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走向老龄化 三明治一代压力大

新加坡 老龄化 老人
我国将步入老龄化社会,下一代三明治家庭的负担会更重。图为我国市中心街道上的老人。(AFP)

“三明治一代”是指那些需要同时照顾老一辈和下一辈的人。据《南华早报》报道,在我国,这类人大多数是年龄介于30至60岁的上班族,也有一些是60多岁、70多岁的退休人员。预计该问题还将随着生育率下降和预期寿命继续飙升而进一步恶化。

61岁的德士司机Kor Ter Ming 很喜欢年少时和父母、弟弟沿着马来西亚东海岸进行的年度旅行。他还记得,那时父亲是如何提醒他们,偶尔与家人一同出游的重要性。

如今,他也继承了这一家庭传统,每年至少与妻子和两个成年子女旅行。在有些时候,他的父亲、现年87岁的Kor Hong Fatt也会加入他们。

Kor Ter Ming说:“家庭旅行的想法始于我父亲,因此现在仍然能与他和我的家人一起旅行是一种幸福和上天的偏爱”,“这意味着(我)能够像儿子和父亲一样享受整个旅程。”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为父母的寿命更长而感到兴奋。作为92岁母亲唯一的照顾者,Martha(化名)15年来牺牲了她的个人追求和职业抱负。

尽管五个兄弟姐妹在经济上帮助她,但Martha始终独自一人照顾母亲。为此,这位60岁的单身女性放弃了全职工作。随着母亲患上痴呆症,而且健康状况恶化,照顾工作也变得越来越困难。

Martha 说:“我从没想过母亲在我60岁时还会活着。”为了避免社会的负面反应,她要求使用化名。

人口时间炸弹

2017年的一项研究显示,新加坡人的预期寿命已接近85岁,是世界第一,超过了多年蝉联冠军的日本。新加坡的百岁老人已从2007年的近500人倍增到现在的1,300人,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世界一流的医疗保健设施和对慢性病的及时预防措施。

然而,随着寿命的延长,国人健康状况不佳的年份也延长了。今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在2009年至2017年之间患有三种或以上慢性疾病的老年人的比例几乎翻了一番。

除了日常生活难以自理外,越来越多60岁及以上的新加坡人还患有慢性病,例如高血压,高胆固醇,白内障,关节炎和糖尿病。

尽管当前的三明治一代还可以依靠兄弟姐妹分担照顾父母的重担,但这对下一代来说,将成为一种奢望。

新加坡人的生育率是1.4%,远低于替代人口所需的2.1%。例如:Martha 和她的五个兄弟姐妹分担照顾母亲重任,但Kor 和他的妻子将只有两个孩子来照料他们,比例成了1:1。

下一代的三明治家庭负担会更重,因为预计到2050年将有308万新加坡人达到65岁,占我国总人口的47%。

在香港和新加坡设有分支的高级护理公司Active Global Specialized Caregivers 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Yorelle Kalika表示,老龄化人口将给在职人群带来巨大的压力。

基于将有26.6%的老年人患慢性病的预测,Yorelle 相信到2035年新加坡将接受专业护理。

她说:“我认为我们现行的非正式护理会转化成更正规和专业的护理。因为需要照顾的人数众多,我们别无选择”。

新加坡社会科学大学的老龄化专家Helen Ko 表示,政府正在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问题。但尽管如此,年轻的新加坡人必须为艰难的时刻做好准备。

她说:“对新加坡老年人护理者的未来影响巨大。” “他们不仅需要做好准备承担照料父母的责任,还要确保自己到退休仍能保持健康的身体。”◇

记者编译报道:朱若水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