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身峡谷中的秘境 武界部落赏云海

武界四面高山环绕,云雾缭绕笼罩,增添迷濛之美。(曾晏均/大纪元)

武界,一个与世无争的美丽部落,经票选为台电(台湾电力公司)最美十大秘境的冠军。武界的美,美在她雾霭烟岚常年缭绕,层叠山峦迷濛飘渺,有如一幅泼墨山水画,也因此被称为“云的故乡”。

初听到“武界”这个名字,感觉仿佛是武侠小说中的仙境。大自然得天独厚的壮观地界,山岚云海、瀑布溪流及钟乳石壁,仿佛静卧在这里的一切,都被赋予了一抹动人神秘的色彩与宁静韵味,每走一处皆能感受武界山谷的绝美。

位处于南投仁爱乡武界山和干卓万山之间的“武界部落”(法治村),隐藏在青山绿水、山高谷深的峡谷地形中,海拔约720公尺,原属布农族卓社群的原住民社区,全村百余户约800人口,部落有浊水溪与栗栖溪两大水系穿流而过,水源丰沛,族人多以农耕为主,古朴的民风和传统农耕文化因而延续传承下来。

武界的美,美在她雾霭烟岚常年缭绕,层叠山峦迷濛飘渺,有如一幅泼墨山水画,也因此被称为“云的故乡”。(曾晏均/大纪元)

从埔里至武界车程约20多公里,由南投71乡道蜿蜒上山,沿途部分路段稍窄,但大弯不多,且山峦绵延层叠,景色宜人。在林道产业路旁可以观赏露天钟乳石,这是经由山壁涓涓滴水终年不停地积累形成的水洗石(水波石),据说每年以一公分速度成长,蔚为奇观,是拜访武界必访景点。

山壁上被雨水冲刷的钟乳石。(曾晏均/大纪元)

下雨天的武界,林道边就有磅礡的瀑布可观赏。(曾晏均/大纪元)

峰峦叠巘 武界山霭苍苍

布农族是一个敬老的父系社会,在族语中“Vokai”是武界的原名,意思是“翻过一座山””或“我们住的地方”。日治时期,日本人将其音译为武界,意即“武力界线”,台湾光复后,因其名称不雅遂更名为“法治村”。

法治村交通不是很便利,少了人烟杂沓,相对地也保留了较多布农族传统文化。来到这里,除了四处游走玩赏,望着近在咫尺的山间云雾,感受纯朴的自然气息,还可以夜晚看星星、早晨观日出及云海,宛如置身世外桃源。

“浮云不共此山齐,山霭苍苍望转迷。”武界“云的故乡”绝非虚名,当我们站在高山之巅,纵览着无尽山色时,层层峰峦叠巘间云雾幻化意象万千,轻柔如絮的白云,忽而平铺絮绵如云毯,忽而波涛漫卷似云涛;刹那聚结蓬堆的云团,随着风势缥缈多变,只露出青绿峰巅。

当烟云弥漫峰壑,霞彩流淌在岩壁上,大自然之美在武界汇聚,使人感受到一种空灵、虚无缥缈的仙境美景。

云雾在山峦间缭绕,景色如梦似幻。(曾晏均/大纪元)
新武界引水隧道引浊水溪的水送至日月潭蓄水调节,再引入发电厂发电,这段贯穿干卓万山与后续隧道穿越工程全长16.5公里,是极为艰钜的工程。(曾晏均/大纪元)

台电引水隧道贯穿干卓万山 ,是法治村的新地标。(曾晏均/大纪元)

台电引水隧道 贯穿干卓万山

到武界要翻山越岭,从南投71线左转入山,来到栗栖溪引水道,拱肋输水钢管拱桥横跨浊水溪,将栗栖溪的水送往武界坝,是法治村的新地标。

为了预防1934年日治时期建造的15.12公里旧引水隧道年久崩塌,台湾电力公司于1991年动工兴建新武界引水隧道,2006年竣工,造价新台币90亿元。这座桥的功能是引浊水溪的水送至日月潭蓄水调节,再引入发电厂发电,这段贯穿干卓万山与后续隧道穿越工程,全长16.5公里,是一项极为艰钜的工程。

通往引水道拱桥沿路边,有着布农族原民跳祈福舞迎宾的图腾版画。置身山中,倚栏远眺武界群山,忽然惊觉此地的山竟然人与峰齐,渺小的人们在武界不须仰望高山,平视群峰的辽阔风光尽收眼底,这一刻终于体验到了“原来我也能像山一样高”的骄傲。

山中天气阴晴多变,同时也让旅人惊艳武界晴雨景致皆旖旎,经过一阵小雨洗礼,雨后初晴的山色别有一番韵味,在光的渲染下,绿叶更显得青翠,点缀着黛青的山色,加上白雾山岚缓缓飘漫着山头,此情此景,世间万物都变得诗情画意了。

通往引水道拱桥沿路边,有着布农族原民跳祈福舞的图腾版画迎宾。(曾晏均/大纪元)
布农族图腾版画。(曾晏均/大纪元)
布农族图腾版画。(曾晏均/大纪元)

◎原住民族图腾版画,背后群山云雾涌动。(曾晏均/大纪元)

历史不堪回首 南北蕃大战

回忆历史,美丽的武界也走过了一段伤痛岁月。在公元1903年日治时期,布农族曾与北方雾社地区的赛德克族发生南北蕃大战,史称“干卓万事件”。布农族卓社群干卓万番砍杀赛德克族巴兰社一百多颗人头事件,据说事发地如今已成武界坝现址,很难想像这里曾经血染成河。

根据《台湾大百科全书》记载,“干卓万事件”又称“南北蕃事件”或“姊妹原事件”。然而日本官方则纪录为“雾社蕃膺惩事件”。

据载,日本领台后,于公元1897年1月派出东西横贯道路探勘深堀队15人,从雾社入山,然2月传出失踪,全数人员遭到杀害。1902年埔里守备队又在人止关被雾社群灭杀。日本政府无法以武力解决,改而封锁雾社群,让当地居民得不到任何外界物资的补给,使其缺少日常用品生活困难。

公元1903年,日本军操纵布农族干卓万群,以和雾社群交换日常用品为由,诱使雾社群至两族交界地“姊妹原”喂以酒食。酒足饭饱之后,埋伏的布农族人遂大举砍杀雾社蕃赛德克族壮丁百余人,雾社蕃势力因而大减,不得已归顺日本政府。当时赛德克族被称为“北蕃”,布农族被称为“南蕃”,故埔里平地人称之为“南北蕃大战”。

古人云:“心若有尘天地窄,眼中无物众生亲。”当光阴慢慢滑过,历史翻过了最心酸的一页,无论是干卓万事件或是九二一地震,时间抚平了Vokai的伤痕,如今的武界恰似一朵遗世独立的空谷幽兰,静处深山散发着芬芳,等待着伯乐知音入山探访。@*

云雾在山峦间缭绕,景色如梦似幻。(曾晏均/大纪元)

责任编辑:茉莉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