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奇闻:他身上长一只猪手到底因何?

在旅舟中,遇到了一件轮回转生奇闻,令他毕生难忘。(Pixabay)

清人张映薇是丹徒(今镇江地区)地方人,他曾在旅游越地的途中,遇到了一件不是人人都能遇见的事,令他毕生难忘。把这件事情流传下来,对世人、对人生的追寻应有积极的意义。

    扁康丸_728x90    

张映薇在旅途舟中结识了一个越地当地人王君,两人相谈投契,宛然萌生他乡遇故知的情谊。一路上张映薇察觉到王君的左手缠着棉布,始终放在袖中,不露出肘来。一趟难忘的旅程终于到了终点,张映薇想和王君握手欢别,然而王君的左手藏在襟下。

张映薇一肚子的疑惑终于忍不住了,也到了道别的时候,此后再见何年?就开门见山问道:“足下为何一直把左手放袖中呢?有什么让人诧异之处吗?好教人难猜呀,何不请出拳来,让我‘了如指掌’呢?”

王君初时一颤,说道:“如果我的左手和右手一样完好,何妨把臂示人呢,真因是手指长得不像人的,自己嫌恶,所以藏了起来。”说着,王君下了决心,脱襟解开缠布相示。张映薇看到人腕下分明长了一猪蹄。

张映薇一时间讶然惊怪!王君说:“坐下吧。让我与君说分明。”

于是,王君将他这只猪手的由来,一五一十说明白:

这猪蹄是我三生孽报,犹未脱尽的结果。前前生我是邳州(今江苏省境)役隶。那时同村有霍某欠官粮,被追捕得很急。他曾准备了拾两银子,托我代为完纳,我把银子私吞了,没给完纳。隔年,州府催旧债,把霍某捉去了,最后拷打至死。

一日睡梦中,我被捉到阴曹地府。那是霍某死后十多天的事,他在冥司里向冥王告状,冥司找我对质。在冥王面前,我认了自己侵占了霍某的银子。

冥王发怒,对属下说:“与其让这个人在阴间遭惨刑,不如让他在阳间承受业报。”

冥王在一监牌上写下我的刑罚。我被绑到一个阴阴霾霾的地方,隐隐中有一巨石圈着的铁门。守门人见牌发给钥匙,门一开一股蒸热之气排山倒海扑将过来,那一瞬间,我背后被人一推,两耳听到猪啼声,随即落入一猪腹中了。

在那肚子里,自觉又膨又闷非常局促不得舒展。忍受了一些时日的促迫,一天扑咚落了地,发现自己身在竹笠中,在一起的还有许多呶呶叫的小猪,顿然明白自己转生为猪。我气恨赌气不喝乳,气馁极了。当了猪又容易饿,初时有人以水拌谷饲我,我匍匐著身子爬过去吃了,后来每日吞咽很多谷糠子,数个月就长得很硕大了。当了猪肥胖好睡,懒腹垂地,暑热莫可奈何,就在水塘畔软泥上滚一身泥,才稍觉凉爽。

我曾经逛到篱巴边上,看见园中有很多苦瓜瓮菜,才知道那里是豫章地(江西)。一天,有一人用绳套住我将我绑至一张桌案上,那人的面貌酷似霍某,他拿出屠刀来,在石头上磨利,铮铮有声。

我知道免不了挨一刀受死。岂知,死并不是想像中那么痛快,原来江西人的风俗要生剥猪皮作钲皮、鼓皮。屠夫从我颔下正中处下刀,一刀划开皮直至尾闾,刀一过那就如火线一条烧在身上。接着又用铁杖剥皮,自腹向脊剥,又向臀部的方向剥,就像脱掉紧裹胴体的衣服一般。我依然忘不了那疼痛之苦,最初疼在皮膜外,持续而来的是万箭攒心的痛,而最难忍的是皮落的最末一刻,全身的皮剥到蹄足处如沸汤一滚,徐徐褪落。当剥到第三只猪蹄时,皮断身坠,心气绝了,那第四只蹄上皮肉还相连。

结束了猪的一生,我又见了冥王,他说:“欠霍某的债既然偿还了,再带去转生。”旁边一长胡须的,引我进入一微贱之家的门,不知不觉间落地,呱呱而泣。自此又有幸得人身,然而直到现在,还带着一蹄不敢见人。我负我友,实在是有一颗猪心,更不用说手了,故而终身缠着它不能示人呀。

在现代也有发生过人身上长着猪手[点阅:猪有前世记忆:投人身长猪蹄 轮回中还业],或是猪长着一只人手的实例[点阅:人长猪蹄 猪长人手 见证人畜间轮回转生]。这样的实例,除了业债的偿报应验之外,可能是上天特给人留下的警讯:自己欠的债躲不了,今生不还来生让你还!我们作为人可要随时随地谨慎修行才好,要给自己造福,不要给自己造业呀!@*

资料来源:清‧曾衍东《小豆棚‧卷三报应部》

──点阅【轮回转生.前世今生】──

作者:怀忍忍   责任编辑:李梅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