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前港警大抓捕 银发族再挺身力护年轻人

香港, 反送中, 铜锣湾, 催泪弹
2019年9月29日“9.29全球抗共”游行活动。港警在金钟狂抓捕抗争者。催泪弹随处发射。(宋碧龙/大纪元)

【大纪元2019年09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香港采访报导)929日全球港人联线集会声援香港民众的反送中运动。香港铜锣湾SOGO处大量民众自发集会游行至政府总部,期间遭到港警暴力镇压,百人受伤被抓,其中有的是上了年纪的银发族。

当天下午2点是全球港人同步行动,香港选择在铜锣湾SOGO游行至政府总部。因此铜锣湾E出口SOGO处,及附近的钢铁站都有警察小队蹲点。港人准备游行的起点,聚集的民众跟防暴警察发生了短距离的对峙与冲突,警方突然无预兆地抓了四个人,包括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

铜锣湾E出口的升降机外墙贴满了8.31太子站警方恐袭市民的真相文章,大量的抗争者也聚集在附近向警方要求释放刚抓的四人。

民间向现场的防暴警察呛声,不时大声喊“放人、放人”,警察面对群起汹涌的民意,一度撤离现场,被现场民众嘲笑。很多抗争者就像现场的媒体记者一样,一路跟着警察,拿起手机将这一幕记录下来成为未来历史的画面。

不过撤离的港警突然很快又冲回来,直接对在场的民众发起大规模的攻击,一下子放了很多催泪弹,及喷射辣椒剂。来不及逃离现场的很多民众和一部分没有防备的记者都中招,满眼都是东倒西歪的人在咳嗽、叫喊,场面非常乱。

 香港, 反送中, 铜锣湾, 催泪弹
2019年9月29日,全球24个国家、65个城市举行“全球连线-共抗极权”游行,图为警方武力清场,有抗争者被拘捕。(余钢/大纪元)

记者看到一个老人半躺在地上,急救员要给他清洗眼睛和喝水,他说:“我还行,赶紧去看看其他更需要的人。”急救员想帮助躲在楼梯处的其他香港人,很多都自己忍着难受,让急救员先帮其他人。

在一栋大楼靠路边的通道处,一个姓许的老人不仅被警方辣椒水喷到,因为他没口罩也吸入了很多催泪烟,双眼通红、不停流眼泪。急救员想给他清洗眼睛,他说:“我没事,你们赶紧去看看其他人。”

他向大纪元记者介绍说,现在不仅嗓子冒烟、肺烧的火热,全身露在外面的皮肤也感觉火辣辣的,并连连摇头说:“香港没希望了、没希望了。这是什么政府啊,我不是来参加游行的,我只是来看看。”

他进一步介绍,警察这次有点故意针对我们老人下手,刚刚还抓了四个人,其中有一个是白发老人。“他们企图‘十一’前把我们吓回去。但是香港年轻人是不会害怕的,他们还会继续抗争的。民主、自由(是)与生俱来的(权利),现场的情况也可以说明年轻人被逼到什么地步了。”

他还担心表示,现在抗争的年轻人,他们不知道中共的邪恶、中共政权是非常邪恶的,“年轻人不一定知道,我们都知道。中共是绝不会给民众自由的。”

他还表示自己已经豁出去了,“让警察把我抓走吧,我不怕。我尽力了,我也觉得对得起自己。”

 香港, 反送中, 铜锣湾, 催泪弹
9月29日,全球港人同步抗争铜锣湾SOGO处,看热闹的街坊许先生受到警方的辣椒水剂和催泪烟的伤害,非常痛苦。(骆亚/大纪元)

还有一名穿花衫的中年男子,对着现场的几家媒体记者斥责港警:“这是什么警察,完全就是土匪了。我什么都没有做,差点将我拉走,向我们喷辣椒水。”

也有几个香港的大妈围在一起高声数落警察,“这些学生有什么错?他们做的事情是对的,为何要这样打他们,这是黑警、恶警,你们这样违法会遭报应的……”

当游行队伍开始前往香港的政府大楼,湾仔成为警方攻击抗争者的重灾区,现场不仅有记者额头被打伤,也有抗争者眼睛中弹,还有腿受伤的,光现场抓的一次扫过都有十多个人。

港人大学学生会的即时新闻披露,有抗争者被催泪弹击中,弹壳仍停留在眼部位置,失去意识被捕,警方拒绝让急救员救援。有媒体称昨天(29日)有上百人受伤被抓。

下午56点铜锣湾Sogo重新聚集了大量年轻人,在现场运输物资,准备抵挡警方的攻击。

警方再度派来大量的警车和警力清场,原本地铁站仅封湾仔,此时已经扩充到周边的天后、金钟、铜锣湾。

铜锣湾警方也是增派了很多防暴警察、速龙小队、及大量运载警力的警车再度对现场的抗争者进行清场。不过这次抗争者看到警车即将临近,全部撤离。

香港, 反送中, 铜锣湾, 催泪弹
2019年9月29日,全球24个国家、65个城市举行“全球连线-共抗极权”游行,图为游行队伍经过湾仔遭遇警方武力清场。(余钢/大纪元)

现场有一个守护香港孩子的银发族团体,他们看到现场的这些警察都没有任何警号,直接跟警方反馈,他们希望在现场为年轻人提供一点帮助。现场银发族的陈伯生气地向大纪元记者表示,“你警察都没有号码,是什么警察啊?警察执法都没见到号码。我有权监察警察办事,违反我就要批评。大家都看见啦,怎样向市民交代。他们不能够执法犯法,试问要查身份证也要出示(警察)号码。作为警察是执法人员却没有号码,我想表扬都不可以,你来说,我作为市民该如何做?!这是一个什么社会,让卢伟聪来回答。”

他强调,“你(警察)滥权,我投诉无门。大家看清楚,问他要号码,没有。试问是一个什么环境?大家清楚了。”

银发族的王伯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表示,“我们是来守护小孩子的,不想让他们被警察抓到。现在已经抓了很多人,很不开心。小孩子没做错,小孩子喊民主、自由、人权而被抓,作为老人家走出来要帮他们。今天很多人都不开心。”

王伯还介绍,“光在金钟抓了起码有50个人”。

香港, 反送中, 铜锣湾, 催泪弹
29日晚,银发族的王伯跟自己的团体还在为保护香港孩子努力,他们也带着一切防护装置。(骆亚/大纪元)

他感叹:“香港没有希望了,没希望了。气数已尽。警察这样抓人是死路一条。他们有权、有势、有钱,控制全部的地铁、巴士,交通,他们喜欢怎样做就怎样做。而小孩子什么都没有,孤单。希望更多市民走出来帮助年轻人。”

他强调,“刚刚又抓了2个人,我正在帮助他们,希望可以放人。这些小孩子年纪很小,只有十多岁。香港搞成这样,很不开心。”“警方越来越离谱、太过分了,现在香港没有了法冶,喜欢抓你就去抓,没有法冶。让你101日不敢出来,101日会更加多人出来,那些小孩子不会怕的。”

最后他表示,“我们天天会出来,能够帮上忙就去帮。希望多些香港人出来。”#

责任编辑:方明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