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共加强党的领导 加速自身解体

中共
近年,中共强调“加强党的领导”,其党组织渗透到大陆各阶层中,在中国大陆引发各界反感。(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9年02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近几年,中共强调“加强党的领导”,其党组织渗透到大陆各阶层中,在中国大陆引发各界反感。在国际上,从中美贸易战的核心问题及华为事件中也可以看到,“加强党的领导”反而导致中共在海外遭遇越来越大的压力。

有分析认为,中共越是“加强党的领导”,其遭到的压力就越大。中共此举实际加速了自身解体的进程。

中共“加强党的领导”引疑虑 西方抵制华为

1月21日,美国政府通知加拿大政府,美国计划正式提出引渡孟晚舟,理由是她涉嫌就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令诈骗银行。同时,美国还敦促英国和欧洲盟友抵制华为。《纽约时报》1月28日的文章透露了美国对华为深层的担忧。

文章引用美国官员的话说,更大的问题在于中国政府日益专制的本质,在于独立企业与政府之间的界线正在消失,也在于将赋权中国政府调查,甚至接管由像华为这样的公司帮助建设和维护的网路的新法律。

“重要的是记住,中国企业与中国政府的关系不同于私营企业与西方政府的关系,”美国国家反情报与安全中心(National Counter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enter)主任威廉·R·埃瓦尼纳(William R. Evanina)说。“中国(中共)2017年生效的《国家情报法》要求中国企业支持、协助和配合国家情报工作,不管它们在哪里经营。”

十多年来,由于华为的“不透明度”,加上其中共军方的背景,在中共“加强党的领导”的口号下,越来越引起包括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担忧和质疑。

2012年,美国众议员情报委员会经过一年的调查发表报告指,中共大量补贴华为和中兴。《卫报》报导说,西方国家担心华为和其它技术设备制造商会被中共安全机构利用,帮助中共搜集情报。1月28日,美国对华为正式提出23项控罪。之后,有海外中文媒体发了一篇文章“中共力推企业‘党支部’的政治隐患”。

文章表示,在民企甚至外资企业中强行建立党支部,这种“中共特色”、“中共模式”的作法,“活脱脱将华为打造成了一个党的机构”,引起了西方人的担忧。文中披露,华为公司建立了三百多个党支部,企业内的党员人数超过了一万人。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说,无论私企还是国企,在大陆都必须服从中共的要求,尤其在中共“加强党的领导”的政策之下、在中共党组织的监督之下,这点在中国大陆是常识。除非你这个企业不想在大陆生存了。

中美贸易战核心问题涉及中共“加强党的领导”

自中美贸易战以来,美国一直要求中共进行经济结构性改革,其中有一条就是中共必须放弃对国企的补贴。

日前,中美经贸高级别新一轮谈判已结束,双方未达成协议。白宫声明强调,美方“对结构性问题以及减少贸易赤字,美方特别关注能否达成有意义的承诺”,但中方避提“结构性问题”。

《纽约时报》报导说,川普政府一直在极力推动中共减少对国有企业的补贴,大幅度向外国投资开放市场,并结束使美国企业把交出商业秘密作为在中国经商的条件这一长期做法。

“中国国内自去年12月以来的任何改革都没有真正解决两国贸易关系中的结构性问题,”经济学人信息社(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亚洲和中国分析师尼克·马洛(Nick Marro)说。

近年来,中共推动国企“做强、做优、做大”,并强调要“坚持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表示,其实,中美贸易战的核心问题也是源于中共试图“加强党的领导”。要中共“改变经济结构”,这就等于要中共放弃补贴国企,放弃“加强党的领导”,这等于是触到了中共的死穴。

中共强化党领导做法不得民心

中共“加强党的领导”的政策,除了在国际上遭到越来越大的压力外,在国内也不得民心。

中国新年前夕,1月28日,被称为“709案最后一人”的北京维权律师王全璋(43岁)被中共以所谓“颠覆国家政权”非法判刑4年6个月。

从2015年7月9日起,中共在多达23个省份大规模逮捕、传唤、刑事拘留、约谈了上百位律师、民间维权人士、上访民众及其亲属,部分人士因此下落不明,这就是著名的“709事件”。

王全璋曾受理高度敏感案件,包括警察刑讯逼供及法轮功案件。

谢燕益律师表示,中共的做法是背离了人心所向,肯定会彻底失败。

2018年9月17日,中共司法部在云南召开全国律师行业党建工作会,号称要“理直气壮地坚持党对律师工作的全面领导”,“务必在今年底前实现党组织、党的工作对律师行业的全覆盖”。

李林一说,中共对律师的抓捕、施加压力,都是“加强党对律师领导”政策的具体体现。这种强制的做法,是不得民心的,反而会让民众对中共的司法死心。

外界对中共党支部的厌恶

在中共“加强党的领导”政策下,经济领域也不能幸免。连各个私企也被迫成立党支部,这被视为中共加强对经济的控制。

去年11月,中共中央发布《中国共产党支部工作条例(试行)》(简称《条例》),要求有党员3人以上的基层单位都需成立党支部,其中包括民营企业、外企等在内的所有企业以及其它行政和社会组织、社区、学校、科研院所、军队等设立“党支部”的规定,再次遭到外界批评。
同时,中共强调加强党在企业中领导地位,一些合资企业将重大决策交由党组织定夺。长期以来,容忍共产党在企业内部设立党支部已成为外企在中国大陆做生意不得不面对的一个现实。

譬如,从诺基亚到家乐福、沃尔玛,从渣打银行(中国)到普华永道,从北京现代到阿卡特朗讯上海贝尔,一些外企纷纷建立党组织。

中共官媒2017年报导,大陆约186万私营企业中,近70%设有党组织。

旅居美国的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因全向大纪元表示,对民营企业来讲,这是他们辛辛苦苦的成果,他们心里不会愿意中共设立党支部,让党支部、党支部书记来指手画脚,他们当然会非常反感。

当前中国经济的持续下行,有学者将部分原因归结于中共对经济越来越严重的干涉,扼杀了中国经济活力。

“加强党的领导”加速了中共解体进程李林一说,中共试图在各个领域加强党的领导,在国际上换来的是西方国家对华为、中兴的猜疑和担忧、近期不断抓捕中共间谍;在国内,经济下行,私营企业不断倒闭;民众越来越看清中共本质,对中共的司法死心。

李林一认为,中共越是“加强党的领导”,其在国内外遭到的压力就越大。现在不少人都看清了,中共实行“加强党的领导”,实际却加速了中共解体的进程。#

责任编辑:林锐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