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北京连喊话拜登不睬 习近平不安?

2012年2月14日,时任中共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与美国副总统拜登进行会谈。
2012年2月14日,时任中共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与美国副总统拜登进行会谈。(JIM WATSON/AFP via Getty Images)

【大纪元2021年01月29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扁康丸_728x90    

今天是美东时间1月28日,星期四。如果是中港台的时间,现在已经是1月29日星期五了。

中国有句话“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拜登政府已经运转了一周,美中双方你来我往各有表现。中共频频对台湾进行骚扰,并威胁打仗,中共真的要打台湾了吗?

中共再放硬话 要打台湾?

接连几天,中共方面不仅有入侵台湾防空识别区的动作,还接连放硬话,而且一次比一次强硬。

今天(28日),中共国防部发言人吴谦再次放出硬话,称“独立意味着战争”。并且声称中共的武装部队正在采取行动,应对挑衅和外国干涉。

吴谦的说法,看上去挺硬。这是拜登政府上任后,中共表现出的看上去最强硬的一次。我相信中共一直有武统台湾的欲望,中共的野心一直都存在。而且我也相信,中共在彻底解体之前,它会一直折腾不休。

但我认为,中共的硬话,吓唬台湾的意味更浓一些。因为台湾从来没有提出过独立,所以吴谦“独立意味着战争”的说法,纯粹是子虚乌有。如果中共想打台湾,它用不着台湾独立不独立。流氓做什么,还需要正式的理由吗?

我曾经跟大家说过小时候学的一篇课文《狼和小羊》。正在小溪上游喝水的狼看到小羊在下游喝水,就想吃掉小羊。狼走到小羊跟前说,“你怎么把我的水给弄脏了?”小羊说“狼先生,您在上游,我是在下游,怎么可能是我把您的水弄脏了呢?”

狼又说,“我听说去年你曾说过我的坏话”。小羊说“狼先生,去年我还没有出生呢”。狼说“不是你就是你爸爸,反正都一样”,说完就扑了上去。

就是说,如果中共真要打台湾,根本不用台湾独立这样的借口,它随便找个理由就干了。但是几十年过去了,中共一直不敢动,是因为有美国在制衡。从这一点来说,中共威胁台湾的真正用意,是在把台湾当筹码,向拜登政府喊话。

中共从上到下对美喊话

吴谦在放出硬话之后,他又表示,川普(特朗普)政府任内,美中两国关系出现严重困难,两军关系也面临很多风险及挑战。但美中两国两军现在处在“新的历史起点”,希望双方“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并且要“加强沟通、管控风险、避免危机”等等。

中共所说“新起点”,说白了就是因为拜登政府上台了,所以中共认为要“新打鼓另开张”了。所以我们看到最近,中共军机加紧了对台湾空域的入侵,中共也不断向美方喊话。

昨天(27日),中共驻美大使崔天凯又一次对美喊话,他提出了美中“四要四不要”的说法。崔天凯表示,美中“要互信、不要误判;要对话、不要对抗;要合作、不要争斗;要交流、不要隔绝”。

崔天凯所说的“四要四不要”,很可能就是中共的真实想法,或者说是中共对拜登政府最大的期盼。说白了,就是希望拜登政府能恢复到川普政府以前的对华政策。

这一点,从习近平在达沃斯论坛上的讲话,也可以看出来。习近平在讲话中说,“我们要坚持开放包容,不搞封闭排他……在国际上搞小圈子、新冷战,排斥、威胁、恐吓他人,动不动就搞脱钩、断供、制裁,人为造成相互隔离甚至隔绝,只能把世界推向分裂甚至对抗……反对恃强凌弱,不能谁胳膊粗、拳头大谁说了算。”

习近平的这段话,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明眼人都知道,他是在暗批美国。确切地说,他是在暗批刚刚卸任的川普政府,指责川普政府“恃强凌弱”,对中共搞“新冷战”等。

习近平的这番话,其实有一个真实的用意。就是用批评川普政府,来对拜登政府喊话。包括崔天凯和吴谦也是一样,都是希望拜登政府不要延续川普政府对中共强硬的政策。

习近平着急的三个原因

从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到中共驻美大使崔天凯,再到小小的国防部发言人吴谦,中共从上到下都是一个目的、一个腔调。有消息说,中共最高外交官员、外事办主任杨洁篪下周也要对美发表讲话,如果不出意外,也可能是呼吁美方改善美中关系这一类的内容。就是说,中共的喊话很急。而究其原意,是因为习近平着急了。

习近平为什么着急呢?因为他看到了两个不好的迹象,而自己已经没招了。具体来说,有三方面原因。

第一个原因就是拜登至今还没跟习近平通话,这让习近平很不安。

大家知道,拜登已经上任一周了。这一周当中,他和多国领导人都通过了电话。比如28日凌晨,他跟日本首相菅义伟通了电话,确认了美日关系的重要性,重申了美日安保条约适用于钓鱼岛,还表示尽快安排菅义伟访问美国等等。

拜登与多国领导人通话,却迟迟不与习近平通话,难免会让习近平生起疑心。因为习近平和拜登有着多年的交情,可以追溯到2015年奥巴马时期。当时已经成为中共最高领导人的习近平访问美国,时任副总统的拜登和妻子亲自到机场去迎接。从那时起,习拜就有着良好的私人关系。

中国人都讲“老面”,有老面罩着,关系就比较容易相处。习近平当局一直企盼着拜登上台,就是希望以私人关系带动两国关系的改善。

但是拜登上台后,却对习近平表现得不温不火,甚至到现在都不与他通话。习近平可能会产生怀疑:“老面”还有吗?拜登政府会不会延续川普政府对中共的强硬政策呢?如果拜登延续对中共的强硬政策,那怎么办呢?这是让习近平最不安的地方。

第二个原因,习近平看到拜登政府的阁员,都在高声表示抗共。这又是一个让习近平心下不安的地方。

比如已经上任的国务卿布林肯,他明确表示认同前国务卿蓬佩奥的判断,中共对新疆正在实施种族灭绝政策。他还表示,认同川普政府强硬抗共的基本原则,只是不同意一些具体做法。

再比如白宫发言人普萨基也指出,中共“对内更威权,对外更独断”;普萨基27日还表示,支持对疫情起源发起强有力的国际调查。这个表态,又是在扎中共的心窝子。

还有就任国防部长的奥斯汀上将,他明确指出,中共是美国面临的“重大威胁与挑战”;商务部长提名人雷蒙多明言,中共是“严重侵犯人权的罪魁祸首”,美国必须积极应对等等。

拜登政府的这些官员,不论是已经上任还是候任,一字排开,都表示出了对中共的强硬立场。特别是布林肯和奥斯汀,就任后分别于亚洲的传统盟友日韩两国外长和防长通电话,加强联合盟友的意味相当明显。

这是不是意味着,美国在政治、外交、军事和商业、科技等方面,依然认定中共是竞争对手,甚至是美国的威胁。

如果是这样,那么拜登政府可能会对川普政府的一些战术、作法做出调整,但抗共的主旋律是不会改变的。

当然我还是坚持原来的观点,拜登政府刚刚起步,未来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路。具体拜登政府会不会对中共强硬,还需要继续观察,现在还不能过早下断言。我只是说有这样的可能。

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昨天(27日)对福克斯新闻表示,他目前对拜登政府是有担心的。担心拜登政府说得好,但不会真正践行。

第三个原因,是习近平已经没招了。如果美国延续对中共的强硬政策,中共的日子会很难过。

大家都已经看到了,习近平执政以来,在外交上、特别是对美关系上,做出了一连串的误判。误判了美国,误判了川普,也误判了自己。

在习当局一系列误判之下,中共遭遇了川普政府的强力狙击。贸易上发动了史诗级的关税大战,导致中国的进出口双双下滑。严重依赖出口的中国经济,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冰霜期。同时切断中共获取美方高科技产品和服务的渠道,打击中共间谍窃取美方的政治商业机密等等。

在川普政府一系列的打击之下,中共最早还能说几句硬话,声称“以牙还牙、奉陪到底”。但除了早期对美国商品调高关税之外,中共再就没有了其它措施,更谈不上什么招法。

如果拜登政府延续对中共的强硬政策,在川普政府时期已经把牌出尽的习近平当局,更不会有什么措施来应对拜登。只能一天天挨着,等着经济慢慢枯竭之后,中共政权解体崩塌。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习近平可能真的着急了。所以中共军机频频骚扰台湾,中共官员不断放狠话。实际的目的就是把台湾当成筹码,要胁拜登尽快与自己通话,促使拜登政府改变对中共的强硬姿态。

世卫专家即将调查 疫逝家属遭消音

还有一件事,也可以看出中共很怕。我在说到习近平着急的第二个原因时,提到了白宫发言人普萨基的表态。普萨基说支持对疫情起源发起强有力的国际调查,对这一点,中共也是很怕。

今天(28日),世卫组织专家组成员结束了14天的集中隔离,下一步就要对病毒起源进行调查了。其实世卫专家前往中国,中共就满心不愿意。因为如果那些世卫专家真心调查,可能会查出病毒来源,可能会揭开中共隐瞒疫情的真相。这一点,中共非常恐惧。

如果真如前国务卿蓬佩奥所说,病毒是从武汉病毒实验室泄漏出去的,那么中共就是造成二百多万人死亡的凶手。那么包括习近平在内,只要涉及隐瞒疫情的中共官员,都可能受到国际制裁,要被追究刑事责任。

而美国表示支持国际独立调查疫情起源,一定意义上说,就是对中共不信任。中共能不怕吗?所以我们看到,中共一面表示世卫专家将在华“开展溯源”,包括座谈、走访、考察等,一方面对武汉染疫病故者家属实施噤声、施压,同时喊话世卫专家“不要成为传播谎言的工具”。

武汉疫情受害者家属张海表示,80-100名家属过去一年来使用的微信群,大约在10天前突然不明原因地被删除了。张海认为“这件事显示中共政府特别紧张,他们害怕这些家庭会与世卫专家接触”。

另一名成年女儿染病过世的妈妈告诉法新社,中共当局在上周就对她警告,“不要向媒体说话,或者被他人利用”。26日当局又找到她,还是这一套,“并且给了我5,000元人民币抚慰金”。

在美华人感受美国

昨天节目中我提到了一位身在美国的华人朋友,他讲述了自己一家人在疑似染病隔离期间的感受。这里,再给大家介绍他另外的感受。

这位身在内华达州的朋友说,疫情严重期间,在多个定点学校,每天早上八点到下午两点,都有人免费派发早餐。每一份都有牛奶、果汁、水果、小汉堡包或热狗等等,食物有很多种。只要你愿意去领,到指定地点停了车,马上有人问你要几份?然后毫不豫疑给你放到车厢里,还很礼貌地说“谢谢光临(thank you for coming)”。

如果是星期五,每一份都是乘以三的份量,因为他们周末休息,所以要提前将周末的食物分发出去。

网友在信中说,社区派发食物的人既有西人,也有亚裔。只要先登记预约,到定点领取,一箱箱给你放到车厢里。回家看着这些食物都会发一会呆,因为冰箱根本放不下。价值四五百美元的粮食,可以吃好几个月。但网友表示,好在一般家庭都有备用小冰库。

说实在话,我并不赞成“大政府”的做法。我认为“大政府”的做法会导致一种结果。就是政府负责了人民所有的事情之后,政府的权力越来越大,而人民就会越来越受到限制。最终可能会像中共一样,对人民实施严格的管控。所以我一直不赞成掏空国库、给人民发福利的做法。

但在疫情这种特殊时期,美国政府这种做法是另当别论的,这的确解决了民生问题。即使人们没有储备食物,也不至于挨饿,人们不会因为没有食物,而发生吃掉自己宠物的事情。

我以前在节目中,也跟大家说过。在美国疫情最严重的阶段,我家门口就有一个食物发放点。我们也去领过两次,给的食物真的很好,并不比我们平时吃的差。

我们再来看看中共的做法,就会发现中共根本不重视人民的生死。

武汉高峰疫期 每天至少死5千

刘佳鑫是武汉人,去年9月辗转到了洛杉矶。他在武汉期间,经历了76天的封城。

刘佳鑫的住家距离华南海鲜市场,步行也就十几分钟。疫情刚一传出,他很紧张,让家人先回母亲那边居住。但当时中共所有媒体都宣传,病毒不会人传人,慢慢他也放下了戒心。

后来刘佳鑫自身也出现了疑似症状,开始咳血、发烧。但医院和社区来回踢皮球,他一直没有接受正式的诊疗,最后是自己服药好了。他说到现在都不确定自己是否感染了病毒,但永远失去了味觉和嗅觉。

其实生病并不可怕,只要处理得当,都有机会康复。让刘佳鑫恐怖的,是中共对疫情“极其不人道”的处理方式。“跑了很多家医院,都不给确诊和治疗”,还要他去社区中心开医疗证明。

刘佳鑫对大纪元表示,中共官方的数据永远是仅供参考。他一位在武汉当地火葬场工作的朋友介绍,“疫情高峰期时,武汉每天至少有5,000人死亡”。

刘佳鑫指出,方舱医院只是当局安抚民众的措施。“不提供任何治疗,那是医疗资源枯竭的产物。就是平地盖了房子,把所有的患者、疑似患者赶进去了,造成很多人道灾难”。刘佳鑫一位同学的父母曾去过方舱医院,但也是靠着自己服药康复的。

刘佳鑫指出,“中共为了鼓吹自己的制度优势、安抚民众,处处宣传自己挽救了很多生命。但怎么没看到封锁造成了多少人枉死?好的(一些没染疫的)、坏的(染疫的)都死了”。

武汉封城 野蛮文明下的产物

刘佳鑫认为,“封城”是野蛮文明下的产物。因为除了中共,全世界没有国家使用这么残忍的封锁方式。而且效果只是暂时的,表面上受到了控制,根本的问题没有解决。

刘佳鑫表示,洛杉矶是“建议”民众居家防疫,不要群聚,保持社交距离,人们的生活并没有受到限制或监控。

在武汉封城期间,当局曾发过代金券,比如某种饼干便宜5元折扣。但这种代金券,对不能出入小区的人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封城后期,当局允许民众购物,但也不能出小区。人们只能在微信群里找供应商,然后排队到小区门口去领。

他说政府没有给居民提供任何的医疗保护物品,封城前,一片口罩已经涨到了30元人民币。武汉人都清楚,封城就是自生自灭。

刘佳鑫能撑过来,多亏了自己早前买了不少方便面,还有过年期间储备了一些速冻食品。

在刘佳鑫居住的小区,有一户人家父母双亡,只剩下小孩没人管。他说这种情况很多,家庭破碎了,就剩下孩子,政府也不管。

刘佳鑫指出,中共宣称的所谓制度优势和疫情防护方式,“就是牺牲一个小区、一个城市的人,去保卫中共的政权”。他说绝大多数的中国知识分子,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回国要偷渡?

今天有一位网友给我发来一张手机截屏,不知道是那一天的消息,但是看上去挺有意思。里面说“有美国的华人朋友,是美国国籍,回不了中国的,想偷渡回去的,可以跟我联系”。

里面说,“先飞到新加坡,然后安排从越南入境。需要的,跟我联系!4万美金包含所有费用,不再额外收费,免核酸检测,免一切检查。到了新加坡,一天后安全送到云南昆明”。

我不知道这个消息是真是假,但是这个人敢在群组中发这样的消息,想必也是有关系的人。否则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可以不用一切检查入境中国。

我说过多次,在中国大陆,如果没有中共高官做靠山,想做成什么事,几乎不可能。所以我不能不怀疑,这个人,背靠的中共官员,级别可能不低。或者说,这个中共官员可能掌握着实权。

其实最让我吃惊的,就像下面那个网友回复的,“回国竟然要偷渡了”,这还真是第一次听说。都是中国人偷渡到西方国家,什么时候海外华人回家,也要偷渡了?

闻所未闻的事,中共给整的这么复杂。所以我要提醒身在海外的华人朋友,是不是真的要回国,一定要三思而行。

老家在沈阳的新移民闫涛对大纪元表示,中国大陆有大量的不实报导。超市供应跟不上,人们处在饥荒边缘。只要能使疫情不扩散,什么都可以做,根本不拿老百姓当人。

闫涛说,中国现在就像个“围城”,里面知情的人都想出来,而在外头不明就里的却还想进去。

闫涛说中共的隔离政策是泯灭人性的,许多人本来很健康,但是因为被封锁而遭到感染。或者因此造成了经济困难和抑郁,延伸出更多的社会问题。他说“中共制度造成的灾难,可能比病毒本身更大”。

在美国的历史上,有很多人在战斗中拒绝投降,宁愿战死。即使刀剑折断、枪里没有了子弹,也要用石头和拳头继续战斗。他们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在今天的优乐客会员区,我们就来聊聊这个问题。欢迎大家了解更多。

大陆媒体人发声:我受够了我不配合!

中国大陆知名媒体人王箐丰最近在网上发出了一封公开信,信中讲述了浙江国安厅和杭州国安局从去年8月起,一直对他进行审查,要求他供认与境外势力有联系,污蔑他犯有“泄露国家机密”罪。

他的这封公开信引发了外界关注。

中央社报导,王箐丰是“90后”,四川人,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曾竞选2011年北京海淀区的人大代表。所以有很多朋友,半开玩笑地称他“王代表”。

他曾经在财新传媒担任记者,在2015年加入阿里巴巴。王箐丰也开设过个人微信公众号“元淦恭说”,经常用笔名“元淦恭”撰写评论,分析中国政治和经济方面的话题,然后在香港媒体上发表。

1月25日,王箐丰在公开信中表示“已别无选择”。因为浙江省国安厅、杭州国安人员在去年8月8日上午闯入他的家中,把他带走,对他进行了6天的审查。

随后,他又多次被警方带走,接受审查谈话。当局要求他“供述和境外势力的联系”,说他泄露了与国家安全有关的情报。

王箐丰表示,国安的人对他的指控极为荒唐,他说自己“只是一介草民,遇事从不打听,从来不掌握国家机密和情报。虽然他曾经爱好研究‘克里姆林宫学’,但是也都根据历史经验和公开信息进行分析,绝不掌握任何法律定义上的情报。”有关当局长时间审查他,说他是“对抗调查,拒不交代”。就在这种“巨大的精神压力”下,他硬撑了整整5个月。

王箐丰指出,1月21日国安部门向他发出最后通牒,警告他,再不交代清楚问题,就要被拘传、指定监视居住,最后更可能被审讯判监。有关人员甚至还威胁他说:“对于那些吃共产党政策好处的饭,又要砸共产党的锅的人,我们把你饭碗砸掉还是很容易的”。

但王箐丰表示,“为了谋求事情的解决,一直在努力跟他们沟通。”他说,自己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良民,年轻的时候是有些公开言论,但是这几年也早就不谈了。从2015年开始到企业工作,一直想的就是赚钱买房,过个普通日子。自己见过什么人,吃过几顿饭,聊了几句天,也绝对不可能有什么目的,也不会每天拿个小本本记下来,自己也记不住。

他质疑,这些国安、公安的人,明明知道他现在是个良民,却要翻查他的行为,这是维护国家安全还是制造混乱?

王箐丰说,我们必须生活在一个免于恐惧的社会里,而不是一个随便抓人的社会!

他写道,“这是我的自白书,也是我的举报信。”对于浙江省和杭州市国安部门的骚扰,王箐丰决定把事情公开。他说“如果横也是死,竖也是死,那不如轰轰烈烈地死!我受够了,我不配合!”

另外,王箐丰还表示,当外界看到这封公开信时,他可能已经失去自由了。他恳请外界转发他的公开信,他在信中说,“你们的转发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有中国网友在微博分享王箐丰的言论,但是很快就被删除了。

根据杭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2020年11月24日发布的《关于王箐丰被认定为高层次人才的公示》显示,王箐丰就职于淘宝软件有限公司。经审核,拟认定为E类,就是年纳税5亿元人民币的制造业,或年纳税5亿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人才,上年度工资性收入在50万元以上高层次人才。

我们不知道王箐丰现在的处境如何,但是我们既然看到了这个消息,觉得有必要帮一把。对我们来说,就是把这件事传播出去,让更多的人了解到他所经历的事。

邪恶是怕见光的。那我们就尽可能地给他曝光。这不仅是在帮助王箐丰,实际也是在帮我们自己。我们也希望朋友们能尽可能转发,共同解体邪恶。

《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