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漫谈:古代奥运赛手趣闻

勇敢英雄的荣光在古奥运会史上曾留下了不少趣事轶闻。图为2021年日本东京奥运会开幕式燃放烟花。(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奥运会起源于古希腊的奥林匹克竞技赛会。从它创始之日起,就是神圣的祭祀盛典,以体育竞技向众神献祭。古希腊文化崇尚英雄,尊重个体的精神力量展现出的伟大;尊重生命的价值和成就所蕴涵的道德力量。勇敢英雄的荣光在古奥运会史上曾留下了不少趣事轶闻。

赛车赛马趣闻:晋升身价 发行纪念币

    扁康丸_728x90    

赛车列为竞技项目始于公元前680年第25届奥运会。赛场上的双轮四马赛车,是各城邦显耀军事才能、物色精悍勇士的壮观赛事。

古希腊先知苏格拉底有一位得意门生,名叫亚西比德(另译阿尔基比德斯),是一名雅典贵族。在公元前416年第91届奥运会上,亚西比德派出7辆四驾马车参赛,获得第一、第二、第四的优异成绩。在当时,这是空前的好成绩,令在场的贵族和观众大为惊叹。为庆贺胜利,亚西比德宴请了在场的所有观众。

公元前415年,为了获得率军远征西西里的权利,亚西比德与对手进行了一场辩论。在演说中,他提及自己对奥运会的贡献:“因为我作为雅典的代表,在奥林匹亚赛会中,表现得豪华富丽,他们才开始把我们城邦的伟大,估计得超乎实际情况之上。”

参赛选手若能取得优胜,也会提升自身的身份地位。斯巴达人尤嘉塔斯参加赛车竞技,连续三界蝉联冠军。他的事迹传遍了全希腊,他一跃成为赫赫有名的大将军,身价翻倍飙升。

赛马列为竞技项目,始于公元前648年第33届奥运会。公元前348年,马其顿国王菲利普派出赛车、赛马队参加了第108届赛会。菲利普国王的赛马获得冠军,因此他发行了四枚银币庆祝胜赛。

长跑选手轶闻:往返百里报佳音

公元前712年第17届奥运会上,有一位来自亚尔科斯的长跑选手,名叫阿格。当他荣获长跑冠军后,由于心情格外激动,以至于当天竟从奥林匹亚跑回自己的家乡,向乡民报告夺冠的消息。然后,他又连夜跑回奥林匹亚,参加第二天的比赛。有人计算他往返长跑距离,长达100公里。

在古奥运会长跑史上,来自斯巴达的拉达斯受到时人尊敬。拉达斯奔跑起来,犹如鹿奔鸟飞般轻盈,犹如一阵风般神速。在第85届赛会上,他获得优胜,但因过度劳累,死在赛场。他的死亡震惊了雕塑家米隆,于是为他制作雕像,树立在奥林匹亚。后来,罗马帝国的一位将军,将拉达斯的雕像搬运到了罗马。

美国亚特兰大奥林匹亚百年纪念公园的雕像。 (pixabay)

摔跤冠军轶闻:大力神的化身米隆 

从公元前540年至公元前512年,米隆蝉联了六届摔跤冠军,被时人誉为大力神的化身。

米隆最初进行体能训练,曾经坚持每天抓举小牛。随着牛犊渐渐长大,他的力量也随之增长。在一次赛会上,米隆和一头公牛赛跑,他超过公牛后,又轻松地将它摔倒,并顺势将牛背在肩上,绕着赛场走了一圈。在场的观众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他的死格外离奇。一天,他在树林中看到一个木楔,被夹在一截树干裂缝中。米隆心血来潮,自信能取出木楔。不料四个手指被树干夹住,怎么也拔不出来。此时面对突击的野兽,他无能为力,结果被野兽吃掉。

17世纪法国雕塑家皮埃尔·皮热雕塑了杰作《米隆之死》,以纪念米隆为奥运会缔造的杰出纪录。

掷铁饼赛趣闻:铁饼扔过了河

在荷马时代,已经出现掷石片,后来改造为金属饼。有一位掷铁饼选手名叫费列吉。有一次,他练习掷铁饼,振臂一挥,竟把铁饼扔过了阿尔菲奥斯河。这条河宽约50米左右,看来费列吉的臂力非同寻常。

掷铁饼选手取得优胜后,为了感谢神的庇护,有的冠军会把所用铁饼供奉在神像前。他们在铁饼上刻上图案,或者自己的名字,或者赛时的英姿。

雕塑家米隆为颂扬竞技者的精湛技艺,创作了著名的雕像《掷铁饼者》,这是一件享誉至今的传世珍品。

奥林匹亚加冕竞技英雄

赛事结束后,奥林匹亚对优胜者予以极高的荣誉,为他们举行游行和宴会,向优胜者表达敬意。游行仪式,由10位裁判官分别领队带领优胜者。优胜者头戴橄榄冠(象征和平、勇敢、至高的荣耀),手持棕榈树枝(象征荣耀和胜利),由祭司、各城邦使臣等人陪同游行。伴随着欢快的歌曲声,游行队伍缓缓而行。所到之处,人们向优胜者欢呼致敬,向他们投掷鲜花,以表达最高的敬意。

游行者率先来到神坛前,优胜者向神坛献上各自的祭品,感恩神明庇护赐福。游行最后,优胜的奥林匹亚竞技英雄们回到宾馆,参加盛大的酒宴,受到热烈的款待。

先哲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及演说家德莫斯芬、史学家希罗多德、抒情诗人品达等名士,先后参加过奥林匹亚为优胜者举行的宴会。在宴会上,他们以卓越的艺术才华赞美这些竞技英雄。

比如诗人品达这样颂赞:

“这队伍象征一种强大力量的不朽光辉,这队伍来庆祝普骚米斯的赛车,他头戴橄榄枝冠,一心为卡玛里那城争光,愿天神慈悲,照顾他的祈求。”

“任何人都要乐于消耗精力和苦干,宙斯高尚的礼品才会置于其身,命运也才能和荣誉相连。”

“他已经到达了天堂的边缘,宙斯奖给他以莫大的荣光!”

为了使优胜者的形象永远留在人间,人们募捐善款,为优胜者立碑、画像,把他们的功勋记录在宙斯神殿的山角墙上,作为永久的纪念,千古流芳。

参考资料:
《外国诗歌基本解读》(古希腊卷)
《奥林匹克运动》,吉林文史出版社,2006年
[古希腊]修昔底德著《伯罗奔尼撒战争史》第六卷第二章

作者:章阁   责任编辑:古容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