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爱“陆人”有几分:十五月亮圆又明

中秋, 月亮, 汶川大地震, 黄雀行动, 亚洲金融风暴
港人爱“陆人”有几分:十五月亮圆又明

【大纪元2019年09月13日讯】对港人和平理性的抗议活动,大陆民众一边倒地支持中共暴力镇压,网上更是充满了“和香港暴徒血战到底”,“打残都不够”等暴力语言。当面对面时,很多大陆人会训斥港人“你们香港人,不爱国”,“要不是大陆供应你们水电食品,香港早就完了。”港人听了,落泪了:大陆同胞有难时,我们给的最多;我们高价购买大陆资源,支持国家财政收入;这次我们遇难了,你们却向我们吐口水!

香港人爱中国、爱大陆同胞,正如邓丽君所唱“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你去想一想,你去看一看,月亮代表我的心。”不怪大陆人看不见,只因中共灌输的谎言犹如食月的“天狗”,抹杀、扭曲了港人对中国同胞的赤诚奉献。

中秋, 月亮, 汶川大地震, 黄雀行动, 亚洲金融风暴
8月23日,港人挺身反送中,“人链”手牵手组“香港之路”,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图为香港中环。(余钢/大纪元)

真相一:广东重要财政来源——卖水给香港

1960年广东主动向香港政府提出供水建议。达成协议后,香港支付该项目所有的建设、技术、器材等等一切开支。广东卖给香港未经处理的东江水的价格,比深圳居民使用的自来水价格还要高。

其实是中共把本来要流入大海的东江水,以非常高的价格卖给香港,做的是无本生意。据维基解密透露,2009年广东严重旱灾期间,香港曾提出减少输港供水,以解广东旱情燃眉之急,竟然遭拒,可见供水给香港,是广东多么重要的收入来源。

真相二:香港被迫购买大陆电力

广东大亚湾核电站,主要由香港注资,采用英法设备与技术建造。每年发电量逾140亿度,其中70%电力供应香港,其余30%供广东省使用。也就是说,中共与香港在电力方面,纯粹是商业行为,互相销售、采购对方的电力,完全不是中共刻意误导的“中国向香港供应电力”。

中秋, 月亮, 汶川大地震, 黄雀行动, 亚洲金融风暴
1998年,大亚湾核电站建筑工地场景。(Staff: STEPHEN SHAVER / 大纪元)

据《中共殖民香港事件簿》透露,百多年来,香港电力一直自给自足。2014年港共政府突然要求废除本地发电,购买大陆电力,借口是“开放电力市场”,引入竞争。问题是大陆自己供电不稳,经常停电。输入大陆电,可靠度大大降低,需香港本地后备发电。根据澳门经验:向大陆买电越多,议价能力越低、是不归路。

澳门过去十年由自主供电走到全面依靠大陆,澳电高级经理叶锦荣表示,澳门2004年仅输入7.1%电力,但去年已升至92.1%。……过去两、三个月发生两次供电不稳。但自2006年起,澳门向内地的购电价格已上升三成六。

真相三:大陆依赖香港“购买农产品”

香港的农产品来自多国(日本四分之一的农产品出口香港),最主要的还是来自大陆。上世纪50年代西方封锁中国,“出口到香港”是中国获取急需外汇的重要来源。香港是中国最大的农产品出口市场之一,为大陆提供了非常可观的财政收入。

尤其近十年来,中国的农产品农药残留多,遍地假冒伪劣的黑心产品,令各国望而却步,大陆更依赖香港市场。与其说,香港“依靠大陆供应农产品”,不如说大陆“依赖香港购买农产品”。

真相四:亚洲金融风暴,香港1200亿自救

许多大陆人广传的一个说法:98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中国政府动用了1,000亿的外汇储备来援助香港,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维基百科记载:香港政府更于8月15日宣布动用外汇储备于股市及期指市场入市,打击炒家操控市场的行为。最终以近1,200亿港元(约150亿美元)大量购入港股,炒家撤退。

2001年的中共喉舌《人民日报》,白纸黑字写着“1998年金融风暴中特区政府动用外汇储备入市,成功击退国际金融炒家。”在这场金融风暴中,完全是港人自救,与中共没有一点关系。

洪水地震,港人慷慨捐赠,中共大肆贪污

大灾降临,面对苍夷满目、国内同胞流离失所的惨景,港人总是踊跃捐款,尽显骨肉之情。1998年内地洪灾,香港捐了6.8亿,位居世界首位。事后,香港记者亲临灾区,看见灾民们依然住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吃饱都困难,而中共官员们大摆宴席款待香港记者;记者调查发现,大量捐款和救灾物质不知去向或挪为它用。

中秋, 月亮, 汶川大地震, 黄雀行动, 亚洲金融风暴
四川名山县联江乡官员贪污汶川地震扶贫基金,上千村民围堵乡政府讨说法。(网路图片)

2008年汶川大地震,香港政府捐了63.5亿港币,民间捐款达130亿港元,95%的港人为四川地震捐款!香港人对大陆同胞如此的慷慨,大陆人能做到吗?而且,香港还援建了近 200 个灾后重建项目,把救助事项持续10年以上!汶川地震几年后,大陆各地媒体相继报导中共地方政府挪用捐款:盖豪华政府办公大楼、购置豪华车;香港政府出资兴建的中学,被改建成豪华商场……

30万人逃港,港人全城出动扶危济困

因政治迫害或饥饿贫穷,1962年5月约30万大陆人逃往香港。华山每天集结上万衣衫褴褛的逃港者,饥饿难耐,哭喊声凄厉。港民成群结队,送水送饼干食品,送衣送药,有的开车把逃港者一批一批接去市区,令港英军警为之动容!

香港市区,许多歌舞厅自动关门,停止娱乐。港人放下手中的事情,有的坐在收音机和电视机旁关注最新消息;更多的人上街救助饥民,给吃给喝,甚至把他们藏在自己家中。

当港英当局遣返逃港者的车队开出时,警方惊呆了:潮水一般的人群向车队压来!不计其数的香港市民走到马路当中,躺在高温的路面,挡住汽车。更多的港民向着车上喊“跳车呀”、“逃跑呀”,指引逃跑路径,许多被遣返者纷纷跳车逃跑!

在香港市民的强大舆论压力下,港英当局最终为逃港者建设安置区,盖起一栋栋水电、厨房、卫生间齐全的廉租房,免费供应膳食,有鱼有肉。30万逃港者,因此躲过了被遣返回大陆遭受迫害的厄运。

凝聚港人正义爱心的“黄雀行动

“拔剑捎罗网,黄雀得飞飞。飞飞摩苍天,来下谢少年”(曹植)。1989年北京六四开枪后,在全城撒网、通缉搜捕学生领袖和民运人士。正当他们在一片风声鹤唳中,东躲西藏、颠沛流离之时,香港一群义士仗义相救,用船只将他们从中共的层层围困中营救到香港,这就是著名的“黄雀行动”。

黄雀行动的总指挥是陈达钲,还有香港的官员、商人、名人、帮会等不同背景的人士和西方外交官纷纷加入营救行动。行动执行人朱耀明牧师说:整个行动花费在1500万港币以上。除中国民主基金出资350多万外,其余都是香港市民捐赠。整个“黄雀行动”共救出约400人;更大的意义是,行动凝聚了各阶层港人的正义良知,以及对大陆同胞感同身受的爱。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又是一年中秋节。大陆同胞们,当你们月下一壶酒,欢聚团圆时,是否想到一海之隔的港人还在静坐抗议、组成彩灯人链,为自己争自由争未来?是否想到港人曾经给予你们的“雪中送炭”?是否想到港人今天的争取,也是为你们开创未来?#

责任编辑:李曜宇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