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马龙:全民打疫苗的潜在问题

罗伯特‧马龙博士将谈伊维菌素、逃逸突变体和强制接种疫苗的错误逻辑。(思想领袖提供)

【大纪元2021年10月28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江元贞翻译)“即便我们100%的人口都接种了疫苗,我们也无法阻止病毒在美国人群当中的传播,我们将(只)会减缓病毒的传播。”马龙博士说。

    扁康丸_728x90    

在这次采访的上半部分,mRNA疫苗技术的发明者罗伯特·马龙(Robert Malone)博士向大家说明了新冠疫苗的最新研究情况、疫苗加强剂及人体的自然免疫力等问题。

上期《美国思想领袖》的内容是:【思想领袖】马龙:疫苗功效vs自然免疫力

那么在下半部分,我们进一步探讨一下“老药新用”的药物,比如伊维菌素。罗伯特‧马龙博士将谈伊维菌素、逃逸突变体和强制接种疫苗的错误逻辑。

马龙博士说:“讨论这些(采用“老药新用”来治疗的)话题的人们会遭到封杀或责难,冒着其可能失去行医执照的风险。”

还有,采用所有人接种疫苗的政策为什么可能会适得其反,并且出现严峻的后果呢?

马龙博士说:“由于我们以不恰当的方式在使用这一非常重要的工具,使其可能会出现风险,因为我们过度使用了这种工具。”

这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主持人杨杰凯(Jan Jekielek)。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ept.ms/3fgTKSv

——————————————————————————

治疗新冠的有效方案受打压

马龙博士:我们现在处于这种很奇怪的境地,有一些医生团体相信他们有一套相当有效的方案,如果及早实施,可以防止(新冠导致的)死亡、生病和住院情形。然而政府和各种大型国家机构却在极力抵制他们,不让他们使用这些方法和起作用的方案。

医生无法开具药方;药房不抓医生处方里开的药;在医院,医生被禁止按照他们认为好的方式进行救治。除此之外,人们普遍感觉到,讨论这些话题的人们会遭到封杀或责难,冒着其可能失去行医执照的风险。

美国国家医疗委员会(Medical Boards)已经扬言要吊销这些人的执照,在其它国家,如英国和加拿大,就已经实施了这种做法。我觉得这让人们感到更加的不安和惊愕。人们已经知道这些治疗方案(作用剂)是安全的,也已经被使用了几十年了,为什么政府要诋毁它呢?

杨杰凯:就伊维菌素而言,不仅是治疗马匹安全,用于治疗人也安全。我的意思是,我不得不插一句,因为我看到人们嘲笑或贬低这种药物,有一个很奇怪的梗,人们不认可这种药物,我觉得可以说世界上每天有数以百万计的人使用伊维菌素来治疗寄生虫一类的疾病。人们质疑它只是一种治疗马匹的药物,不是吧?人怎么能吃这个?这就是它遭到嘲笑的梗。

为什么有人用治马匹的药替代打疫苗

马龙博士:这是由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推特账号的一则推文引起的,它当时用了个词是“y’all”(“大伙儿”,注:美国南部用语),该条推文称:难道人们不懂伊维菌素是给马匹用的药物吗?这件事被媒体报导后,就愈演愈烈,后来某些政府官员又进一步给它煽风点火。

所以在三天之内,这件事情就出现了爆炸性的效果,之后立刻就发生伊维菌素被诋毁是一种给马匹用的药物。大家知道,我本人养马,我给我的马匹施用伊维菌素;我也给我自己施用伊维菌素用来治疗我长期罹患的新冠疾病。

我非常熟悉(伊维菌素)有很多型态因素,我是绝对不会给自己施用液体型态的伊维菌素的,很多饲料店会销售它,这种配方是给牛用的。我甚至不会把它施用在我的马身上,更不用说我自己用它了。而给马用的伊维菌素的型态是膏状的,是专门用于治疗马蝇和肠道寄生虫的。

事实是,按体重计算,马匹使用的剂量与推荐给人类施用的剂量其实是一样的,但是其配方和生产的品质标准,与给人施用的是非常不一样的。

因此这个梗四处疯传,说伊维菌素是给马施用的药,为什么人们会用它来代替打疫苗?这就是舆论的论调,他们说这些人疯了,对打疫苗很犹豫,但是却愿意去施用给马用的膏状药物。

我对这个问题的观点是,舆论的焦点是放在“预防”的问题上,即人们用这种药物来替代打疫苗。而我的感觉是,人们一直在寻找能在感染初期对自己进行治疗的药物,并找出了伊维菌素,因为没有其它的选择。

在美国,在如何处理新冠感染的问题上,医院管理和医学处理仍然是采用常规的政策。如果你去看医生,或者你去看急诊,你告诉医生:“我呼吸困难。”他们会检查你的血氧水平,如果他们发现你的血氧是92或93,而不是在室内空气环境下的98或99,他们会说:“你先回家去,等到嘴唇发青了再回来”,当然这是个比喻,它的意思就是(等到)你的氧气浓度大约是88(再来就医)。

所以说,民众被医生告知回家去时,他们是知道自己有住院风险的,而且医生没有提供任何治疗,所以他们是挺绝望的。

全民打疫苗会造成严重潜在问题

杨杰凯:您之前提到,如果实施全民打疫苗的政策,这个理念会有很严重的潜在问题。我们的观众可能不是每个人都了解什么是逃逸突变株(Escape mutant,或耐药突变株)。

马龙博士:所谓逃逸突变株(escape mutant)是指就某一种病毒的分离株,疫苗所提供的对于感染和传播的控制对这个毒株不再起作用了,疫苗产生的免疫反应对毒株不起作用了。因此这个毒株逃逸了疫苗提供的免疫监督。

这就是所谓的“逃逸”(escape)的本质,在病毒内发生了突变(mutant)。

最近,另一份发表的论文显示,这个新冠病毒的突变率比我们先前预估的要高得多。所以病毒学的原理其实和培育狗的品种的道理差不多。如果你有一窝小狗,有六只狗,其中一两只是你会想留下饲养的,其它的小狗你可能想卖掉。比如,你要培育猎犬品种。

那么在病毒的情况下,这就好比母病毒产生了成百万至数十亿个子病毒。其中的很多子病毒会出现基因改变或突变的情形,使它们与源病毒的基因产生区别。之所以病毒会有这种情况,是因为病毒的组成粒子的数量很少,所以只要它感染第三个人,或者说再感染一个人,就可以重新启动整个的感染循环。

我和一个朋友、灵长类动物学家查德·罗伊(Chad Roy)交谈过,他在“杜兰地区灵长类物种研究中心”(Tulane Regional Primate Research Center)从事SARS冠状病毒的研究。他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数据,不久后会公布,他们在追踪病毒感染灵长类动物的过程中的进化过程。

那么吸引他的因素是,他发现病毒株在出现进化,使它们更能够感染肠道,而且可以把自己隐藏在肠道里面。那麽,这个进化的过程在艾滋病毒上也出现过。你可以在艾滋病毒感染病人的过程中,追踪它的基因发生变化的过程,这个过程是非常不可思议的。

所以只要一个病毒在感染宿主,比如说我们人类,它就随时在发生着突变,而这些突变也不断地被选择,看看哪些更具有适合度,术语是这样说吧。它们被选择,看看哪些病毒株的繁衍适合度更高。

这个意思就是,在宿主的身体里,有一些因素在限制着我们的免疫系统,另外也有因素在限制着病毒繁殖和传播的能力。宿主体内的病毒随时都与我们的免疫系统处于战斗状态,免疫系统在适应并试图控制住病毒,而病毒也在随时试图逃离免疫系统的适应。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ept.ms/3fgTKSv

责任编辑:王雪梅、李昊#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