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一冷一热
特朗普会在贸易协定时
提前走人?

特习会
在经过一轮“川习会”以及八轮高层贸易谈判后,美国川普政府貌似正调整步伐,同时静观其变。(Mark Wilson/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9年03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在美、中一冷一热的信号灯下,近期“特习会”何时开,以及美国总统特朗普是否会提前走人,成为判断贸易谈判进展的重要指标。

特朗普(川普)政府本周对贸易谈判释放“宁无协议、也不要坏协议”的明确信号,数小时后,中共高层则表达了看好贸易谈判前景的意思。不过中方释放的共同点,或许只是一种巧合;在核心问题上,中共并没有完全松动的迹象。

而在经过一轮“川习会”以及八轮高层贸易谈判后,川普政府貌似正调整步伐,同时静观其变。美方的新举动增加了中方“以拖代战”的压力。

贸易协议若不达标 川普或再次走开

特朗普(川普)周五(3月8日)在被媒体问及是否仍有信心可以与中国达成协议时,特朗普说:“当然,我有信心,但如果不能为我们的国家达成很好的交易,我就不会达成协议。”

同日,白宫首席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接受财经电视台CNBC采访时、亦引用川普从“特金二会”上走开的例子谈论当前的美中贸易谈判。

川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2月28日在越南进行峰会,本计划双方签署联合声明,但因金正恩未承诺朝鲜完全无核化、川普亦不同意先解除对朝鲜制裁的分歧下,特朗普选择放弃协议、提前结束“特金二会”,特朗普的果断以及守护美国利益的举动令政要和媒体刮目相看。

“你看到他从朝鲜问题上走开,”库德洛说。“这是下指令,也可能适用于贸易(谈判)。”

“我不是在预测未来,我只是说,协定必须是对美国的一笔好交易。”他补充说。“如果它没有达到标准,美国将坚持、继续推动既定的进程(Stick to its guns)。”

中方提共同点 或许只是一种巧合

在美国政府释放冷信号数小时后,中共高官在两会期间的新闻发布会,却释放了一种乐观情绪。

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在被问到下一步中、美经贸磋商的前景提问时,他回答:“我的感觉是仍有希望。”

为突出双方在谈判中的共同点,他还讲了最后一轮中、美经贸磋商期间的一个细节,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的午餐各自尝试对方的典型菜肴,“刘副总理吃的是牛肉汉堡,莱特希泽吃的是茄子、鸡丁”。

同时,在整个磋商过程中,他们都选择喝白开水。“这就是要找共同点。”王受文说。不过,王受文提到的共同点或许只是一种巧合。

据美国媒体透露,莱特希泽长期以来一直重视健康保养及健身,向来只喝白开水,不喝咖啡或茶。

而在被问到两国首脑本月是否会在佛罗里达会面、以便达成贸易协议的提问时,王受文拒绝就此作答。

据悉,中、美双方在贸易执法机制上仍存分歧,此外,中共当局能在多大程度上限制其对国内高科技制造业的补贴,都在降低外界对特习会3月成行的安排预期。

而中共官员在两会期间的发言貌似跟中方允诺的“全力落实两国元首去年12月达成的共识”相差甚远。比如:在贸易战的另一战场——世界贸易组织(WTO)上,中共称坚持要继续利用“发展中国家”身份;在美国关注的中共国有企业补贴上,它仍在公开否认美方的指责。

中共有意在WTO 继续钻空子 美方早已预料

中共商务部长钟山周六(9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世界贸易组织(WTO)的任何改革都应该尊重发展中国家的不同需求。

钟山此言是针对美方准备对WTO规则进行大修的动议,只是他口中的“发展中国家”其实就是指中共自己。

因为WTO机制未准确界定何为“发展中国家”,通常靠成员国自我指定。比如:台湾在2018年的WTO贸易政策审核会议(Trade Policy Review)上,就承诺在未来谈判中以“发达国家”身份参与、不再使用“发展中国家”身份参与。

但中共一直坚称它是发展中国家。言外之意,中共不应该与西方国家在相同的贸易规则下运作。

美国一直不满中共滥用WTO的“发展中国家”规则,认为中共藉“发展中国家”头衔在WTO享受各种优惠与宽松待遇,导致全球市场的严重扭曲与其它国家的利益受损。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在2月公布的《2018年度的中国履行世贸组织承诺情况报告》已预见这一点。“考虑到中国(中共)从它当前的经济体制中获得受益的程度,它不太可能同意这些、要对它的行为采取有效约束的新WTO规则。”报告写道。

外界认为,作为美、中贸易战的副战场,美、中两国大使2019年在WTO的激烈庭辩温度将居高不下。

中共否认给国企补贴 美方会买单吗?

美国还希望消除中共的非关税贸易壁垒,例如工业补贴、各种法规及许可程序、技术标准和其它歧视美国企业的做法,并要求中共停止给国有企业不公平的优势。

但在另一场两会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共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再度否认当局对国企有隐性政策。

“没有制度性的特殊安排给国有企业额外补助,”他说。“可以讲,中国的法律法规没有专门针对中国国有企业补贴的规定,中央企业也没有基于所有制的补贴。就是没有只给中央企业、国有企业,不给别的企业。”

不过,肖亚庆的说法经不起中共官方数据的推敲。华盛顿智库彼得森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尼克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 )在1月10日出席研讨会时指出,过去十年里,中国私企平均增长速度是国企的两倍;但从2017年初开始,国企工业部门增长速度有史以来第一次远远超过私企,这充分反映了中共“国进民退”政策对私企的严重侵蚀。

“中国有超过四成的国企即使获得政府直接补贴仍是亏损,但在中共做强国企的政策下,这些国企仍可通过不断增加的银行信贷存活。”他说。

哈佛法学院(Harvard Law School)的史汀生中心(Henry L. Stimson Center)教授马克‧吴(Mark Wu)在2月28日出席“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的听证会时表示,中共当局管控经济的六个突出特征中,第一个就是通过国资委控制中国经济的“制高点”。

纽约时事评论员朱明表示,“中共一直把最大、最重要的中国企业抓在手上,这是它的命根子,它自然不愿意放;但在贸易战打中中国经济的七寸,中共很清楚、美国不松手,它现在都难活。”

“在中国经济遭受各种逆风,惯于对内虚假宣传的中共当局,要如何既不失面子、又不伤里子,的确让中共很头痛。”他说。

特朗普是强硬谈判家 静观贸易协定进展

美国一直要求中国实施可执行的结构改革,以结束知识产权盗窃和强制技术转让。美国还希望消除中国的非关税贸易壁垒,例如工业补贴、以及法规、许可程序、技术标准和其它歧视美国企业的做法,并要求中国停止给予国营企业不公平的优势。

白宫顾问库德洛表示,特朗普总统明确表明,他是一名非常强硬的谈判家。

“实际上,特朗普政府的高级别官员对美、中贸易谈判都相对乐观。”他说。“但是,我们的条件必须得到满足。”

库德洛指出,中共盗窃知识产权的行为必须有重大的改观,还有强制技术转让、所有权规定和执法机制等问题。

他透露,在美、中贸易谈判的进展上,美方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走得更远,并且有提出非常好的条款。

“我要说的是,如果(美中贸易谈判)没有达到标准,那么美国将坚持、继续推动既定的进程。”库德洛说。

外界预计,美国既定的进程是指提高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提高关税税率,从10%升至25%,还有可能对余下的中国进口商品也启动加征关税的程序。

受中国新年因素和去年同期基数偏高的影响,中国2月出口总值同比下降逾20%,并创下三年来最大单月降幅。

库德洛表示,拖累中国经济的原因,一个是商业周期,另一个是中共当局脱离了市场改革方向,走了更加专制的经济和政治治理之路。

外界认为,美、中短期内最好的情况是,美国撤回针对至少2,000亿美元的对华进口商品加征关税,而北京兑现结构性经济改革的承诺,亦取消对美国商品的报复性关税。不过,双方退多少、怎么退,是关注焦点。#

责任编辑:华子明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