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天勇律师回家仍被软禁 与妻子视频通话

江天勇
已失踪3天的江天勇律师,于3月2日下午4时许,回到河南信阳父母家里,与6年没有见面的妻女视频通话。(金变玲提供)

【大纪元2019年03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采访报导)“我终于可以和江天勇通话视频了,能见到江天勇了。”3月2日17时左右,记者联通远在美国的江天勇妻子金变玲的电话,她激动地说,江天勇问候大家好。

失踪3天、备受外界关注的江天勇律师,于3月2日下午4时许,在父母家中与6年没有见面的妻女以视频通话。

“他比原来瘦了,嘴巴那里有点儿发黑。”“我们6年没有见面了,真的真的非常感谢大家,他让我给大家问好,因为他现在还不是很自由。”

江天勇视频中对金变玲说的第一句话:“老婆,辛苦了!”金变玲说,听到这句话她激动地哭了,也对江天勇说:“我终于见到你了,6年了咱们没见到面,终于见到你了。”

金变玲说:“我真的很激动,很高兴。”“我非常非常感谢所有的朋友,还有峭岭(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特别是709家属。”

金变玲说,江天勇现在还不自由,就是被软禁。“我告诉他,你出来了,以后每天都要跟我视频和通话。”

目前,江天勇在父母家,他说自己要休息一段时间,金变玲也表示,希望他要把身体先养好,其它时间学英文,“早点来,我们一家团聚。盼你!”

在 Twitter 上觀看圖片

江天勇妻子金变玲@jinbianling

在江天勇回家之前,金变玲说她事先并不知道消息。因为上午发生了王峭岭去江家被警察带走的事情,金变玲一直在推特上发布消息,同时也不断地给江家亲人打电话,但都没有打通。

因为心里着急,她不断地拨打电话,终于有一次江妈妈接了电话,但告诉金变玲就在峭岭被警察带走后,江爸爸又被警察带走了,“江妈妈不让我再打电话,也不让我发消息,就是那种乞求的口气,我的心很慌,也害怕老人出事,我就说我不发了,等著。”

后来她妹妹呼我了,说她回来了,我在视频中看见江妹妹了,也看到江爸爸了,我就问你们在哪儿呢?江妹妹说在家里,然后就挂掉了。

“我很着急,我就又拨电话,那边不接,我接着就发信息,问江妹妹,你哥呢?她说在,我就要视频通话,然后江天勇就接了,见到江天勇,我哭了。”

金变玲说,通话中,江天勇没有提及身体情况。

另据推特消息,3月2日上午,709妻子王峭岭探望江天勇父母遭当地警察问讯,6个小时问讯结束后她获悉江天勇获释回家,据理力争要求警察将她送到江天勇家,后在4到5名国保和警察的监视下得到探望刚刚获释回到父母家中的江天勇 。

709妻子在多名中共国保和警察的监视下探望了刚刚获释回到父母家中的江天勇 。(推特图片)
709妻子在多名中共国保和警察的监视下探望了刚刚获释回到父母家中的江天勇 。(推特图片)

江天勇律师于2月28日刑满释放后,与他的爸爸、妹妹一直处于被失踪状态,引发外界强烈关注。

对于江天勇律师于今天下午回到家中,谢阳律师认为,此时去探视江天勇非常有意义,能确认他的自由是否是完整的。

谢阳表示,担心自己曾经历的事情会在江天勇身上重演。他说,当时他从看守所出来的时候,他们一直是派人盯着的,“那个时候也是允许我跟家人通话的,但我并没有自由。”

也有朋友呼吁:“还要继续加紧呼吁,防止江天勇被二次失踪。”

江天勇律师2004年开始执业,2005年受托代理陈光诚案。此后还参与了人权律师高智晟案、陕北油田案、广州太石村案、胡佳案、山西黑砖窑奴工案,并且代理了大量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案件。

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发生后,江天勇担负起营救、关注和救助709律师及家属的维权和协调工作。他在2016年11月前往湖南探望被扣押的人权律师的家属后被失踪,2017年6月被以“煽颠”的罪名批捕,11月被非法判刑2年。

江天勇被抓后,他的家人不断受到官方的恐吓和骚扰。江天勇本人则在被关押期间遭强迫服用不明药物,造成记忆力严重下降、身体肿胀、动作迟缓、浑身无力。多名被关押的709律师在获释后都证实,曾被迫服用不明药物和遭受酷刑折磨。

责任编辑:林琮文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