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盗陈阿尖临刑恨母不教

民间故事, 教子, 盗
养子不教谁之过?(pixabay)

清朝时,无锡北门塘有个陈姓农户,生了个儿子叫陈阿尖。陈家对这个儿子很宝贝,由着他的性子耍事儿,从不加以责备。

陈阿尖六七岁时,有一天一个摊贩担着鱼、蛋经过了他家门口,在墙脚边歇了一下。陈阿尖趁着摊贩休息中偷了一尾鱼,当时他打着赤膊,就贴着墙将鱼压藏在背后,接着,又偷了两个蛋夹在掖下,垂着双手不动声色,让商贩不觉有异。等商贩走后,他拿着鱼和蛋回家“献宝”,母亲见了大喜。他也自以为小聪明很管用,从此以后,小小心灵萌发了偷盗的念头。陈母不知道,自己的贪心、教育失当将毁了孩子未来的一生。

从那次以后,陈阿尖开始练习拳棍和轻身术,非常专心投入,几年之后也练出了一点技能。他们家的田在大水塘的南边上,必须绕道过桥才能走到。他就以耕田的铁锄点水从塘上越过。有个盗贼停船在塘岸,当时见到了陈阿尖从塘上越过,不禁大惊,就跟从了他。

民间故事, 教子, 盗
陈阿尖过水有轻功。(pixabay)

陈阿尖表面上种田务农,暗中却一直干着行窃的勾当。偷窃了数年,累积了不少赃钱,他也就不再务农了。

在一个雪夜,陈阿尖前往苏州行窃,那一晚上就带回了二千两银子。他把窃得的银子藏在一座断桥下面。他去时的脚印已经被雪掩盖了,回来时他倒着穿草鞋,让脚迹的方向朝向苏州。走到了无锡南门,东方还没有发白。他又去一家豆浆铺偷铜器,故意

失手让主人看见捆起他来送交官府。

第二天,苏州失窃了二千两银子的那家人向知县报案。苏州有一个老捕役看见草鞋印,怀疑是陈阿尖干的,就来到无锡调查。老捕役得知这一天陈阿尖因盗窃豆浆铺被抓关了起来了,而且陈阿尖留下倒穿草鞋的脚印故弄玄虚,让老捕役误判他不可能到苏州作案。

偷豆浆铺、倒穿草鞋捉弄了老捕役的陈阿尖心中非常得意。这次关了些日子被释放后,他又往外省行窃,途中来到海盐。当时海盐有一陈家富甲天下;陈家男女老幼个个都身怀绝技。陈家幼女当时年方十五,尤其矫捷骁勇,与婢女住在旁楼上,负责看守银库。

陈阿尖觊觎陈家的银库,又耳闻陈家小姐的身手,害怕自己敌不过她。姑且纵身跃上高墙观望。在墙上,他望见楼中一盏灯亮着,却没有人声。他飞快下了墙,暗中点了蜡烛一照身边,看见有铁栅栏坚固封锁着窗子,他想这铁定是藏银子的地方。

陈阿尖贪欲大张,他速速扳断窗上铁条,正要钻人,忽然听见窗环作响。只见一青衣女子从楼上飞下,转瞬已经到了他眼前。陈阿尖大惊,想逃已经来不及了,只好拔出刀子与青衣女子搏斗。青衣女子飞起一脚踢倒陈阿尖,将他捉拿,纵身一跃,把他提上楼。

楼上,一个身着红裳绣裙,美丽绝伦的女子坐在房里。青衣女对她说:“小姐,就是这贼想要破窗而入。”

陈家小姐对陈阿尖笑道:“你也太不自量,你知道这是谁的地方,想要钱财不妨明说,何必作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试问你有什么武艺?”陈阿尖连声说不敢。陈家小姐一再追问下,他只好回答:“会一点轻身术罢了。”小姐命青衣婢女取来大藤笆放在房里,命陈阿尖在藤笆口沿上走。陈阿尖不得已,只好遵从,在上边来回走了五十余周,已经汗如雨下,只好下来。

陈阿尖的轻身术只是小儿科,走百余步就必须下地站立重新养力,才可以再使用。陈家小姐说:“就这点伎俩,也想做贼?我家小婢比你强多了。”于是命青衣婢女上藤笆去走给他瞧瞧。青衣婢女走了数百周才下来,不汗不喘。陈阿尖愈发惊恐,恐怕这次不能幸免于祸。

他眼角余光瞥见楼后有一扇窗户未关,乘人不备,纵身欲从窗子逃跑。说时迟那时快,后方陡地来了一飞脚踢中了他,陈阿尖一时肩膀奇痛,只听到女子的声音说:“便宜你,不追你了。”

陈阿尖星夜赶回家中,在烛光下,发现肩膀已经完全青紫了,医了数月,伤才痊愈。然而他贼心未改,后来又被抓获。陈阿尖因犯案累累不知悔改,被判了死判。

陈阿尖临刑之前,要求他的母亲来到刑场,说他想再含一次母乳,死了才会瞑目。母亲怜悯儿子,袒胸让他含乳。岂知,陈阿尖狠力咬掉母亲的乳头,且恨恨地说道:“你若是早教我走正路,我何至于有今天!”

从这个故事中陈阿尖的身上反映了一个常理,爱子不教成大错啊,不教之爱是错爱!不仅害了孩子、害了世界,也害了自己。

@*#

资料来源:清《梼杌近志》

责任编辑:古容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