湾,多名打扮像示威者、身穿一身黑衣裤并持有伸缩警棍的男子,协助警方清场和制服示威者。(视频截图)

事隔一日,警方在12日下午4时的例行记者会中被多次追问“警方假扮示威者”问题。警队二哥、警务处副处长(行动)邓炳强承认“警察是乔装成不同人士”。

他解释,铜锣湾拘捕的是“核心暴力示威者”,有需要乔装混入,但不同意是制造白色恐怖,“我们要调查一些用致命武器去作出袭击的人。我刚才都说了,警察是乔装成不同人士,绝对不会不符合指引。”

对于示威者装扮的警员在拘捕行动中无出示委任证,邓炳强引述《警察通例》,指在合适情况下,警员会尽量出示委任证,要视乎实际情况。至于有多少警员和何时开始混入示威者当中,警方就拒绝透露。

警方助理处长麦展豪亦首次在记者会上,承认有用过“过期”(过了最佳效能期)催泪弹,但他称暂不能提供具体数字,强调不会对公众带来更多伤害,并已作相关检视。

首次展示水炮车 拒交代使用指引

另外,警方早前斥资1,660万港元,购买三辆俗称“水炮车”的人群管理特别用途车,帮助打压示威者。警方12日邀请立法会保安事务委员会成员以及大批传媒,在粉岭机动部队总部示范使用水炮车。

返送中 水炮车
警方早前斥资1,660万港元,购买3辆俗称“水炮车”的人群管理特别用途车,帮助打压示威者。(梁珍/大纪元)

警察机动部队警司(训练)叶卓帆简介,整架车可容纳五名警员,由警长级警员负责车顶的水炮发射,另有警员会记录行动。而最受关注的水炮装置则配备雷射测距器、高压清洗防雾化装置及射灯镜头;喷射模式分为花洒式、间断脉冲式及连续水柱式。

警方之后示范使用水炮车,分别以不同水压射向20米、30米及40米的人形塑胶公仔。在场泛民主派议员不满警方未使用最大水压示范,其后警方在多次要求下,最后以最大水压射向20米外的塑胶公仔。该公仔被冲到后退约5米。

虽然警察机动部队副校长陈健国多次强调,警方只会使用最低武力驱赶示威者,但当被泛民多位议员追问最低武力的定义时,他指水炮车所使用的水压及距离需按实际情况而定,指“最低武力”并非一个绝对数值,而是一个相对数值。

郭家麒议员追问水炮车使用的催泪液浓度,陈健国指水炮车所用的催泪水剂浓度与日常使用的一样,均符合国际执法标准。

对于水炮车对人体带来的伤害、是否会致命等,他就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表示警方清楚使用武力必然有不良效果,强调只会在受到暴力冲击的情况下、以驱散目的使用武力。毛孟静议员随即斥责:“昨晚(8月11日)不是这样的。”

对于何君尧议员逼迫警方立即使用水炮车对付示威者,比如12日晚是否可以即刻出动,陈健国没有回应具体使用时间,但称示威现场的总警司职级警务人员,才可以向警务处助理处提出出动水炮车的要求。

澳门曾使用水炮车 军事专家忧致命

今次是香港警方首次示范使用水炮车,很多港人还未知水炮车的危害。事实上,澳门早在数年前就购入水炮车,并先后于2010年和2007年两次用于示威中。

熟悉水炮车的澳门军事专家黄东指,从香港警方12日公布的示范片段中,很明显警方在淡化水炮车对人体造成的伤害。他指,如果警方愿意示范的话,在20米距离把水炮开到最大,示威者可能会被冲出10米之外,“内脏严重受损,甚至破裂,甚至因此而死亡。这是最恐怖的。”

他称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他身边。比如2010年5月1日澳门冲突上,澳门警方使用水炮车驱赶民众,他认识的一名外籍女记者就被水炮击中,“像爆炸那样飞起来”,头部撞向石头,失去知觉。“那个情况是无法让人移动的,因为示威者被逼投降要走。”

返送中 水炮车 受伤
当年在澳门被水炮车射飞受伤的外籍记者。(澳门军事评论员黄东提供)

对于港警声称示威者冲击警方才出动水炮车,黄东质疑警方颠倒是非,因很多次见到警民冲突中,都是示威者未有冲击就被警方武力清场。

他担心,未来水炮车会被警方以人多为由,“找一个借口滥用”,尤其是在香港如此密集的城市,使用水炮车风险甚高,“我是非常担心警方的大杀伤力武器越出越多,使用门槛越来越低,伤亡机会越来越大。”他呼吁警方在使用武力时,“是需要有一个道德的底线”。

另外,中共港澳办12日下午4时在北京再度举行记者会

港澳办升级定性“恐怖主义苗头”

,但拒绝让记者提问。

港澳办新闻发言人杨光声称,连日香港激进示威者屡屡用极其危险的工具攻击警员,已经构成严重暴力犯罪,并开始出现恐怖主义的苗头。

黄东反驳指,制造恐怖主义的恰恰是“警方、黑社会、加上政府”,而幕后则是中共政权支持,“只要中共支持,如何卑鄙无耻都是‘合法’的”。

刘锐绍:造假手法 如“六四”翻版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认为,这两天局势说明,无论北京还是港府,“都是一种崇拜暴力表现”。虽过去它也尝试用政治方法解决政治问题,“但它这次完全是逆正道而为”。

比如警员假扮示威者,曾经在八九年“六四”期间驻京采访的刘锐绍指,中共在“六四”前也用过类似的手法,“那些所谓‘娃娃兵’是装成一般老百姓入城。当时,那些‘娃娃兵’怎样呢?那时我在北京采访,他们还举着V字型的手势,那些学生就不会拦截他们(入城),当时他们完全是便服的,但是他们当时的武器是什么呢?武器就是用冷冻肉车运进去的。”

官方故意制造乱局 升级局势

刘锐绍批评香港警方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敦促官方必须很冷静、很清晰解决问题,又指当局提出要止暴制乱,现在却是“制乱”,即制造动乱。他担忧官方是否刻意制造事端,然后让抗争者跌入它的陷阱,然后用它所谓的理据去大规模镇压呢?

另外,中共官媒《人民日报》,12日发表所谓烧车的图片,指控香港示威者是暴徒。刘锐绍称,香港警方假扮示威者,加上中共官媒舆论配合,“老百姓可以合理怀疑你这个是构陷,即是构造一些陷阱,是独裁政权将这个矛头转移的惯用手法。《人民日报》也好、大陆官方的电台、电视台他们现在就是将那个焦点局限在一些有利于官方的观点,至于事情的起因为何,它一概不提。”

刘锐绍又指,最近深圳有一部分运兵装甲车在市内穿梭,虽然不清楚用意,但他认为,如果中共随便动用军队会造成三个危害。

其一,官方自己宣布一国两制死亡;其二,他们在香港有很多权贵的地下钱庄,地下渠道,外国一定玩到你“残”,比如现在正在进行中美贸易战,“你做了这么多事情的时候,美国随时可以利用这个形势针对你中共的权贵”;其三,这件事会导致以暴易暴,遭致更大的反抗,“如果中共高层是短视的话,到了最后是自伤其身”。

机场万人抗议 停运14小时

面对中共文攻武吓手法不断升级,港人毫不畏惧。约一万名市民12日午起在香港国际机场第一号客运大楼,发起“黑警还眼”抗议行动,向抵港人士介绍反送中,希望逼爆机场以引起国际社会关注。

返送中 水炮车 受伤
8月12日,针对8‧11警察在清场过程中近距离开枪致使一女示威者眼球爆裂,示威者到机场在集会,同时高呼“还眼”对警察近距离射杀示威者表达愤怒。(余钢/大纪元)

机管局下午近4时宣布,受集会影响,取消晚间所有航班,所有航班登记服务须即时暂停。

虽然警方一度威胁要清场,但入夜后仍有大批市民留守机场,有市民自发推行李手推车向其他人派发饮品、食物及纸巾等物资。机场晚上撤走防暴警察,在机场聚集的市民秩序井然平和。

有网民在连登讨论区呼吁若航班复飞,市民今天再次到机场“接机”。

另外,一批东区医院医护人员12日中午在院内举行集会,抗议警方滥用暴力。有医护人员戴上头盔,又用纱布覆盖右眼,表达对警方在尖沙咀警署对出射伤该名女子右眼的不满。

大专学界呼吁市民“无限期三罢”,有市民今起一连四天起发起地铁不合作运动,局势一触即发。他们的联合声明称,8月11日“全世界目击香港警察彻底失控,泯灭人性”,包括以布袋弹射击一名女市民面部,令其眼球破裂,以及伪装示威者冲击警方等。#

责任编辑:连书华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