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阻断期无法持续 因不能完全消除病毒

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
专家认为,因无法完全消除病毒,所以疫情激增的现象在将来可能会重复出现。此外,我国有18位患者在住院和隔离38天至51天后,检测结果仍呈阳性,但因无传染性而获准出院。图为位于陈笃生医院的我国国家传染病中心大楼的外景。(ROSLAN RAHMAN/AFP)

【记者林芸综合报道】

据本地媒体“今日在线”(Today Online)报道,国家传染病中心(NCID)主任梁玉心(Leo Yee Sin)还补充说,在发现疫苗之前,新加坡不得不通过一个稳固的计划来争取一些时间,以减少病毒的影响。

此外,本地媒体也报道说,我国有18名中共肺炎病患,虽然检测结果持续呈阳性,但因为不会有传染他人的风险而获准“出院”。

疫情激增或重复出现 因无法完全消除病毒

“我们希望能够抑制(病毒的)传播,但我认为我们无法完全消除该病毒。” 梁玉心在5月14日举行的“Covid-19更新:新加坡系列网络研讨会”的第六次会议上说。

该研讨会是由世界卫生组织全球疫情警报和响应网络、新加坡国立大学杨潞龄(Yong Loo Lin)医学院,以及国立大学卫生系统共同组织的。

梁玉心说,专家级的医疗保健系统将有助于降低死亡率和发病率。她说,鉴于这种病毒的特征,完全阻断人与人之间的传播“目前不是很容易实现的”。

她说:“我们很可能会出现周期性的一波一波流行病,其间穿插着低度传播的时期。” “换句话说,我们需要有能力应对(感染)的间歇性激增。”

梁玉心说,这意味着必须有足够的医疗保健设施来处理新的病例,还必须有足够的个人防护装备(PPE)和训练有素的医护人员待命,才能为患者提供最佳护理。

除了以上措施,她说,积极的病例调查和接触者追踪必须继续进行,新加坡也需要一个“快速反应小组”来应对未来任何潜在的流行病浪潮。

“我们都在等待更多有关有效药物干预的好消息……当然,我们都在等待着,有一天我们拥有有效的疫苗。”

不确定前线医护人员如何感染病毒

梁玉心还解释了有关前线员工感染中共病毒的担忧,称很难确定感染是发生在医疗机构内,还是社区内。

“如果您查看当前的数据,其中大多数是在社区内感染的,并没有明确证据表明他们是在医院感染了这种疾病。”

梁玉心还注意到,疾病主要是在症状发生前和疾病早期阶段传播。“临床疾病起初往往很轻,许多人并不担心。他们仍在四处走动,并进行日常活动”,她说,“因此感染实际上是在社区中存在的,而不是集中在医院的环境中”。

她说,这意味着医护人员在与患者打交道以保护自己时,不能只依靠穿上个人防护设备。而且在与同事互动时,他们也必须遵守所有必要的预防措施,例如保持安全距离和戴口罩等。

“这种疾病不仅会从患者传播给医护人员;也可能只是医护人员之间和医院职员之间社会互动(的结果)。”

18名呈阳性患者获准出院 称已无传染性

另据《联合早报》5月17日报道,我国有18名住在D’Resort度假村社区护理设施介于38天至51天的中共肺炎病患,因不会有传染他人的风险,检测结果虽持续呈阳性仍获准“出院”。

卫生部5月16日答复媒体询问时指出,他们的康复情况非常好,在D’Resort度假村社区护理设施住了很长一段时间,病毒检测仍持续出现阳性结果。

医疗检讨委员会评估了这18名患者的个别情况,确认这些病患是在排出已死去的病毒成分,但不会传染他人。卫生部经过谨慎考虑,决定让他们出院。作为额外防护措施,他们出院后仍须居家隔离七天。

卫生部指出,根据传染病专家们的建议,即使检测持续出现阳性结果,病患在病发的14天后不太可能会传染他人,因为从病患身上采集的样本已无法培养出病毒。卫生部将谨慎行事,也会继续咨询海内外专家。

梁玉心教授说,人体排出死病毒成分属正常反应,当人体受感染,就算病毒已消灭,体内仍可残余死去的部分病毒基因。“这个病毒脱落的过程可持续长达几个月,而病患排出的并非完整的病毒,也不是活的病毒。”

梁玉心因此指出,上述18名病患已不会把病毒传给其他人,吁请公众无须刻意避开他们。“一些病患在发病前、没有症状的时候,也已经有传播病毒的风险,所以我们仍须遵守安全距离,避免不小心传染给他人。”

获准出院患者不放心

而据8视界新闻报道,本地一名患者住在国家传染病中心以及社区护理设施长达51天后,终于获准出院,但因为病毒检测结果仍是阳性,她始终无法放下心中大石。

这名病患Pamela(化名)告诉亚洲新闻台,她在15日早上接到D’Resort度假村社区护理设施工作人员的电话,通知她可以出院。

她在国家传染病中心留医三天之后就被转到了这里,在这里住了48天。但她听到获准出院的消息时,心情却是疑惑的。

她随后致电卫生部,证实了这个说法。不过,社区护理设施的值班护士告诉她,她的病毒检测仍呈阳性。

Pamela告诉护士,她乐意继续住院,反正都已经住了这么久,她已经不在乎了。“我认为这么做是对的。”

但护士建议她回家,留在室内,并且不要跟父母共处一室。“那整个早上,我不知道我是否应该离开。或许,我应该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

“我有点难解释我为什么回家。我起初没有告诉我的父母我要回家了,因为我不确定是否会有变数。他们是惊讶的。”

她也不知道,隔离期结束后是否会再进行检测,证实已经摆脱病毒。“我们要怎么知道我们证实呈阴性?会有检测吗?”“能够回家,我是高兴的,但我仍然受困。我倒不如受困在那里(社区护理设施)。”

她还说:“我不介意(回不了家),因为对大家来说都比较清楚。我根本不用想可不可能传染给我的家人,因为肯定不会。我确定一些人宁可在家,我也愿意在家,但继续接受隔离比较合理。”◇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