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语:职务与“植物”

职务 含羞草
那令无数人心心念着放不下的职务也许真和植物差不多,有生有灭,只是生活的装点,并不代表永恒。(Pixabay.com)

老家一位亲戚来旅游,中午招待他吃饭。

许多年不见,亲戚对我们讲的第一句话是:现在什么职务?听到这句话,我心里很不舒服。他不问我们生活、孩子,只关心我们的职务,这明显是老家那种官本位的思想。虽说反感,但我清楚,这位亲戚直率,不会拐弯抹角,所以也算是他的优点。

我不想在职务这个问题上多费口舌,只敷衍一句:没什么职务”。亲戚正想开口说话,在旁边的女儿突然接话过去,反问我:“妈妈,我们家有植物啊,我们不是养了一棵含羞草吗?”女儿天真的话逗得我哈哈大笑,我赶紧回应:“对,你说得特别对,我们有‘植物’……”

大家都跟着哈哈笑,一场尴尬的对话以欢笑结尾。话题就此岔开,大家开始聊别的。虽然亲戚还是变着法地询问我们的资产,比如问月薪多少、房价多少、房子面积多大,等等,我好像都没有一开始那么反感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女儿把“职务”等同于“植物”的天真。

多少人为名利而奔波,把职务之类代表钱权的身外之物当成重中之重,得到的眉飞色舞,得不到的灰头头丧气。说到底,那令无数人心心念着放不下的职务也许真和植物差不多,有生有灭,只是生活的装点,并不代表永恒,也不能决定我们的幸福。

记得和女儿第一次种含羞草就以失败告终,因为我不会照顾,含羞草长了没几片叶子就枯掉了。我们感到遗憾,但不会觉得天要塌下来,因为不过是一棵植物而已,大不了从头再来,继续种。如果能以对待植物的心态对待职务,我们是否就都多了些平和,而少一些劳累奔波呢?@

作者:青松   责任编辑;方远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