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十一国殇日 中共暴政正在溃败

图为今年9月,风雨飘摇中黑天鹅与天安门同框,引发热议不祥之兆。(视频截图)

【大纪元2021年10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程静采访报导)十月一日是中共建政72周年的日子,中共高调举办庆祝活动。但有多位学者对大纪元表示,现在的中国不属于人民,是红色权贵们的国家;中共近期强力打压民企及控制各行业,是在备战;近日爆发大范围电荒,更是中共暴政溃败的写照。

    扁康丸_728x90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

“中国成了谁的国家?”

十月一日是中共所说的“国庆日”,大陆学者张青(化名)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要问,这个国家到底是谁的?是谁的国家?你才能国庆。”

从字面上看,“中华人民共和国”,带有“人民”“共和”两字,张青说,跟宪政、法治、民主、人权是密切相关的词语,但是“现实很反讽、现实很残酷”。

“从49年以后,这个所谓的十月一日国庆,根本就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日子,真的是国殇之日。”

他们为人民做了什么?张青谈到,57年前斗地主、整资本家、抓反革命,所谓阶级斗争;但是57年后“把镇压迫害的锋芒指向自己的人民”,反右、大跃进、三年大饥荒、文革、六四、打击异议人士和镇压法轮功……没完没了。

张青表示:“他们给整个中国人民带来了空前绝后、连续不断的苦难”。各种人为灾难轮番上演,人整人、人害人,“中国人不仅身体被奴役,更严重的是精神也被奴役,亿万人家破人亡。”

“这样的国家、这样的政府,它哪里有一点人性呢?谈什么人民共和国?又谈什么人民?什么共和呢?统治者什么时候与人民共和过?”

张青说:“他们所需要的就是人民供他们驱使、供他们奴役、供他们欺骗;成为被迫害、打击、镇压、屠杀的对象。人民哪有资格来庆祝这个国家?这个国家跟人民有半点关系?”

中国成了执政党红色家族及特权阶层的乐园,张青说,“所以认清了这个国家的性质,我们普通民众庆祝什么呀,有什么值得庆祝的?这是国殇日。”

旅美学者、作家吴祚来认为,其实毛泽东所做的,第一是颠覆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既没有“人民”也没有“共和”;第二,“文革中颠覆了整个领导体系,基本上把自己的战友、同道全部打击了,最后成立以自己为核心的一个新的革命组织。”

中共权贵“随时准备做鸟兽散”

此时的中国,旅澳法学家袁红冰说,“毛泽东已经把中共暴政的政治和经济推到了一个崩溃的边缘。”

随后邓小平提出的“改革开放”,吴祚来认为,其实只针对经济方面,政治方面完全没有。而当时的学生民主运动是要求中共政府还政于民,进行政治改革,但中共以“六四”屠杀作为回应。

袁红冰说,“邓小平为了挽救中共的政治统治,推行了一个权贵资本主义。也就是以没有道德底线的物质贪欲为根本的动力,以腐败的权力为中心,以权钱交易为润滑剂而运行的。这种是权贵市场经济。”

袁红冰表示,恰恰在这个过程中,西方左派势力对中共采取姑息养奸的绥靖主义。美中达成了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这给中共暴政找到了一个二十多年的经济发展的战略机遇期。

邓小平之后的江泽民,施行的是“腐败治国”。到了胡锦涛的末期,袁红冰说,这个权贵资本主义再次使共产党统治陷入了一个巨大危机之中。“这个危机呢,就叫做社会大溃烂的危机。”

为什么呢?与体制内人士有联系的袁红冰说,“中国最有权和最有钱的人都随时准备做鸟兽散,把他们用腐败权利积累的金钱转移到海外,这已经成为中共千万贪官污吏的一个正常生活方式。”

当时清华大学的学者孙立平讲,中国正面临着一次大溃烂的末日危机。袁红冰说,“就在这个情况下,习近平上台了。”

“习上台试图救政权 越救越危机”

2012年习近平上台后,袁红冰说,“他试图拯救中国共产党这个权力大溃烂的危机。那用什么办法?就是通过回归毛泽东的原教旨主义的方式来拯救共产党。实际上就是要用一种过去的罪恶来拯救共产党今天的罪恶。”

人们看到的是,吴祚来指出,“社会矛盾越来越激烈,问题越来越多,维权力量越来越强大,从底层到中层到军人,上访的人也越来越多,中共穷于应付,所以严厉打击,不仅打击网络言论,还打击维权律师、上访民众等,全面地进行打击。”

吴祚来认为,“中共是到了一个临界点,任何风吹草动,这个脆弱的政权都有可能出现重大的危机或倒台。所以现在你看它越来越紧张,做法也越来越残酷,只会激起人们更多的反抗。”

结果肯定是前后两种罪恶的叠加,袁红冰表示,“历史发展到今天,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原教旨主义这个路线,已经显示出了末日的危机。”

大面积停电 中共暴政溃败大写照

近期东北大停电,蔓延到全国至少20个省的大范围停电限电事件,袁红冰认为,实际上就是中国经济将要断裂的一个极其明显的标志,“中国经济在断崖式下跌,失业率又达到了一个临界点。”

从最近当局的一系列举措,袁红冰说,导致了经济混乱、大面积停电。而这一系列的社会混乱、经济混乱都说明,“习近平提出的关于社会治理的方案和国策,都已经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

所谓盛世,袁红冰认为,那是一种虚假的表现,就拿几次大停电来讲,这样的大规模停电,那是文化大革命时期,中国经济快要崩溃时才会出现的现象。

“现在却在这个被称作什么‘太平盛世’出现。这就是一个预警、一个象征。”

总之,袁红冰认为,“整个东亚大陆、整个中国很快将迎来一次重大历史变化,这次历史变化的核心就是中共暴政最后的疯狂和最后的崩溃。”

“中共暴政”对照“台湾民主”

袁红冰表示,“取代共产党的一定是宪政民主政治,是一个法治社会。共产党欺骗民众的说辞,所谓没有共产党中国会大乱,是一种很阴险的政治阴谋。”

民主在任何意义上都不意味着混乱,袁红冰说,“民主意味着严格的法治、意味着在尊重人权前提下的良好秩序。只有极权专制才会制造社会动乱。”

以同是华人的台湾为例,袁红冰说:“台湾社会就是一个充满生机的自由民主社会,哪有什么混乱?经济发展得也很好。尽管在中共严酷的国际生存空间封锁下,自由台湾仍然在生机蓬勃的发展。”

再以防疫为例,他说,台湾的防疫,是用自由民主法治的方式,用信息透明、尊重人权的方式,产生了很好的防疫的效果。虽然中间有反复,但三个月迅速恢复,仍是国际社会防疫的典范。

而中共使用什么方法?袁说,“是官权至上的方式,既不透明,又充满黑幕”;逮捕公民记者、批评人士;所取得的成就,实际上是虚假的;“整个防疫过程就是践踏人权的过程”。

中共剥夺和控制企业 转移经济到临战状态

对于中国经济,曾获得北大法律系硕士学位的袁红冰表示,北京的经济学也到了临界点。他用一句话来形容北京经济学,就是“学习清朝晚清的经验:和珅跌倒嘉庆吃饱。”

“即没收权力斗争对手的资产,用腐败的权力、贪污的资产来维持国家财政的运转,维持用来收买军队的资金,和准备台海之战的资金。”

但是,袁红冰说,“这样一种通过没收贪官污吏的钱来发展经济的方式,怎么可能持久?那是一种不可持续发展的经济学。”

袁红冰认为,“现在北京有一个既定国策,就是要发动台海之战”,征服自由台湾,它一切的动作都是为了这场台海战争做准备,“所有经济动作都是为了把中国经济转移到临战时的经济。”

“你看它对经济的控制,在中小民营企业,它是通过建立共产主义的方式来控制这些中小民营企业。对那些已经发展到垄断程度的民营企业,它就是要收归国有。”

比如说,这次恒大事件,袁红冰援引北京体制内人的话透露,就是习近平下令,不允许再给恒大任何金融注血,停止一切贷款。恒大的资金链是这样断裂的,断裂后怎么处理?

袁红冰说,“很多人都在推测,不用推测了,它就是要变成共产党的国有企业。不仅恒大如此,以后所有达到垄断规模的这种超大型民营企业都会被国有化。”

这就是北京控制民营企业的两种方式,袁红冰表示,对超大型民企进行国有化,对中小型民企派党组织来控制,从而形成共产党控制下的战时经济状态,这就是当局现在做的事情。

对于外界认为的中共要闭关锁国,袁表示,这是为了政治上、军事上极权主义的全球扩张。不仅仅是像清朝那样闭关锁国,而是一方面进入经济上战时状态,另一方面从军事上、政治上全面出击。

“中共现在已经和国际恐怖主义结成战略联盟,目的就是为了全球扩张。”

对于中共走到今天这步,袁红冰认为,“只能有一句话来形容,它已经到了回光返照阶段,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显示出末日的疯狂。”

责任编辑:周仪谦#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