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局黑暗 港人:弹雨中看见希望

反送中, 暴政, 公义
年轻人“大卫对巨人歌利亚”一般的抗争,唤醒港人深藏的本能,感召了许多成年人“与年轻人同行”,绝不向极权屈服。图为11月17日香港理工大学攻防战,抗争者在尖东桥以雨伞和砖头阵对抗警方。(宋碧龙/大纪元)

【大纪元2019年11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香港报导)香港社会持续动荡,局势继续恶化。自港警疯狂围攻理工大学,保卫校园的年轻人“大卫对巨人歌利亚”一般的抗争,也在唤醒港人深藏的本能,感召了许多成年人,愿“与年轻人同行”,绝不向暴政屈服。

    扁康丸_728x90    

这五个月的抗争给香港人带来了什么变化?港人对香港的前途乐观吗?记者采访了三位参与抗争的“和理非”示威者,其中一名银发族回答,抗争运动带来的最大影响,是香港人的特质发生了变化,港人“各扫门前雪”的冷漠,对政治的冷感一向有名,但这次“突然间变成另外一种特质的人”。

香港是一个把公义看得很重要的城市

阿青、邵女士和阿May三人参加了17日下午的“愿荣光归香港”集会和人链活动。阿青说,大城市的人基于保护自己、怕被别人算计,而变得自私,但是香港是一个把公义看得很重要的城市。

反送中, 暴政, 公义
(右起)阿May、邵女士和阿青三人参加17日下午的“愿荣光归香港”集会和人链活动。(蔡溶/大纪元)

阿青:“我们见到公义被扭曲,与我们平时认识的价值观不同,所以就会齐心出来。而每一次抗争(一次比一次)更加激烈的原因,是之前发生了一些不公义的事情,例如陈彦霖和周梓乐,而中大(被警察强攻)的事情令我们更齐心,四面八方的人都去中大挡(警察)。政府越对我们施压,我们就越齐心。”

或者很多人难以理解,很多人眼中冷漠自私唯利是图的商业城市,但一旦涉及社会的不公义,大家会愿意站出来。这与是否被煽动,被误导,被蛊惑无关。

邵女士说,人命关天的时刻,不能只顾全自己,“现在是涉及到人命,不是一个层面的问题了。团结是因为牺牲了人命,才得到这个团结。”

政局黑暗 更见人性光辉

邵女士说,近年来香港文明在倒退,但基本的文明仍然保留。虽然抗争逐步升级,波及到主要交通干道,公交系统受到影响,“所有的交通阻塞,有人不断按喇叭吗?没有,香港人还保持冷静和文明,排队秩序、开车的秩序都很文明。这种事情在别处看不到。”

邵女士说,这场运动有希望的就是,每个人的本质是善的。“虽然面对暴力,这些学生都是善的,他们也不希望牺牲这么多人,但是被逼的:你打死我的兄弟(示威者互称‘手足’),为了我的兄弟才会这么激烈,如果是放在一个没有感情的人,一个机械人,他会否为了牺牲一个人,做这么多事情出来呢?是因为他还有人性。”

邵女士:“反而那些警察,经过这场运动,没有了人性。小孩因为这场运动,激发了人性出来,更强了。激发了他们的手足之情,坚持齐上齐落,核爆都不割席;死了的兄弟,大家会为他拿回一个公道。我真的为此感动。”

阿青说,丈夫想把孩子移民到安全的地方,但是儿子拒绝了。“我们心疼子女有危险,叫他们不要出去,拿出一笔钱叫他移民,但是年轻人就觉得,很多其他年轻人出来被人打,难道他们没有父母吗?你保护了我,那其他的孩子同样是珍贵的,谁来保他们呢?所以他们不会走, 直到这场仗结束。所以有时觉得,小孩看这场运动,比我们更加无私。我们唯有为他祈祷,希望他能平安回家。”

反送中, 暴政, 公义
香港人对政治的冷感一向有名,但这次港人对社会运动投入的热情极大。图为众多港人参加17日下午的“愿荣光归香港”集会和人链活动。(蔡溶/大纪元)

香港人的特质发生了变化

能把香港人变成这样,港人归因于这场运动。

阿青说,“以前香港人比较冷漠,中国人的社会似乎都这样,连问路都不想搭理你。但自从这次运动后,身边的人都对他人关心增多,所以任何事都是两面看。这场运动可能是一个转机,改变一个社会的风气。”

甚至年轻人也不玩电子游戏了。阿青说,“现在很多年轻人,一得空就去球场,主动学跨栏、练跑步。这是为了(在街头游击战中)保命。”

以前许多人批评香港是文化沙漠,阿May 说,现在年轻人制作的文宣“很厉害”,“他们的连侬墙上,每一幅画都是艺术,句子的改编以及‘愿荣光归香港’短时间内在全世界风行,每唱一次我都感到心灵震动,很感动。”

她说,以前年轻人赚钱糊口已占去很多时间,而艺术和音乐之类只是一个附属品而已,但现在年轻人有了充分的发挥机会,创作热情爆发。

在枪林弹雨中看见香港的希望

香港年轻人对抗中共强权,站在了全球最前线。邵女士说,年轻人的勇气,厄困时持守坚毅,感动了成年人,“我爱这些孩子,爱这些年轻人,我很欣赏他们的胆量,以及这种为香港的抗争形式,很值得我们的付出和支持。”

邵女士:“我之前想不到这些小孩,只会睡在家里打机玩游戏,没想到能坚持几个月,这种坚毅的精神和心态让我很佩服,所以自己的自私心理一定要放下,走出舒适圈。”

阿青和阿May 说,在枪林弹雨中看见香港的希望。

阿May:“现在年轻人的表现是超出很多成年人,成长很快,突然间变成另外一种特质的人。我相信香港经过这一役之后,他们作为香港未来的接手人,会很有魄力。”

阿青:“这件事出来后,我们都很以香港为荣。以前我们人人都想移民出走,但现在我们是有钱都不想走,因为我们觉得做香港人很骄傲。”◇◇ #

香港青年心声:为何走在抗暴政第一线?(2)

责任编辑:杨亦慧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