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儿子被指收中共巨款 美国议员要求审查

北京,中国 - 12月04:美国副总统乔拜登挥动,当他走出空军二与他的孙女Finnegan拜登和儿子猎人拜登(R)2013年12月4日在北京,中国。拜登是他为期一周的亚洲之行的第一站。 (摄影:Ng Han Guan-Pool / 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9年08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高杉编译报导)美国参议院临时议长、资深议员查尔斯•格拉斯利(Charles E. Grassley)周三(8月14日)写信给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要求他针对在奥巴马执政时期担任副总统的拜登的儿子收取中共巨款投资的问题展开调查。

据参议院财政委员会官方网站公布的消息,在这封通过电子邮件寄给财政部长的信中,格拉斯利写道:

“亲爱的姆努钦部长,

此前,我曾对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 CFIUS)的决策过程表示过担忧,最值得注意的是,该委员会曾批准了铀壹公司(Uranium One)的交易,奥巴马政府将部分美国铀生产能力割让给了俄罗斯政府。

“今天,我写信表达对另一项奥巴马时代的CFIUS委员会所批准的交易的担忧。该交易将美国拥有抗振动技术的制造商亨尼格斯(Henniges)的控制权交给了一家中共政府所拥有的航空公司和一家总部位于中国、与中共政府有着密切联系的投资公司。

“因此,美国国会和公众必须充分了解亨尼格斯交易获批的决策过程,以及CFIUS委员会在多大程度上充分考虑了该交易将导致的国家安全风险。”

格拉斯利在信中还举出了具体实例:“例如,参与收购亨尼格斯交易的公司之一是一个价值10亿美元的私人投资基金,名为“渤海华美(上海)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Bohai Harvest RST (Shanghai) Equity Investment Fund Management Co.- BHR)。2013年11月,与中共政府有联系的渤海资本(Bohai Capital)和一家名为罗斯蒙特•塞内卡(Rosemont Seneca Partners)的公司合并,成立了BHR公司。而据报道,Rosemont Seneca公司是由当时的副总统乔•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前国务卿约翰•克里的继子克里斯•海因茨(Chris Heinz)和其他人在2009年组建的。”

“亨特•拜登先生和克里斯•海因茨先生直接参与了中共政府收购亨尼格斯公司的行动,这造成了潜在的利益冲突。两人都与奥巴马政府的高级官员有直系亲属关系。克里先生领导下的美国国务院也是CFIUS的成员,并在批准收购Henniges交易的决定中发挥了直接作用。考虑到拜登先生和海因兹先生投资并与中共公司合作的历史,本案中所出现的潜在利益冲突尤其令人不安,其中至少有一次触及了重大的国家安全问题。这段与中共的合作历史可以追溯到2015年亨尼格斯交易之前和之后。”

“2013年12月,罗斯蒙特塞内卡(Rosemont Seneca)公司与渤海资本(Bohai Capital)合并成立BHR公司的一个月后,亨特•拜登与父亲、当时的副总统乔•拜登乘坐“空军二号”(Air Force Two)飞往中国。在中国期间,他帮助安排渤海资本首席执行官乔纳森•李(Jonathan Li)与副总统拜登“握手”。之后,亨特•拜登与李举行了据称是‘社交会晤’的会面。”

格拉斯利参议员还列举了其它的一些具体例子:“2014年12月,BHR还成为中国广核集团(China General Nuclear Power Corporation – CGN)的投资者,该公司是一家国有能源公司,参与建设核反应堆。2016年4月,美国司法部(DOJ)指控中国广核集团密谋在美国境外非法从事和参与生产、开发特殊核材料,并可能会‘对我们的国家安全造成重大损害’”。

“然后,2015年8月,另一家与中共政府挂钩的实体——双子投资有限公司(Gemini Investments Limited)收购了罗斯蒙特森尼卡(Rosemont Seneca)的姊妹公司Rosemont Reality公司75%的股份。Rosemont Realty公司变成了双子罗斯蒙特(Gemini Rosemont)公司,并专注于投资美国的房地产。”

“2015年9月,BHR公司与(中共国有军用航空承包商)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AVIC)的一家子公司以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亨尼格斯(Henniges)公司。中航工业收购了该公司51%的股份,BHR收购了49%。BHR和中航工业收购亨尼格斯是‘迄今为止中共对美国汽车制造业最大的投资’。由于此次收购使中方公司直接控制了亨尼格斯公司的抗振动技术,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对此次交易进行了审查,并批准了这笔交易,尽管有报道称,在2007年,也就是 BHR 与中航集团子公司合作的几年前,中航工业涉嫌窃取了有关联合攻击战斗机项目的敏感数据。据报道,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后来将这些被盗数据整合到了中国的 J-20和 J-31战机上。”

格拉斯利参议员针对所列举的这些事实表示说:“正如我在开始监督‘铀壹交易’时所说的那样,公众对 CFIUS审批程序公正性的信心需要所承诺的透明度和对国会监督调查的回应。最近的消息显示,在收购美国亨尼格斯公司的过程中,存在着巨大的利益冲突风险和国家安全问题,需要国会进行额外的审查,以确保CFIUS审查程序按照设计运作,不受任何政治压力和影响。”

在信中,格拉斯利参议员对财政部提出了具体的要求:“因此,请不迟于2019年8月29日提供以下信息:

1. 一份针对中方收购亨尼格斯交易的国家安全威胁评估。

2.对亨尼格斯交易的审查是否遵循了45天的审查、45天的调查和15天的总统决定的时间表?请详细描述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收购亨尼格斯公司的审查过程的每个阶段。如果没有遵循这一时间表,请解释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实际所遵循的时间表,以及是否有任何机构在审查期间提出反对意见,无论是否与国家安全有关。

3.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或其任何成员是否向总统或白宫人员简要介绍了亨尼格斯交易的情况?如果有,简报是什么时候提供的,谁提供了简报,谁听取了简报?

4.亨尼格斯的交易是否受到国家安全措施的约束?如果是,请提供有关措施的文件。如果没有这样的措施,为什么没有?”

针对奥巴马执政时期的副总统拜登的小儿子同中共方面的密切联系早已被外界关注。福克斯新闻此前曾报导,拜登已经宣布将角逐民主党提名以参加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而其次子亨特支持的投资基金却是一家中国监控技术公司的幕后金主之一。

亨特•拜登是私募股权公司渤海华美基金(Bohai Harvest RST,简称BHR)董事会成员。而BHR是旷视科技(Face ++)的重要投资人之一,中共资助建立旷视科技Face ++移动电话应用程序,用来大规模监视中国民众,包括在新疆的维吾尔人。

曾著有畅销书《克林顿现金》(Clinton Cash)的调查记者(investigative journalist)彼得•施韦泽(Peter Schweizer)在深入调查拜登家族与中共政府的商业交易后,所得出的结论是:拜登“会向外国势力妥协,不适合担任总统”。

正是施韦泽首次对外透露了亨特•拜登的私募股权公司在陪同他的父亲,当时的副总统乔拜登在那里进行正式访问的两周时,获得了中方10亿美元的投资。这笔现金注入来自中共的中国银行的子公司,不久之后投资增加到15亿美元。

施韦泽在其著作《秘密帝国》(Secret Empires)中揭露了这些利益冲突。他在书中写道:“中国(中共)政府实际上是在资助由华府两名强大决策者的儿子共同拥有的企业,这就是名符其实的向外国势力妥协的情况。”

他还表示,北京精通于让美国有权势政客的家人和朋友们获得丰厚的报酬,进而影响他们的有影响力的父母等人。

他还指出,北京的收购基本上都是瞄准了美国的高科技。比如,中国广核集团(China General Nuclear Power Corporation – CGN)特别感兴趣的是美国制造的敏感核元件,根据专家的说法,它类似于美国在其核潜艇上使用的部件。

该书中还大量揭露了克林顿夫妇利用克林顿基金接受来自俄罗斯的巨额捐款后推动达成“铀壹公司(Uranium One)”交易等等秘闻。

5月1日,拜登公开对外宣称:“它们(中共)不是坏家伙……它们(中共)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对此,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评论说:“拜登称中共不是问题,实在太天真,非常愚蠢。”

川普还在8月10日的推文中写道:“中共一定是希望民主党赢得胜利,这样他们就可以继续对美国的巨额压榨,以及数千亿美元的知识产权盗窃!”

责任编辑:叶紫微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