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疫源报告出笼 谭德塞变脸 专家解析

2020年2月24日,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日内瓦WHO总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Fabrice Coffrini/AFP via Getty Images)

【大纪元2021年04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洪泰采访报导)世卫专家组周二(3月30日)发布病毒起源调查报告,随后世卫秘书长谭德塞罕见呛声中共,甚至表示需要进一步调查疫情。专家认为,世卫疫情起源的排序很不合理,而谭德塞变调有多种可能性。

林晓旭:世卫报告的疫源可能性排序很不合理

    扁康丸_728x90    

根据该报告内容,专家小组提出4种疫源可能性,概率最高的是病毒宿主传染第2种动物后,后者再传染人类,被评为“可能至非常有可能”(likely to very likely);其次是蝙蝠直接传染人类,被评为“可能”(likely)。

第3种是透过冷冻食品传播,被评为“可能但机会不大”(possible but not likely);至于经由实验室外泄则被评为“极不可能”(extremely unlikely)。

对此,美国病毒学专家、前美国陆军研究所病毒系实验室主任林晓旭博士对大纪元表示,卫生组织的报告的政治倾向远远超过他的科学严谨性,对几种可能的排序出现严重错误。特别是把实验室的泄漏排到了极不可能性,几乎是排除在外,这是很不合理的。

林晓旭说,过去一年多以来各方面的证据表明,从病毒基因组合独特的特征,以及一些流行病学方面的特点都可以看出,这个病毒从一种动物传播到人的可能性,相对来说比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还低。

林晓旭认为,世卫专家组一两周时间在中国访问,根据中共官方科学家所提供的数据,简单地把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排除掉,这是不合理的。

他指出,西雅图科学家Stephen crane用统计学的方式分析的几十种病毒的特征,以及这个流行病学方面的特点,综合起来考量,得到的结论是实验室泄漏有99%的可能。“不管是中国,还是其它国家在过去几十年的病毒研究中,研究人员被实验室的样品、里面培养的病毒感染时有发生,这种可能性相对来说是比较高的。”

冷冻食品传播排序在实验室泄漏之前 被指助中共甩锅

林晓旭认为,世卫报告把冷冻食品传播排到实验室泄漏可能性之前,这也不太合理。“这基本上是中共官方的一个甩锅的论调”。冷冻食品的生产和加工过程中有可能沾染这个病毒,并进一步传播开来必须有前提条件,就是必须来源地已有相应的大疫情的爆发。但是2019年末和2020年初,并没有看到哪个地方有疫情爆发和这个冷冻食品的传播是相关联的。

可见,病毒通过冷冻食品传播开来,充其量是可以探讨病毒进一步传播的一种可能的途径,但不是追踪病毒来源的一种可能性。世界卫生组织这个排序在这方面是不合理的。”

他说,“从蝙蝠或者中间宿主传播到人的这种可能性,目前为止中共官方没有提供任何动物样品,特别是中间的动物宿主的样品检测到COVID-19是阳性的,这个本身就是极不寻常的。”

他进一步分析,萨斯(SARS)爆发时4个月之内就找到了这个果子狸是中间宿主。2015年中东呼吸道综合症爆发时,9个月就找到了骆驼是中间宿主。现在十几个月过去了,中共病毒疫情大面积集中爆发情况下,没有找到任何一个动物中间宿主,这也说明这种可能性是比较低的。

“世卫对病毒来源可能性的排序有相当多的错误。”林晓旭说,“这份报告的独立性本身也相当令人质疑。”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认为,世卫的这份报告没有意义,报告实际上是在中共操纵之下出台的,中共政府明显干预整个调查过程,单纯从疫情溯源的学术角度看,其政治价值远远高于科学价值,其可信度非常低,没什么意义。

谭德塞罕见呛声中共 专家:有多种可能

世卫的报告受到多方质疑后,世卫秘书长谭德塞罕见地称,专家小组在访问原始数据时遭遇困难,更提到,虽然报告指称最不可能从实验室泄出,但会考量所有的可能性,该份报告只是开始,不是结束,“我们需要在多个领域进行更多研究,这将需要进一步实地考察”。

对于谭德塞的最新表态,悉尼科技大学中国问题专家冯崇义教授对大纪元记者表示,这个人要改变态度、改变立场,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上了中共的贼船被收买的人,不一定是一辈子这样立场。从中共政权掌权70年来,前后改变立场、改变态度的人很多,可以是利益的原因,可以是立场的原因。

冯崇义认为,谭德塞现在说的话,也是一直以来澳大利亚政府的立场,一直以来国际社会也是这种主张。对全球这样一场大规模的灾难,你不能这样不了了之。

他说,原来世卫报告是没有公信力的,是国际社会和美国不可能承认的。谭德塞一路配合中共,导致疫情在全世界爆发。谭德塞在了解方方面面之后,现在不排除他可能感到后怕了,现在要跟中共政权拉开一定距离。如果一意孤行,他本人和世卫组织的公信力会彻底破产。

“如果是根本性转变,他会出来自我批评,会忏悔。如果这样做,那是他在认知上达到一个飞越。也不排除他的动机是权宜之计,只是想撇开干系,避免对他惩罚和质疑做一个表态。”

大陆独立媒体评论人吴特认为,他应该是受到了来自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方面的压力,才透露了病毒起源调查期间专家获取数据受到中共阻挠的情况,好彰显下世卫的独立性,有点小骂帮大忙的味道。

吴特还指,世卫的调查报告内容本身其实也没什么新意,“冷链传播”、“实验室泄漏”可能都极低的论断看上去像是在和稀泥,既不想得罪中共也不想得罪国际社会其它国家。

责任编辑:林琮文#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