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汉服饰演绎 上古至魏晋南北朝

汉代男子穿着直裾、曲裾深衣以及袍服。(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汉代男子穿着直裾、曲裾深衣以及袍服。(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逢年过节,各族裔穿着自己民族的服装,参加各种盛典的景象随处可见。而华人的民族服装“汉服”,却被旗袍或清代满族服装改良的“唐装”所代替,实在是一种缺憾。无根之木何以擎天?无源之水何以奔腾?

“汉服”顾名思义,就是汉人的民族服装,人们常称为古代汉服(从三皇五帝到明末)。除御寒蔽体外,汉服也是中华悠久文化的一部分。广袖翩翩,古风悠悠,汉服裁剪简单,每个部件都蕴含着敬天、重德的理念。现在的人不穿了,甚至不知道它,十分可惜。

追溯起汉服起源,据古籍史书中记载,远在三皇五帝时期,先民们以鸟兽毛皮为衣,进而用麻作布。后来黄帝的正妃嫘祖植桑养蚕,教导人民织布做衣。因此,黄帝时代服饰制度日渐形成。

历代汉服繁荣与辉煌

圣人曰:“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朝天人一朝民,一朝文化,一朝服饰。”

中国古代服饰随着改朝换代而发生变化,不同的朝代反映出不同的文化,从中更体现出不同时期人类被赋予的智慧。

上古时期

在三千七百年前的殷商时期,麻、葛、毛、丝的织造技术已非常发达。服装形制为“上衣下裳”,在衣襟、袖口的地方都有精细的刺绣滚边,腰间束一条宽腰带,腰下还佩有一块上狭下宽的饰物——蔽膝。

礼服上衣多用正色,下裳多用间色。富贵人家大多使用绢、罗、锦、纱、绦等制衣。平民百姓大多穿麻衣,在衣领、衣袖等部位通常镶以厚实的边缘。民间女子所穿服装与男子大致相同。

夏商之后,冠服制度逐步建立。西周礼制度形成,服饰纳入礼制的体系,成为表现礼仪文化的方式之一,冠服制度应运而生。从此,上自天子,下及百姓,穿衣戴帽各守各的规矩,都依照场合与身份穿着服饰。因为身份不同,衣服的颜色、样式都是不同的。

在中国服制中,祭服是最为贵重的一种服饰,专用于各类祭祀活动。例如:天子在最隆重的祭祀典礼上,要穿戴级别最高的十二章纹冕服、头戴冕冠、足衣为赤舄。;

到了春秋战国之际,又出现了一种服装,即上衣和下裳合并为一件长衣,因为被体深邃,称为“深衣”。深衣的特点为:交领右衽,衣长至踝,并使身体深藏不露,雍容典雅。深衣的样式,在领、袖、襟、裾等部位,通常镶以锦边。春秋时代的深衣,大多以本色细麻布为之;战国以后,多用彩帛制作。深衣用途广泛,不分男女尊卑都可以穿,在当时非常流行。

秦汉时期

秦始皇统一中国,也统一了制度,包括衣冠服制。服装样式基本沿袭战国时期。

汉代社会政治安定、国力强盛、经济繁荣,促使生活富足,穿衣的风气也走向华丽。汉代男子的服装样式大致分为直裾深衣和曲裾深衣两种。此外,还有袍服。汉代袍服以袒领为主,大多裁成鸡心领,穿时露出里衣,大袖收口为多,自肩部直筒垂至脚踝的长袍,是当时最典型的穿着。领口、袖口都有精美的滚边。

汉代女服仍袭古仪,以深衣为尚。除了领口、袖口镶边,同时还有许多搭配的饰品。例如:皇后祭祖所穿的礼服,除了领、袖以及裙摆都有华丽的镶边,并佩有大绶、小绶以及玉珮作为装饰。

汉代着丝袍女陶俑。(Sailko/Wikimedia Commons)
汉代着丝袍女陶俑。(Sailko/Wikimedia Commons)

魏晋南北朝

这一时期老庄、佛道思想成为时尚,“魏晋风度”也表现在当时的服饰文化中。“褒衣博带”是此时期的流行服饰,追求自然随性而轻松的穿着。现实生活,半是铁血狼烟,半是郁郁人文,也算是那时的风格吧!

晋武帝司马炎画像,唐阎立本绘《历代帝王图》,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公有领域)
晋武帝司马炎画像,唐阎立本绘《历代帝王图》,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公有领域)

男子的服装主要是衫,分单、夹两种,袖口宽敞。有些人还喜欢衫领敞开,袒露着胸怀,有种道骨仙风的感觉。

女子服饰则长裙曳地,大袖翩翩,领袖镶以织锦边缘。下身多穿条纹间色裙,腰系帛带。饰带层层叠叠,显得优雅、飘逸。

北魏前期,屏风漆画《列女古贤图》局部梳十字髻穿杂裾的女子。(公有领域)
北魏前期,屏风漆画《列女古贤图》局部梳十字髻穿杂裾的女子。(公有领域)

北方男子民族服饰中还有“两裆”和“裤褶”。两裆是一种只有胸、背两片的上衣,前裆胸,后裆背,肩部以褡襻连缀,两侧用皮带儿扎结。这种服饰一直到唐、宋以后仍十分流行。裤褶一名起自汉末。汉魏之际,主要在军旅中穿着,后广泛使用于民间,成为普通的便服。

《耕犁图》,魏晋砖画。(公有领域)
《耕犁图》,魏晋砖画。(公有领域)

长裤在秦、汉以前多用于西北少数民族地区,这种裤子比较紧身,便于骑射。汉代以后中原地区的汉人也穿长裤,南北朝时更加流行。但汉人的裤子比较宽松,尤其是裤腿特别肥大,俗称“大口裤”。和大口裤相配的上衣通常做的比较紧身,叫“褶”,褶和大口裤穿在一起称为“裤褶”。

总体来讲,仍遵循秦、汉旧制。只是当时战争频繁,社会动荡不安,影响到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衣冠服饰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通过大规模的迁徙,大批少数民族入居中原,生活习俗渐趋融合,因此胡、汉文化得以相互影响。@#

——转自《新唐人电视台》(有删节)

作者:程铭华;编辑:王愉悦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