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头术受到中共巨资支持有秘密

换头术

换头术人类第一例在遗体上成功实施。哈尔滨骨外科教授任晓平领导的医疗团队,历时18个小时完成,据网友披露花费1.3亿元。参与者之一、意大利科学家卡纳维罗还声称,活体头颅的移植手术计划也会在不久后公布。

换头术和卡纳维罗的声明把任晓平推上了风口浪尖

面对着各方的质疑,任晓平一方面回应称:“我是医生,不是伦理学家。我只是做了一名科学、医学领域工作者的本职工作”;另一方面强调,他们完成的是“人类头移植外科手术模型设计”,也就是说有意回避了卡纳维罗所言的在遗体上所做的“换头”手术和即将展开的活体头颅移植手术。而就在去年6月,美国《纽约时报》一篇题为“为瘫痪者换身体,中国的医学是突破还是疯狂?”的文章披露,任晓平准备为一名高位截瘫病人的头换一具新身体,手术有可能在2017年进行。

且不说这种手术的难度有多大,单从医学伦理角度来说,都是令人难以接受的。试问,将一个人的头移植到另一个身体上,是一个新的个体还是什么?其身份如何界定?生老病死本是大自然的规律,而“换头”手术无疑是违背这种规律的。此外,不仅生者要忍受极大的生理痛苦,而且将头移植到死者的遗体上,对死者也是一种不尊重。自称不是伦理学家、只是医生的任晓平,真的就可以不讲伦理吗?

更为主要的是,没有人置疑,探索、实验、实施这样的手术不是一般的耗时、昂贵,而且成功率并不高。资料显示,早在1959年,苏联科学家德米霍夫就将一只狗头移植到完整的狗身上,这只 “双头狗” 仅活了七天就死去。

1970年,美国医生怀特将一只狗的大脑移植到了另一只狗的身上,术后的脑电图显示大脑活动正常。之后,他又给恒河猴做了换头手术,之后这只“换头猴”从脖子以下都处于彻底瘫痪状态,无法根据大脑命令移动自己的身体。科学界对其实验感到震惊,反活体解剖主义者还向他发出了死亡威胁,怀特不得不要求警方对他和家人进行保护,怀特也从一个医学先驱沦为了众人眼中的“科学恶棍”,他的研究经费也被终止。

而中国的任晓平给小白鼠实施“换头”手术,大概换了一千只左右,但成功率只有30%,而所谓的成功最多的也就活了一天。

显然,这样的手术即便成功,也注定是有益于少数人,并不能造福全人类。为了少数人的利益而耗费大量资金,且可以引发一系列问题,这样的技术有必要发展吗?

可怕的是,在当今欧美科学机构和美国当局都不支持的这种有争议的手术,为何任晓平可以率领其团队持续进行研究,长达5年?其资金来自哪里?曾经在美国学习并主攻手移植的任晓平,为何在2012年回国后,在2013年即开始了研究“换头”手术?难道是有人指定对这个领域不惜代价研究?对于有北京医学专家的“炫耀换头术等于说中国‘是一个没有道德底线的国家’”与“是中国医学界的耻辱”之说,任晓平和其背后的推手为何可以丝毫不顾忌?

这不得不提及今年9月份在美中国富商郭文贵曝出的中共权贵“活摘器官,按需杀人”的黑幕,其中涉及者就包括江泽民之子江绵恒和原政法委书记孟建柱。而今年9月20日,互联网上出现的“国安委骨干与某红二代的神秘对话”也部分涉及了这一话题。对话称,中共统治者爬到顶尖位置后,就只有两个目的:一是保持政权的永久稳固;二是琢磨如何长生不老,怎么能活得更长、更高质量地活下去。为了延长寿命,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对话中提到,中国最大的资源就是人口,那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DNA储存库。领导们都有几千亿、上万亿元的巨额财富,现在科技发达了,有了那么多钱后,都想延年益寿,想长生不老。经济上受益,身体也要受益!能换肾,能换肝,心、肺什么都能换,于是换完内脏换脑器官。

目前,中共高官们并不担心什么换肾、肝、心、肺,因为中国大陆器官移植技术在这些方面均处于世界前列,而其背后隐藏的是令人发指的活摘罪恶。至于人在接受器官移植后产生的排斥反应,中共高官们则可以定期地换血清、换血,来源就是军队中的年轻士兵。是以,对幻想着“长生不老”的中共高官们来说,“换头”成为换内脏后的又一个目标,这大概也是任晓平们可以毫无顾忌、丝毫不操心经费研究“换头”技术的原因所在。

只是中共高官们切记的是,靠如此违背伦理、踩踏在无数无辜人鲜血之上发展的技术,并不能真正保证他们的长生不老,反而使他们身背罪恶,早晚身受天谴。古往今来多少事都在证明,报应从来都不爽约,不管人相不相信。#

【大纪元2017年11月22日讯

责任编辑:莆山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