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 “是非”

平衡 是非
人有了是非之心,也就更无从跳出自我的小框框了,却在制造着压抑人类的黑暗,制造着你死我活的生存环境。(clipart.com)

“是非”应该是个贬义词,亦即对错、成败,引申一步就是谈论对错,议论、争论好坏。几千年的传统文化都告诉我们不要搅入“是非”之中,就是不要去计较对错,或者议论他人的对错。何必为一己功名争强好胜呢。老子曰“大辨若纳”,能言善辩之人到了最高境界却发现对错并不重要,往往争来了是非与功名却失去了更为宝贵的心性境界,失去了宽容与善良。高山赢得了高高的姿态,却失去了万物之源的流水,大海低姿退让,却容纳了百川汇聚。

陷于“是非”之中的人和人们,有可能会发现,虽然分清了责任明辨了是非,然而无论对于自身还是外部环境,无论是人文环境还是客观环境,都会造成由内而外,再由外至内的实质上的破坏。

对内而言,也就是对于身陷于分辨是非者,往往是为了一己之见,或为了其名声利益,其心必不能容所争之非,心态妒嫉不平,没想却正中了妒恨之毒,有人做实验发现此种心态的人所呼之气能毒死多只老鼠呢。此毒不但毒害自己也殃及他人,造成人与人的间隔,并引发着别人身上的毒素发作。

现代科学探究自然,去明辨究竟,实际上却也是深入了是非之地啊!苏格拉底为什么反对研究自然,那实际是对造物主的不敬与不信。造物主给人类创造了生存的环境,自然是最适合于人类的,因为那就是给人类创造的。人没有衣穿,可以从地里面种出来制衣的棉花;人没有食物,打不了大批的活物还有可口的果实。夏季降火清凉正有西瓜果品,温补的还有枣类、谷物、百草与人相应,四季正合生存。毒辣的日光辐射被大气层调制得正合适,水温降低则密度变大而到结冰时却恰好密度减小以便浮在水面保护水中生物,与人为伴的生物有相对集中的视觉和听觉谱段,世界因此多姿。一切都是恰到好处,所谓的科学发现,往往是偏颇甚至是错误的,给人以误导,反而给人自身的环境造成极大的破坏。人类几千年来没有这个“实证科学”,延续了多少年的青山绿水却在短暂几十年的科学应用之中被破坏掉。

在人的内心,是非之心对自身产生着直接的作用,且不说中医理论所说的“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阴阳和合,万物生长”。人一旦有了是非之心,就失去了心里的平衡,不仅仅是阴阳相冲,看待事物的眼光偏颇,从而只见树木,不见了森林。人有了是非之心,也就更无从跳出自我的小框框了,却在制造着压抑人类的黑暗,制造着你死我活的生存环境。

由此再来看自以为聪明的现代人,却正是愚不可及,解脱了千年来自己所不明白的的古训,由愚心带动干着破坏环境,毁灭自身的蠢事,一边还嘲笑者古人的智慧,不是有所谓院士连中医也说成是伪科学加以打击吗?而千年前的古人却早已明了宇宙人生的深意,被打击的中医实乃古人智慧的延伸,所谓上医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都离不开天人合一、五行阴阳。

却又想起杨慎的名句: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在这些高山隐士心中,那些名垂千古的丰功伟绩只不过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何足道哉!

──转载自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