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升机洒萤光粉供警追踪?危害安全遭谴责

紧急法, 抓捕, 萤光剂
超过4万人在金钟添马公园参与集会。但过程中,疑警方通过直升机向与会人士身上洒萤光粉,不少人身上沾染蓝色萤光物质,无法擦拭掉。(连登社区)

【大纪元2019年09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凌云综合报导)反送中抗争已经持续两个多月。香港各界9月2日发动连续两日罢工、罢市、罢课(三罢),超过4万人在金钟添马公园参与集会。但过程中,疑有直升机向与会人士身上洒萤光粉,不少人身上沾染蓝色萤光物质,无法擦拭。被怀疑供警方辨识便于以后的追踪和抓捕

2日,职工盟与航空、医护界及金融业等二十多个界别,于金钟添马公园举行集会。各界代表先后上台发言。大会晚上表示,超过4万人参与集会。集会早前获得了警方不反对通知书。

直升机洒萤光粉 供警方识别追踪?

但在下午5时、6时左右,集会人士发现有直升机在上空盘旋。大会其后用紫外光灯检查,发现添马公园的草地遍布萤光点,大部分出席的市民身上及衣服亦黏满萤光粉,并怀疑直升机从高空向集会人士暗洒萤光粉。

大会纠察Victor是萤光粉的受害人。Victor指,一直不感到有异样,对身上沾上萤光粉一事毫不知情。

香港01记者现场实测发现,萤光粉对一般电筒及手机电筒光源并无反应,只会在高效能的UV灯照射下呈萤光色。

大会司仪向传媒展示身上的萤光粉,尝试用湿纸巾擦去身上的萤光粉,但不能成功。他认为在高空大范围洒粉向民众是极度危险,他不敢推测是什么人士所做,但此行为的目的昭然若揭,恐吓令大家不敢明日再集会。他表示,如果知道对方身份,会保留追究权利。

集会人士怀疑,事件可能与政府和警方有关,目的或是为了暗中辨别及追踪集会人士。亦有人关注萤光粉是否会对人体有害,以及其使用是否合法,为了以后的追踪和抓捕

曾于8月31日冲突当天前往过湾仔及金钟的余小姐称,当晚亦意留到曾有直升机出现于现场上空,今天发现自己当天穿的外套也沾上了萤光粉,令人关注会否有直升机曾不止一次向抗争者撒萤光粉。

此外,8月31日政总及立法会外及夏悫道的反送中集会上,警方的水炮车首次向示威者发射蓝色的水柱驱散人群。曾有人向大纪元投书,吁警惕蓝色喷水中的萤光剂污染和阴谋。

恐危害公众安全

据苹果日报报导,该颜料不但在身上留下不易抹走的蓝色,更令皮肤感到剧烈痛楚。现场所见,夏悫道马路被颜色水染蓝,即使在大雨中也洗不掉。

知情者对大纪元表示,9月1日抗议者在机场发起“和你飞 2.0”抗议后,警方堵截在码头上检查过往的人员,使用的正是萤光测试仪,有媒体说是在照相,但那个萤光测试仪和相机并不一样的。

公开资料显示,萤光剂又名萤光增白剂,特性是能吸收入射光线产生萤光,接触身体会让皮肤出现红肿、发痒,严重时会损害血液系统,引起肝、肾脏病变,造血功能失调,甚至会引发癌症。

立法会议员郭家麒医生介绍,一般萤光粉含有锑、磷、锰等化学成分,若不是长期及大量沾于皮肤,对人体无大危害,最多会造痕痒或过敏。但它若化身粉尘在空气飘散,会对患哮喘或肺病人士有害,经空气吸入肺部,有机会诱发哮喘,长时间吸入有可能引致肺积尘,故他促请港府及有关部门彻查是谁暗撒萤光粉,以免制造白色恐布及阻吓和平集会人士致不敢上街。

目前,中共“十一”国殇日越来越近,港府对反送中抗争“无计可施”,走投无路之下,日前传出港府将推形同戒严的《紧急法》,意味着特首林郑月娥随时可以以此对付任何想要对付的人、组织或示威者,也可封杀社交平台与通讯程式。

27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记者会上未明确回应,但表示政府有责任检视任何“止暴制乱”的法治手段。流亡富豪郭文贵则表示,林郑月娥百分之百听命于北京,称动用该《紧急法》条例“事实上就是共产党来搞戒严了”。#

责任编辑:高静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