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习近平通话90分钟 根本分歧未解决

时隔七个月,拜登与习近平再次通话,谈及避免两国竞争演变为冲突。(Chip Somodevilla/Florence Lo-Pool/Getty Images/大纪元合成)

【大纪元2021年09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张婷综合报导)美国总统拜登周四(9月9日)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了90分钟通话,试图缓解美中敌对状态。但两国的根本分歧并未因此次对话而解决。现在的关注点是哪一方将先让步。

    扁康丸_728x90    

专家指出,尽管习近平在这次对话中,口气好像强硬一点,但他也知道他面对的问题比拜登面临的问题要多得多。因此,从中期看的话,习近平对中美恢复关系的要求更强。

此次通话是拜登上任以来与习近平的第二次通话,在两次通话相隔的七个月期间,两国在人权、网络安全和对冠状病毒(中共病毒)起源的调查方面一再发生冲突。北京与美国盟友的关系也在不断恶化,在加拿大孟晚舟案上、与澳大利亚就COVID-19起源的调查问题、与欧洲就新疆种族灭绝的指控等方面都发生了争执。

双方分歧仍在

从美中元首最新通话后的官方声明来看,双方存在的根本性分歧并未解决。这些分歧涉及贸易、人权和网络攻击等问题。白宫的一份声明称,两位领导人讨论了中美两国有责任确保竞争不会演变为冲突。白宫试图将两国可以合作的领域与分歧的领域分开,而习近平则将一切都与“尊重彼此核心关切”相挂钩。

对此,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公共管理专业硕士,哥伦比亚大学政治系比较政治专业博士王军涛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说,拜登方针的核心是竞争,该对抗就对抗,该合作就合作。“但现在中国(中共)是希望绑在一起的,中国(中共)政府说得很清楚。你不能一方面对我们去打压,另一方面你又想让我们在其它方面对你低头。所以中国(中共)想摆出个交换。”

彭博社称,这次通话意味着拜登希望中共承诺更大的排放目标。但中共是否会合作可能取决于拜登是否愿意同意中共的要求。

这次通话的大背景是拜登的气候特使克里访华。克里在上周访华期间向北京提出了一份加快应对气候变化的建议清单。中共要求美方改变其在其它问题上的对华立场,从人权到台湾问题。美方说,美中应该放下其它分歧在气候问题上予以合作;但中共则称,美国在其它问题上谴责中方的同时就不能指望合作。

彭博社援引美国官员的话说,拜登政府在讨论气候问题时拒绝了在中共提出的不相关问题上做出让步。这位官员说,在发现中共同行们都在阅读谈话要点,而没有能力在关键议题上进行回旋之后,白宫感到越来越沮丧。

报导说,对拜登来说,对中共的任何要求做出让步都可能让他在政治上面临重重困难。美国官员说,拜登的目标是看看与习近平的个人接触能否使两国关系走上更严肃的道路,并有助于推进双方可以合作的问题。

《华尔街日报》也援引了一名美国官员的话说,拜登并不寻求在一系列问题上取得具体结果,而是希望阐明自己的观点,并与习近平进行接触。在美国国内,虽然两党都主要将中共视为一种威胁,但拜登正面临来自商界的压力,要求与中国重启谈判并削减进口关税。

针对拜登和习近平的通话,白宫和新华社所发布的声明中,双方各自表述,美方提到了印太地区和平稳定,中方则只字未提。王军涛认为,双方在没有达成共识的时候,就会采取各自处理的方式。他们双方的讲话都是说给国内听的,都不是说给对方听的。“中共还会玩英文一个版本、中文一个版本。”他说。

双方没有做出让步之意

习近平在这次通话中没有表示中方的做法会改变。但习近平表示,两国关系应该“重回正轨”,并强调国家元首之间定期沟通的重要性。

《华尔街日报》称,一名美国高级政府官员透露,尽管两国关系存在很多争斗,但周四晚上的通话代表双方都在尝试维护两国关系。美国将与中国的竞争视为首要外交政策关切,但也希望在气候变化等有共同利益的问题上展开合作,不让问题演变成直接冲突。

美国官员称,最近与中共官员的会谈没有取得太大进展,中方代表提出了批评和要求,美方认为这是在迎合国内民众、哗众取宠。

王军涛表示,可以肯定的是,涉及到安全和对抗的问题上,拜登没有让步,让中国(中共)感到他没有得到他要的东西。但是拜登也没有得到他要的东西。下一步会不会得到各自要的还要看。“现在双方都绷着劲的话,不是一次对话能够解决问题。这次对话中就可以看出,双方对对方的需求都很强烈。”他说。

王军涛还认为,拜登虽然说,中共让他让步他没有让步,他会继续坚持。但问题是他主动通电话,这一点他会让中共觉得示弱。中共可能要进一步地去逼他。

习近平面临的问题比拜登多

根据新华社的报导,习近平在通话中,将中美关系遭遇挫折的责任归在美国的对华政策上。对此,王军涛表示,尽管这次通话习近平好像强硬一点,但是他知道他面对的问题、中共面临的问题比拜登面临的问题多得多。

他说,“首先美国政府不会被推翻,而习近平可能会被推翻,会被什么政变、会被党内一些政变、军变,还有像民变会把他推翻的,他的这个压力,拜登没有这个压力,他只有政党在选举年的这种压力,而且他选下来他也不会面临什么审判这些问题,但习近平知道他会很惨。”

王军涛还表示,习近平面临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对外来说,可以看出来西方国家越来越往美国的立场上靠。虽然现在还有犹豫,但默克尔下台后欧洲差不多大势就定了。当时默克尔在欧洲顶着,所以她还跟中国保持着这个(很近关系),但只要默克尔下来,很多事情就好办了。所以现在国际环境,中国(中共)也知道对他越来不利。因为现在西方国家民意,包括美国的民意都越来越不喜欢中国(中共),包括日本在内。所以从中期看的话,习近平对中美恢复关系的要求更强。秦刚从他一上任驻美大使开始,一下飞机就讲中美要回到正常轨道。

王军涛还提到,中共在明年二十大之前,可能又有一场恶斗。“其实我们分析国际局势也要看到,他们最大的对手都在国内……其实拜登现在的最大的对手是共和党,而习近平敌人就太多了,几乎大概所有人,除了习家军都是他的敌人。所以只不过他现在仗着手里有军权、有枪,有刀把子能压住他们,但是刀把子只能管一时。”

“所以他知道这一点,他必须要在一个中期缓解下来这个紧张,但是拜登,美国没有这个问题,美国大不了把拜登选下去再选上更强硬的总统。如果一个稍微软弱的总统失败,那上来就会更强硬。”

责任编辑:林妍#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