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COVID-19已成“地方性流行病”

2021年8月6日,澳大利亚墨尔本市中心的联邦广场上,告示牌写着:“请待在家里”。(Con Chronis/AFP via Getty Images)

【大纪元2021年10月08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Rikki Schlott撰文/吴约翰编译)疫情什么时候结束?如何结束?这些是上周梅根‧凯莉(Megyn Kelly)在她的播客上访问医学博士莫妮卡‧甘地(Monica Gandhi)后,我问自己的问题。事实证明,迟早我们将不得不承认COVID-19,其实已正式演变成为一种“地方性流行病”。

    扁康丸_728x90    

当一种疾病“持续存在于一群人或地区,通常有相对稳定的发生率”时,就可以被归类为“地方性流行病”。或者,正如医学博士甘地所说,当“它已经降低到你可以忍受的程度时”,就已经达到称作地方性流行病的程度。

可控的地方性流行病的程度的最终目标,一开始曾是公开被接受的。要在两周内阻止疾病传染的计划重点是,防止医院系统不堪负荷,同时也正式承认这种疾病确实会传染。我们最初制定了明确的目标,并务实地规划了前进的路线。

然而接下来,我们却开始将目标推得越来越远。随着封锁的无限延长,长期的目标也变得模糊。突然之间,对话从原先让COVID-19保持在可控性的范围内,转变为要将它完全根除。新的终极目标是零病例;换句话说,“目标球门”不仅是被移动了——更可说是完全拆除了。

假如说,我们的目标是让COVID-19从地球表面消失,那么我们将必须继续等待更长久的时间。甘地博士表示:“我很抱歉必须这么说,因为很多人不这么认为,但我们实际是无法根除COVID的。”

传染性高、疫苗接种率低、突破性感染病例、为特定人群保留第三剂加强注射,以及跨地区和边界的人员流动……等事实,这些都意味着一件事:COVID-19不可能,也没有办法被遏制。

我们的许多领导人,都拒绝接受当前的大流行病,将成为地方性流行病的未来。重新开放的日期,也被推得越来越远,从2020年春季……2021年秋季……直到我们达到一定的疫苗接种率……只要我们都接种了疫苗,开放的日子就在眼前,但是,紧接着又会发生其它变数。

于是,他们又告诉我们,很快我们就能再次拥抱我们的家人。但允诺的日期已经过去,封锁又再度拖延,甚至上升到了新的高度,就像现今澳大利亚的情状一样。现在,安东尼‧福奇( Anthony Fauci)博士又说,要即刻判断我们今年是否可以举办圣诞聚会,还言之过早。难道,我们真的还要再等待他的允许吗?如果我们的精英人士们都已经能够不戴口罩,并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举办慈善晚宴(Met Gala),我想建议福奇,你最好确定我今年圣诞节时,可以和奶奶一起喝蛋酒庆祝。

话说回来,任何务实的政策制定者,都应该已经意识到不可能“再回到以前的样子”。正如无数其它定期和季节性传染的病毒一样,COVID-19将加入地方性流行病的行列中。虽然不幸,但这是现实,也就是我们的“新常态”。我们必须接受,而且也绝不可能再把这个疾病,塞回潘多拉的盒子里去。

只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对失败感到绝望,我们仍然可以在日常生活中,采取合理的预防措施,并承担个人责任。我们可以,而且必须继续保护弱势群体。幸运的是,最近批准的第三剂追加注射,似乎是让有染疫风险的人远离成为过度危险重症的一个好方法。

简而言之,我们可以,并且也应该学会,重新回归自己的生活。我们必须决定我们国家可以接受的地方性流行病程度是什么样子,以重新设立目标,并将它们保持定位。迄今为止,丹麦等其它国家,已经取得了成功。因此,只有依据明确的任务使命,我们才能在对抗COVID-19上取得进展。

日子,还是要过下去。

作者简介:

瑞琪‧施洛特(Rikki Schlott),作家兼学生,居住在纽约市。她是一名年轻的言论自由活动家,其作品从Z世代的视角,记录反自由主义的崛起。她也为政论谈话性节目《梅根‧凯利秀》(The Megyn Kelly Show)工作,作品发表在“每日连线”(The Daily Wire)和“保守派评论”(The Conservative Review)等网站上。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原文:The Making of an Endemic Diseas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高静#◇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