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漫谈】李白为何“眼前有景道不得”?

元 夏永《黄鹤楼图》局部,国立故宫博物院 藏。(公有领域)

黄鹤楼(崔颢)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扁康丸_728x90    

登金陵凤凰台(李白)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
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崔颢《黄鹤楼》被推为“唐人七律第一”,“诗仙”李白也心悦诚服。其实李白诗也有写及黄鹤楼的名篇,如“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等等;但崔诗一出,时人和后人就难以比拟了。崔诗独步千古,为何?

近人俞陛云有云:“黄鹤楼与岳阳楼并踞江湖之胜,杜少陵、孟襄阳登岳阳楼诗,皆就江湖壮阔发挥。黄鹤楼当江汉之交,水天浩荡,登临者每易从此着想,设崔亦专咏江景,未必能出杜、孟范围(见下,两诗俱为名篇)。”此论甚是。

登岳阳楼(杜甫)
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
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
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
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

望洞庭湖赠张丞相(孟浩然)
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
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
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
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

崔颢别出机杼,从黄鹤楼着手。黄鹤楼为古代名楼,三国吴黄武二年修建,旧址在湖北武昌黄鹤矶上,流传有两则神仙故事。《太平寰宇记》曰:“昔费文伟(祎)登仙,每乘黄鹤,于此楼憩驾,故名。”《齐谐记》亦曰仙人王子安乘黄鹤路过此地。崔颢登楼远眺,念及神仙故事,不由思绪飞扬:“昔人已乘黄鹤去”,我也想效法呀!可惜,“黄鹤一去不复返”,我现在也只能感叹“此地空余黄鹤楼”。

于此,崔颢发出人生终极之问:我是谁?我自何处来?又向何处出?我要回家,可我真正的家究竟在哪里呢?哎,“烟波江上使人愁”。李白被称为“谪仙人”,天性通神,对崔颢所思心领神会、感同身受,也沉浸于此不能自已,哪还有别的情怀来题咏黄鹤楼呢?!的确,每个人生命的最深处,都在渴望乘鹤回到天上的家。崔诗道尽人生终极之思,古今同慨,所以千古流传(可惜,许多现代人深受无神论之影响,于人生终极关怀茫然不知,对崔诗不甚了了)。

李白对崔诗佩服不已,有仿作,《登金陵凤凰台》即是其一。凤凰台故址在今南京市凤凰山。据《江南通志》载:“宋元嘉十六年,有三鸟翔集山间,文彩五色,状如孔雀,音声谐和,众鸟群附,时人谓之凤凰。起台于山,谓之凤凰山,里曰凤凰里。”在古代文化,凤凰是神鸟,象征兴国祥瑞,国家政治清明才有出现。因此,凤凰台之文化内涵,大不同于黄鹤楼。故李白非无乘黄鹤之思,然限于(忠于)题咏对象,故《登金陵凤凰台》之意旨乃在爱君忧国。

《登金陵凤凰台》虽大家手笔,或称“古题咏惟谪仙为绝唱”,但其立意不能与崔颢《黄鹤楼》相提并论。两诗谁更高明之争,庶可免也。@*#

作者:薛驰     责任编辑:林芳宇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