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政治危机 中俄等千亿债务打水漂?

中俄债务
图为2月2日,成千上万名委内瑞拉人走上街头,要求现任总统马杜罗下台,以及聆听反对派领导人,临时总体瓜伊多演讲。(Marco Bello/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9年02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导)美国财经电视台CNBC周四(2月7日)报导说,在美国和其它国家承认反对派领导人胡安·瓜伊多(Juan Guaido)为该国合法总统、取代独裁者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后,中国(中共)和俄罗斯可能需要更长时间才能收回他们的债务,甚至有些贷款可能会打水漂、根本得不到任何回报。

但也有观点认为,如果中、俄选择正确的一方,随着委内瑞拉国内石油生产的恢复、经济重建以及腐败活动减少,中、俄或许日后能收到比马杜罗政府更多的还款额。根据美国中央情报局网站的资料,委内瑞拉现在欠下约1000亿美元的外债,主要债主是中国(中共)和俄罗斯。还有一些报导认为,委内瑞拉的外债规模实际高于这个数字。委内瑞拉与中国(中共)以及俄罗斯的“石油换贷”协定,让中、俄获得相对便宜的石油,且在美国的后院立足,条件是他们向委内瑞拉提供了急需的现金流。

不过,近年来委内瑞拉的石油产量已大幅下降,是1998年前总统乌戈·查韦斯(HugoChavez)当选时的三分之一,考虑到石油收入约占委国硬通货收入的98%,这意味着委内瑞拉的偿债能力令人担忧。

委内瑞拉拖欠北京200亿美元的债务,同时也拖欠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23亿美元(不包括利息)。然而,现实问题是,如果马杜罗被抛弃、瓜伊多取代他之后,这些债务是否有效。中共担忧新政府会拒兑过去的债务到目前为止,中共仍公开支持马杜罗。

“它们担心反对派掌权后、不一定想要履行(过去的)合同,或者从中找漏洞。”投资银行加拉加斯资本市场(Caracas Capital Markets)的执行合伙人拉斯·达伦(RussDallen)表示。不过,达伦指出,北京对马杜罗的支持可能不会持久。“中方(中共)不知道该怎么办。它们没有得到马杜罗的回报,然后情况还在不断恶化。”他说。

中共商务部两周前(1月26日)发布的《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委内瑞拉(2018年版)》中说:“有一种市场担忧认为,如果反对党未来执政,委内瑞拉新政府可能会以‘维护国家利益’为由与中方重新谈判合同条款,甚至干脆拒绝偿还剩下的欠款。”不过,有专家分析说,中共出于意识形态、表面上撑马杜罗政权,背地里已盘算成本与收益。支持马杜罗的代价是经济上继续亏本;而比亏本更害怕的是可能卷入代理人之争,在国内外麻烦缠身的情况下、中共不愿也不敢硬挺马杜罗。

达伦表示,因中共面临对美的复杂高风险贸易战,避免与美国对抗的愿望也可能促使中共考虑改变对委内瑞拉的策略,从支持马杜罗转到瓜伊多。

瓜伊多已对中方抛经济橄榄枝

此外,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已就债务问题,向中方抛橄榄枝。

瓜伊多表示,委内瑞拉将在合法的基础上与中方重新谈判过去的投资协议,他亦强调,只有国民议会批准的投资协议才合法。“如果以前的协议是通过国民议会的正当批准程序后签署,那么我们将接受和兑现这些协议。”他在书面回应彭博社的采访中写道。瓜伊多也表示,希望“在最短时间内与中共官员会面,重启委中关系”。

中国是委内瑞拉最大的石油市场,中共也是委内瑞拉发展经济的合作伙伴。但不是每个人都认为中共在委内瑞拉的投资行为是良性的。委内瑞拉著名经济学家、瓜伊多的经济顾问里卡多·豪斯曼(Ricardo Hausmann)就曾指出,中共国家开发银行在委内瑞拉的投资行为是一种“耻辱”。

中共对委内瑞拉的贷款大部分都是通过中共官方银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发放。瓜伊多如何看待中共支持马杜罗瓜伊多对中共支持马杜罗政权是如何回应的呢?他回答说,重要的是,作为委内瑞拉经济社会恶化过程的主要见证者,中方应站在正确的一边、承担应有的责任。而对最早表态承认瓜伊多,并承诺给委内瑞拉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美国,瓜伊多明确表示:“美国不仅是我们的商业盟友,也是我们争取自由的斗争中的重要盟友”。“委、美双边关系是建立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的,我们与美国的关系是具有历史性的。”他说。

如果瓜伊多最终未能取得对政府的控制权,那么马杜罗政府可能不会对中、俄宣布违约,但可以肯定一点,中、俄没有一个能立即获得报酬。但如果瓜伊多最终取得对委内瑞拉的最高权利,可以肯定中、俄需要更长时间才能收回债务,甚至有些贷款可能会打水漂、根本得不到任何回报。

但长期看,随着委内瑞拉国内石油生产的恢复、国内经济重建以及腐败活动的减少,中、俄或许实际会收到比马杜罗政府更多的还款额。“委内瑞拉拥有的是流动性危机,不是偿付能力危机。每个人都应该非常肯定他们会得到回报。”达伦说。

中俄为何担忧瓜伊多上台

“我想,中、俄不喜欢委内瑞拉的政权更迭,他们也不喜欢美国承认的某位总统。”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全球商品策略主管海利马·克罗夫特(Helima Croft)表示。他说,因为如果美国对它们当中任何一个国家尝试这样做,或在它们视为卫星国家的地区这样做,中俄都会被吓坏。

委内瑞拉陷入最高层权力拉锯,已经意味着其最大的两个外国盟友中俄将陷入困境。这个社会主义石油国是地球上已探明的最大石油储备所在地,但腐败已经破坏了其经济基础。而北京和莫斯科过去多次对委内瑞拉提供经济贷款、并帮助委国独裁政权避免崩溃,仅中共对委内瑞拉的贷款在过去十多年中已高达500亿美元,也有独立研究估计贷款额度已超过六百多亿美元。#

责任编辑:林妍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