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三代时期的天命观(4)

周公
周公说:如果周人的后嗣子孙不能敬天理民,不能继承发扬先王的光荣传统,他们就将永远失去天命(公有领域)

(接前文)

上古三代的天命观尽管都强调天、天命的至高无上,但古人对王权与天命的关系其认识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尤其是伴随着商灭周兴,传统的天命观更是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在商代,帝王的天命思想以恒常为主,基本上认为天命不可变易。而但到了商末,这种传统却出现了变化的迹象。据《尚书·西伯戡黎》记载,商代末期,商王纣荒淫暴虐,弄得民怨沸腾,西部方国周族部落经其首领周文王治理日渐强大,势力逐步渗透到中原地区,严重威胁到商政权的安危。大臣祖伊对此忧心忡忡,向纣王进谏道:“天子,天既讫我殷命……非先王不相我后人,惟王淫戏用自绝,故天弃我……”意思是上天已经终止了授予我殷人的大命,这不是我们的先王不保佑我们这些后人,只是大王您淫逸、懈怠,自绝于天,所以天才抛弃了我们。可对于祖伊的话,纣非但不听,反而狂妄地宣称:“呜呼!我生不有命在天!”从这番对话可看出,尽管君臣二人都认为王朝统治是由天命决定的,但纣王迷信天命永远站在自己一边,不会改变,而祖伊则认为天是根据天子的表现来决定是否支持其统治的,这说明当时部分殷人对流行的天命永佑的神话已经产生了怀疑。

公元前1046年初,周武王率领军队长途远征,讨伐商纣王。仅仅用了一个月时间,崛起于西隅的“小周邦”就迅速消灭了“大殷商”而成为天下共主。胜利来得如此之快简直出乎意料,但周武王和周公并没有陶醉于其中。据《史记》记载,武王灭商以后,回到镐京,夜不能寐。弟弟周公来访,问为什么睡不着。武王说:“我未定天保,何暇寐!”原来,商是天下共主,是统治万邦的王朝,在周人眼里,是“天邑商”、“大邦殷”、“大国殷”,而自己则是“我小国”、“我小邦周”。可是,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不可战胜的“大邦殷”、“天邑商”,却在牧野一战中被消灭,这怎能不令“小邦周”震惊呢?如果说统治天下一定是天命的体现,那么,殷周递嬗不恰恰说明,当初在商朝那一边的天命此时却转到周人这一边了吗?天命不就是可以转移的了吗?如果这个道理说得通,那么,总有一天周朝也会面临失去天命,从而失去天下的危险呀。怎样才能避免这种厄运呢?怎样才能永保天命呢?想到这些,周朝统治者当然睡不踏实了。

因此,商灭周兴后,围绕着天命会不会更改转移,如果会更改转移,根据又是什么,为什么有的王朝会失去天命,有的王朝会获得天命,以及如何保住天命等一系列问题,武王和周公,特别是周公,在深刻反省和总结夏商两朝灭亡教训的基础上,对王权与天命的关系进行了新的思考和解释,从而为传统的天命观注入了新的内涵。

与前人相比,周人天命观的革新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首先是从“天命恒常”转变为“天命靡常”、“命不于常”。

无论是在夏还是殷商,君王都视天命为永恒不变的东西,都以为自己一旦拥有天命就不会也不可能失去。但历史演变的结果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先说夏朝。夏末,夏桀无道,德行败坏。据《帝王世系》记载,有一次伊尹向夏桀进谏说:“君王不听臣子们的意见,亡国的日子不远了。”但夏桀听了完全不当一回事,哑然失笑说,“你又来妖言惑众了,天上有太阳,就像我有子民,太阳亡我才能亡。”然而没多久,夏桀就被商太祖商汤打败,成了亡国之君。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汤革夏命”。“革”,就是去除、改变;“命”,就是天命。“汤革夏命”意思就是上天要收回赋予夏王的治理天下的使命,商汤顺应天意革除了夏桀的天命。

再看商朝。与夏桀一样,商纣王也以为天命不变,永远会站在自己一边,结果最后也成了亡国之君。原来荣膺天命的王朝,可以失落天命,降为邦国,这叫做“坠厥命”;原来的邦国,可以获得天命而成为统治天下的王朝,这叫做“受厥命”。商亡周兴就是商朝“坠厥命”和周邦“受厥命”的过程。

总之,无论是殷商代夏还是商亡周兴都彻底颠覆了“天命恒常”的传统观念。针对这一现实,周公一改前人的思想,大胆提出了“天命靡常”的新观念,意思就是天命并不是固定不变的。

周成王即位后,康叔参与平定叛乱,因功改封于殷商故都朝歌,上任之前周公特地谆谆告诫他:“呜呼!肆汝小子封。惟命不于常,汝念哉!”意思是说,天命并不是固定不变的,是会更换转移的,要他牢记自己的这一劝告。

在告诫殷商旧臣时,周公曾多次回顾过天命在夏商周三代更改转移的历史。据《尚书·多士》记载,周公对他们说,上帝制止游乐,可夏桀不节制游乐,上帝就降下教令,劝导他,但夏桀不听上帝的教导,大肆游乐。因此,上帝降下大罚,废止了夏的大命,命令你们的先祖成汤代替了夏桀。从成汤到帝乙,殷的先王没有人不力行德政,慎行祭祀,也没有人敢于违背天意,不配合上天的恩泽。而后继的纣王不敬重上天,不顾天意和民困,大肆淫游泆乐,因此,上帝不保佑他了,把灾祸降给了殷国。我们周国佑助天命,奉行上天的明威,执行王者的诛罚,宣告殷的国命被上天终绝了。不是我们小小的周国敢于取代殷命,是上天不把大命给予那信诬怙恶的人,而辅助我们。

既然天命在夏商周三代是转移的,那么周代受了天命之后会不会重蹈前代的覆辙呢?周公认为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据《尚书·君奭》记载,他曾对召公说,上天把丧亡之祸降临给了殷商。现在殷人已经丧失了他们的天命,而我们周室承受了福命。但是我不敢说周室已开始的基业就能永久地延续下去,我也不敢断言周朝的王业能摆脱不详的结果。如果周人的后嗣子孙不能敬天理民,不能继承发扬先王的光荣传统,他们就将永远失去天命。(待续)

作者:千百度

责任编辑:高义

(点阅“弘扬传统文化”征文)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