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节神秘习俗 阴阳学说真科学

蛙纽螭纹铜阳燧,春秋早期青铜器具。(公有领域)

有关于“午时水”、“丙午镜”、“午时水造刀剑”、“端午立蛋”、“挂菖蒲艾草”等等这些端午节俗的神秘现象,现代人往往以迷信啦、只是一种风俗啦、平常也可以作啦等等想法一语带过,却常常忽略了它的原理精神。这些黄历五月五日的端午风俗,或是端午“特产”起源久远,体现了华夏民族的阴阳五行的古科学的宏观与伟大。

了解华夏民族的超科学

以下就一项一项地说说它们的特性,读者们可以细细体会一下阴阳五行学说的科学性。中国古代科技成就如何,自然可以自我评量。不是中国古代没有科学,它的先进科学被今天的人视为迷信,是不明究理的现代子孙被无神论的说法给欺骗糊弄了。

“午时水” 真的不一样

一年中的每一天都有午时,但是只有五月五日端午这一天午时的水称为“午时水”[1]。“午时水”是“极阳水”,特别纯净,耐久不坏,用来铸造剑器、铜剑,特别锋利、耐用。古人有传,在端午这一天用午时水铸刀剑、明镜、制药,可以禳解阴毒之气。

端午这一天的午时水真的不一样吗?端午节是黄历五月五日,故而也称“重五”、“重午”。从天地五行来看,重午日干支是双阳火,就是“纯阳”日;到了重午日的午时,双阳加天火,是阳气最高点。所以“午时水”有“极阳水”之称。

中华文化讲阴阳五行,节气、四季的变化就是阴阳消长变化的表现。夏天阴弱阳盛、冬天阳衰阴盛,人体都能明显感受寒暑的差异和力量。从天地阴阳的变化推衍“午时水”的力量,也就容易理解其中的阳刚之道。

丙午镜 若有神明

“午时水”吸收了天地阳刚之气的精华,是为“水之精”,用它铸造出金属明镜,就成了李时珍所说的“金水之精”[2] 辟邪神器,周流无极,山海光明,若有神明,故能辟邪魅忤恶。

以实例来说,铸造明镜,以黄历五月的丙午日所铸造的“丙午镜”[3] 最上选。中国古代的镜铭中就能见到“五月丙午日”或是“丙午镜”的铭文字样。如汉朝武帝的“元光镜”、东汉和帝的“元兴镜”都是非常著名的丙午明镜。

从阴阳五行来说,天干之丙属阳之火,地支之午属阳之火,一年之中以五月丙午日午时阳盛至极、阳气至刚,在此日此时用午时水所铸的镜辉光万丈,可以辟邪。

另外还有一种聚焦取火用的铜镜“阳燧”,从《周礼‧秋官‧司烜》中看到周人的科技历史已经会用“夫燧取明火于日”,当时掌“夫燧”的是火官司烜氏。《周礼句解》解释“夫燧”是取火器。东汉《论衡》说,在五月丙午日午时铸造的铜镜为“阳燧”,可以得火。[4]

“夫燧”、“阳燧”就是后人认识的聚焦镜。宋朝沈括《梦溪笔谈》卷三记载“阳燧面洼(按:凹镜),向日照之,光皆聚向内。离镜一、二寸,光聚为一点,大如麻菽,着物则火发”。也就是说中华民族老祖宗在三千年前已经懂得利用聚焦原理取火于日,而且还掌握了天地阴阳之道,在五月五日午时造出了极为厉害的“阳燧”。

午时水铸刀剑锋利

“午时水”吸收了天地阳刚之气的精华,是为“水之精”,用它铸造出的刀剑特别锋利。台湾老镇台南盐水镇上的桥南老街区的泉利打铁铺老师傅曾经现身说道。老打铁铺坚持每年从当地开井300年的八卦井取“午时水”打制刀剑。一年仅一次更换打铁铺水槽中的用水,就在端午节这一天取用午时水。老师傅李一男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用午时水来打铁、磨刀才能打造出锋利耐用的刀具。

午时水制的药袪毒

南朝人在端午当日起早采艾草、药草形成风俗,《荆楚岁时记》说这种风俗在《夏小正》中有记载:“是日竞采杂药。《夏小正》云,此日蓄药以蠲除(音同捐除)毒气”。

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金门记》云︰五月五日午时有雨,急伐竹竿,中必有神水,沥取为药。”又说:“重午日(端午)午时水宜造疟痢疮疡金疮、百虫蛊毒诸丹丸。”可以看到中华汉方药学对午时水祛毒功效的肯定,其所制造出来的药针对疮毒、百虫毒这些邪毒病症的特别效果,是经过药学大师证实的。

“端午立蛋”接蛋龙

端午节正午时分立蛋容易立起来,许多人都体验过。

在台湾的文化古镇——台南县盐水老街桥南社区居民连续好几年在端午节玩立蛋接龙。端午日一到午时时分,社区居民接二连三立起手中的鸡蛋,十分钟不到,立成了一条六百公尺长的“蛋龙”!2012年端午节,五千多人在台湾新竹市立体育场参加立蛋,共立起4247颗,写下金氏世界纪录。

端午节午时立起来的蛋,特别容易久立。笔者曾经于端午节午时在家中大理石的地面上立了蛋,天天观察它不倒,经过十几天,自己忍不住把蛋拿起来放冰箱。台湾嘉义县有一户何姓人家,在2010年端午节当天立了鸡蛋,其中有3颗挺立超过三个月。这种“奇迹”也是因为端午节正午时分阳气盛极造成的!平日也能立蛋,但是像这种大面积、持久的景象在平日是绝无仅见。不是吗?!

悬挂菖蒲艾草辟毒

一到端午,从古代以来就有悬挂菖蒲、艾草等等瑞草来辟邪毒的风俗,在晋代周处《风土记》中已有记载。《荆楚岁时记》记载端午这天一大早采得像人形的艾草,悬挂门户上可以禳除毒气(五月五日“采艾以为人,悬门户上以禳毒气。”)这盛行于南北朝的风俗,一直保留到今天,代代传承了下来。

菖蒲、艾草是“天中五瑞”[5] 的代表,也就是端午节袪毒的代表植物。“天中”就是指黄历五月五日午时——端午节午时,时值盛夏溽暑,是一年中最潮湿燠热的时候。天中的溽暑、湿热驱动毒虫,“五毒”齐出。“五毒”一般指的是蜈蚣、蛇、蝎、蟾蜍、蜘蛛,这些带有毒性的毒虫。古人以“天中五瑞”制“五毒”。

端午节当天,民间把菖蒲、艾草和其它“天中五瑞”植物悬挂门柱、檐下以辟毒。另外菖蒲也用来做沐浴净身、辟虫毒保健的“浴兰汤”。[6] 有人只把它当作一种风俗,也有的人把“禳除毒气”的说法视为无稽之谈的。真是这样?我们就从中医学来检证一下。

菖蒲叶形如挺直不屈的剑刃,状似古太阿剑,有菖蒲剑之称。菖蒲性如其形,是一种非常耐阴寒的阳刚植物,《本草纲目》说:“菖蒲,乃蒲类之昌盛者,故曰菖蒲”,“菖者百草之先生者”,“感百阴之气为菖蒲”。可以见得菖蒲的根性强壮,所以说,用菖蒲来袪毒是有药学根据的。

菖蒲种类多种,多种可以入药,《本草纲目.草之八》说,一般用来驱虫的是“水菖蒲”,又称溪荪,不入药,它“生溪涧水泽中,蒲叶瘦,中心无脊,根高二、三尺”。水菖蒲拔幽涧而生,日夜漱寒泉,“蒲剑斩千邪”,表现菖蒲的阳刚之性。

再说艾草,《本草纲目》说,艾草是纯阳植物,[7] 性至热。纯阳的艾草升阳气、杀菌功能很强。艾绒“灸百病”,干艾草泡水薰蒸可以消毒止痒。艾叶切碎放入香囊挂身上也可以驱虫保健。所以说,用艾草来袪毒也是有药学根据的。

五月五日是纯阳之日,无独有偶,菖蒲和艾草这两种“天中五瑞”的代表植物都有至阳之性,用来对付阴毒的“五毒”,表现的就是“阳”制“阴”的科学性,也是中华阴阳学说的生活实践。

“端午”保健和风俗内涵,实证了阴阳的科学性!这是中华古人的智慧,也是一超越现今科学的成就。多了解古人的智慧,离神指的天人合一的路就越近。

-参注-

[1]“午时水”,必须是出自天然水源的山泉、井水,而且是没有污染的水。来到现代,水源污染已经非常严重了,大家取午时水时,可不能掉以轻心喔。

[2] 在中华文化中,镜是辟邪的神器。《本草纲目》李时珍说“镜乃金水之精,内明外暗。古镜如古剑,若有神明,故能辟邪魅忤恶”。古刀剑也是“金水之精”。

[3] 丙午镜:每年的五月五日都是“重午”,但是午日不一定都是“丙午”日。依照干支纪的排序来看,60天一循环才有一丙午日,所以不是每个五月都能遇到丙午日。光辉万丈的五月丙午日,更加阳刚气盛,这样的日子才能铸造出“丙午镜”,周流无极,山海光明。

[4]东汉《论衡》原文:“阳燧取火于天,五月丙午日中之时(午时),消炼五石,铸以为器,乃能得火。”

[5] 天中五瑞:菖蒲、艾草、蒜头、石榴、山丹花(龙船花)。

[6] 《荆楚岁时记》记载,“以菖蒲或镂或屑以泛酒,按《大戴礼》(《大戴礼记.夏小正》)曰:五月五日蓄兰为沐浴。《楚辞》曰:浴兰汤兮沐芳华,今谓之浴兰节。”“浴兰汤”是将菖蒲根、叶切碎,飘酒(或热水)中用来沐浴净身。

[7] 艾草,“纯阳也。可以取太阳真火,可以回垂绝元阳。服之则走三阴,而逐一切寒湿,转肃杀之气为融和。灸之则透诸经,而治百种病邪,起沉疴之人为康泰,其功亦大矣。”@   #

作者:容乃加

责任编辑:方沛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