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简化汉字 变异传统文化

Capture

在上一篇《中共简化汉字 注入暴力基因》,笔者以几个例子概括地介绍了简化后的一些汉字带有暴力色彩。我们再举些例子,看看中共是如何变异文化内涵的。

陰陽» 阴阳

我们先看“阴阳”二字。道家学说认为,太极生两仪(指阴阳),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阴阳理论贯穿在各行各业,中国的传统文化,包含着浓厚的阴阳色彩。古时以天为阳,地为阴;上为阳,下为阴;左为阳,右为阴等等。阴阳的关系相生相克,阳中有阴,阴中有阳,互为一体。阴阳平衡,就能够产生万物生机。

金文的陰字,左边表示山地,右侧侌表示天空多云,没有阳光,意思是山地北面不向阳的湿润山坡。金文的陽,左边也表示山地,右侧昜表示日光照射,意思是山地南面向阳的山坡。阴和阳分别对应着山的北面和南面,同在一座山上,互为一体,共生共荣,生生不息。

简化后的“阴阳”,山地的右边变成了月和日。月亮和太阳二者不仅互相对立,而且遥不可及;既不是互为一体,也难以交会。简化的阴阳,不在同一体,不是互为一体,没有阴阳平衡,就失去育化万物的生机。

阴阳变异,不仅天灾人祸层出不穷,就连世间男女的表现也受其影响,男子缺少阳刚之气,女子反倒显得强硬、刚尖。

壞 » 坏

古体的“壞”,本意是墙垮垣断,房塌屋破。也就是说,人的道德败坏,只是像“壞”字一样,土的外层四分五裂,但是土的本质,也就是人对神的信不会变异。因为神用泥土造了人,普通的人无法改变神的能力。古时也有坏人,表面德行很败坏,但他还是相信神的,人与神的联系没有断裂。

中共简化的“坏”字,是“不土”,不是土,教人不承认自己是神造的。中国古代五行学说认为,土主信。简化的坏字“不土”,不信,加之共产意识形态的无神论,使人不信神,甚至狂妄地辱骂神。虽然神佛慈悲,想要挽救人,但人的行为已经堕落到不能被神挽救的地步。这正是中共教人败坏的真正目的。

師 » 师

我们再看师字。传统文化中,尊师重教是一项很重要的传统。人们常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甲骨文中,师的左边代表兵符,无论朝廷和军队都是以所持兵符作为信物,双方兵符能否吻合,以检验兵权和调兵权的真伪。篆文师,左边是兵符,右边是元帅头上所带盔甲上的巾状饰物。而帅字的金文写法是,一个人双手持剑,加一个令旗,表示最高军官。

师字的右边比帅字的右边,上面多加一横,以此表示,师的地位可以比军队的最高统帅还要高。《尚书正义》卷十一〈泰誓〉上这样记载,治理百姓的人称为“君”,教化万民、授道解惑的称为“师”。在后来王朝中,师还可以作君主的老师。古代立君,立师的目的是顺从天意,协助上天宠爱天下黎民,是为了保障百姓的财产不受剥夺,辅佐国君不对臣民滥用刑罚。

简化后的师字,缺少了验证真伪的兵符,失去了信物的凭证。中共本身崇尚无神论,纵容腐败简化的师字,失去了协助上天宠爱天下黎民的内涵。现在中国大陆有不少新闻报导,曝光了学校乱象,不法老师性侵、强奸、猥亵学生。这些事发生在小学、中学、大学,甚至在幼儿园。

綱 » 纲

中国古代有三纲和五伦。三纲:即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五伦是“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

楷书的纲字,左边是提网罟的大绳,有了大绳,网罟就不会乱,言外之意有条不紊;右边象征渔网。张开为纲(举纲能张网之目,执其要领则细节自能顺理而成),理之为纪(束扎丝缕使之不乱,称为纪),以“纲纪”比喻为法度。

《毛诗正义》卷十六以“勉勉我王,纲纪四方”,赞美周文王勤行善道,没有倦怠,他以圣德,纲纪四方黎民,善于治

理天下。这里以“纲”比喻文王为政能举大纲,治国有法。这里以张开渔网比喻,既能捕到大鱼,又能漏掉小鱼,言外之意,文王治国很有法度,既能惩处犯下大罪的恶人,能赦免犯下小过的百姓。

简化后的纲字,左边的结绳成了一段,右边的网也稀疏有漏。张起有漏的纲,真正犯案的人得以逃亡,无辜的人反而蒙冤。制造冤假错案,在中共治下已经成为常态。

倫 » 伦

正体的倫字,左边为人,右边为侖,从亼(音极),从册。造纸术还没有出现时,古人将字写在竹简上,然后将竹简按照顺序,逐一排列,用熟牛皮绳把竹简编联起来,编好、卷好的书简就称为册。侖表示次序、条理,同时含有圆融的意思。

《说文解字注》认为倫含有“道,理”的意思,人与人相处遵照一定的秩序和道理,人们在各自的位置上做好本分,就能够圆融道义,无形中达到阴阳平衡,小至家庭,大至社会,人人有礼,和睦相处。

据《孟子·滕文公上》所说:“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古人讲究君义臣忠、长幼有序、父慈子孝、兄友弟恭。这是中国传统社会的五种人伦关系。

这五伦对应五行的金木水火土,对应的五常为仁礼信义智,顺行相生,牢牢地守护着人际关系,不使根本的道德基石发生崩溃。在此基础上,各行各业有条不紊地经营,繁荣著社会,社会的稳定和繁华,又保障着个人的安康。

简化的伦字,以凶器“匕”代替“册”,我们看到的人伦现象,人与人之间相处不仅紧张,处处防范,而且相处到了动刀(匕首)的地步。比如新闻报导的人伦惨案,如今层出不穷,令人惊悚。简化的伦字,传递给人的信息带着暴力和凶险的含义。

中共历次的共产运动,挑动人与人之间的仇恨,使得夫妻反目,父子母女相互揭发,手足相残,酿成多少人伦惨剧。

義» 义

楷书“義”字,从我,从羊,表示自己的威仪。在青铜铭文中,威仪和明德意义相同,都是禀承道德的意思,内心的德养能够决定外在的容貌和举止,所以古时将修养威仪作为修德的一方面。《诗经》“文王”、“我将”等篇章,将“义”引申为善。

義从我,“我”在古代是一种威猛多齿的兵器,后来演变为人称。“我”中含戈,戈也是兵器。古时武将操戈卫国,取义舍我,施己身以报国。“羊”是象形字,表祭礼的牲物,祭祀时以虔诚的心敬天。《孟子.离娄上》说:“义,人之正路也。”

简化的义,就像割麦子一样,只为自己谋取利益,可终究只能谋取那很少的“一点”利益罢了。

親» 亲

正体的親字,本意是至,即到某地称为至;情真意切,诚恳的神态也称为至。親的右边是见字,呈现出弯曲的腰身,如同人正在行礼一样。父母子女,宗亲之间,情意真切,彬彬有礼,即为親。父母和子女,亲友之间能够常常相见探望,相见时表现的有礼有节。

简化的亲字,没有了见,更没有了相见时,人所必备的礼节。既然见不到面,又如何能“至”呢?更别说情真意切了。

参考资料:

《毛诗正义》卷十六

《尚书正义》卷十一

[清]段玉裁,《说文解字注》。

李垚,〈简化字之祸〉,大纪元新闻网,2018年11月24。

真子南,〈简化汉字的危害〉,正见网,2018年11月28日。@*#

责任编辑:林芳宇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