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租房子的故事……

租房

外国人初来新加坡,首先要解决“住”的问题,租房子是不可避免的,尤其是受经济条件所限,不少人还要与屋主一家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因生活习惯不同, “寄人篱下”的日子本就辛苦,如果再碰到斤斤计较、甚至故意欺负外乡人的房东,境况就更加“苦不堪言”了。于是,有的租客发誓,等哪天我也有了房子,我也做房东收租金。可是,做包租公、包租婆的日子就一定顺心如意吗?等你当上房东试试看……

外国房客遭遇“文化冲击”

来自台湾的郑凯骏在网上描述了他初来新加坡找房子的经历。

“在一个闷热的礼拜六,跟太太约了中介一次看了几间房子,我们坐上中介的车,第一间来到市中心离地铁站不远的组屋,一打开门就看到一个驼背弯腰大约七 十几岁的阿伯,步履蹒跚的他,带着我们进入一间空房,房间里有一张双人床和基本的衣柜与桌子,……我问房东阿伯:‘所以你也住附近吗?’,他说:‘喔没有,我就住这里其中的一个房间。’

对于刚到新加坡的我们来说,这根本就是五雷轰顶!这时中介才跟我们说这间是要跟房东同住的。没错,在新加坡因为寸土寸金,很多人宁愿牺牲自己的隐私 权(其实房客牺牲才大吧!)空出一间房来换取租金补贴生活。接着,我们默默走到厨房后面,看不到任何可以晒衣服的空间,太太随口问:‘请问洗完衣服要晒在 哪里?」没想到阿伯神回:‘喔,我们都晒在电视机旁边,晚上很通风,都会干啦。’

当然,我们很快地离开坐上车,前往下一间房。”

“因为新加坡实在好热,我们当初先跟中介说好,希望房子每个空间都要有冷气,走到哪一定要凉到哪,中介当时是满口答应。”

没想到,这间组屋“除了墙上污迹很多、还有马桶厕所简陋如牢房外,我抬头看了看,怎么冷气只有一台,印度房东说:“啊这个喔,是这样啦,这台冷气超强的,是日本牌子,虽然只有一台,但是我们把客厅啊、房间啊的上面墙壁都打洞打空了,这样一台就可以凉整间了喔”,听到这段话,我们身体依然很热,但是心里早已经全凉了。

曾柏文也来自台湾,他认为本地的居住空间塑造了本地社交文化。

“综观租屋广告,许多会强调 cooking not allowed,或是 only light cooking allowed。所谓 light,指的是煮煮面,或用微波炉热热东西。然而准备与分享食物,一直是许多社会中,家庭朋友联系情感主要的活动。在这么一个强调传统家庭价值的新加坡,却看到如此大规模的外食化,不免觉得吊诡。

而每每走访几个社区的food court,看到几乎千篇一律的那几种选择(杂菜饭、鸡饭、烧腊、肉矂面、粿汁、西式餐点、南亚料理、饮料铺,才更惊觉这种外食化连带的,是一种在基层生活饮食的‘标准化’,……反映着象征 ‘现代性’的分工与效率逻辑。

另一个经常被禁止,也在许多外地人心中留下不解的,是‘访客’。许多房东禁止房客让朋友来访,更不用说是借住几天。这跟我之前不管在台湾、英国的租房经验,也跟某些在这碰到的大陆朋友、马来西亚华人朋友过去的经验,大相迳庭。

拒斥访客,反映新加坡房东对“居家隐私”的强调,……也隐喻对陌生人预设式的不信任。这种不信任,导致许多用以“确认”的制度要求与实践。

例如最后当我敲定租房时,新加坡房东深夜十点开车找我,除了收取押金,还一并查验护照、查验我工作的证明文件(并拍照存档)。他说,如果有人来查,他才可以证明自己有掌握到我的身分。”

与房东同住的诸多烦恼

房东与房客同住,摩擦在所难免。一位陪读妈妈虽然一忍再忍,却还是爆发了……

“当水电费上涨后,……我租的一个没有冷气的小房间却水涨船高,从400元一下子上涨到600多新元……

每月600新元的房间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没有电视,没有冷气,窗子只能半开着,坏了,下雨天不能关,入住签约之前,屋主说一星期后找人来修理,但是一年多也没修。洗手间是要跟屋主一家人合用的, 抽水马桶是没有盖子的(这是屋主一家的习气,只恨租房前没观察厕所,不然是决不会签约这里的),内急时需求忍耐排队等候的滋味,一周内只有两天能够用洗 衣机洗衣服……”

“每次,屋主朝我发脾气,我都是忍耐,只因为她把房子租给我们住。当年,我在国内时,两个房子都空着,也不愿意租给他人住,因为我不缺那点租金钱,也不愿意他人住进本人的房子里。我为了她出租房子的情分,尽量不计较什么。”

这次我火了,我开始生气,无法控制自己,只因为我开着客厅的木门换空气,才不过十几分钟,就骂我。……

我学她那样瞪起眼睛大声吼道:‘这月的房租我都曾经交了,我还有一个月的押金在你那里,如今,我不搬!’”

台湾博客Luijay早就看到这类矛盾的症结所在:“我个人认为‘与房东同住’ 这件事本身就是万恶的根源。这并不是房东人好与否,而是需要出租家中一、二个房间的房东,往往在经济上有些困难;没有困难的,如果愿意牺牲隐私与生活品质来 换取额外收入——总之不会大方到哪里去。对房客而言,以不低的价位承租一个房间,却处处有寄人篱下的感受,莫过于荒谬二字。双方的矛盾一开始就存在,随着生活上的频密接触,摩擦只会不断累积。”

其实,找房子也要靠运气,与主人同住也不都是坏事,一位大陆博客是这样总结的:

“新加坡人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超爱干净,和屋主住基本上就没有可能自己做饭的,然后还要顺应屋主许多各式各样的爱好。所谓的爱好,比如9点以后不允许开洗衣机,一个星期洗两次衣服就够了(费水),东西要这样摆,不要那样摆,洗澡不能超过15分钟云云。当然,碰到好屋主,三天两头煲汤给你喝,给你洗衣服还给你熨好,叠整齐。这些,完全看运气。但总的来说,和屋主一起住,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自由,最大的幸福就是干净。如果租整套,上述两点正好相反,呵呵,你懂的。”

租房容易退房难

不过,如果你遇到无良屋主的话就另当别论了。网友文文小婧在Bukit Batok租了一套组屋,签了一年的合约,万万没想到,到退房时主人“狮子大开口”。如果按照房主开出的维修价码,2,500元的押金全部都得赔上不说,文文小婧还得倒赔主人至少1,000元,这还不包括她在交房前请工人打扫屋子所花的400元清洁费。

看看这位主人的一些要求:

“-餐桌的6把木头椅子:房东说椅子靠背以及座椅上面的磨损他无法接受,这样的木头椅子他要收我们150新币一把作为维修费!150新币!!!……

碗柜的3扇玻璃门:玻璃门是四边有铝合金镶嵌住的,里面进了一些水渍,所以外面看来有一块有点脏。房东为此打算收我250元一扇门,一共750新币,打算把玻璃门换新的……

厨房的墙壁:那些鸟屎弄到墙壁和窗台上有污渍,为此房东说要花250新币粉刷!墙壁面积总共2m x0.5m的样子……

马桶翻盖有点泛黄,要换掉,两个马桶每个多少钱忘了,但觉得应该不是150就是250吧,反正什么都是这个价……

房东说厕所的推拉两扇式的塑料门的滑轮没了,为此要换门!!!……400新币……

大理石的厨房案板:房东说有油渍,要450块重新换……

对此,台湾博客Luijay也有同感:

“坡国房东让我很无法忍受的是‘一点亏也吃不得’的心态。租房虽然不能说是无本生意,但赚钱的事,本来就不可能全无风险。更要命的是,同住一个屋檐下,生活习惯、家具使用方式、清洁保养的程度,到底该遵循谁的标准?持‘平等论‘的我自然觉得双方都该各退一步,但房东往往认为 ‘他才是主人,要照他的规矩’。

再加上文化差异(就我所知,台湾房东大部分采取放任政策,房客搬走之后再彻底整顿),台湾人在新加坡租房,实是有许多的不满得忍、许多的眼界可开。”

当房东也不容易

很多国人大概都梦想当房东收租,也确实有很多人从中尝到了甜头。不过,早报吴慧敏的文章《买楼收租圆梦大不易》却让人大开眼界,原来买房收租也绝非易事。

作者说,她的一位朋友的老外租户在续约时,要求在两层的半独立洋房里加建一个露天游泳池,另外再买一张某乡村俱乐部的两年会籍证让他使用,相当于每月变相减租1,000元。

“朋友没答应租户的请求,没想到房地产经纪带来看房子的另一对老外夫妇提出的要求更多。除 了游泳池和乡村俱乐部会籍证,他们还要求业主承担每月大约900元的清洁费(专业清洁公司每星期来打扫两次)、每月200多元的花园修剪护理服务(一个月 护理两次)、每月300多元的灭虫服务(一个月灭虫两次),另外还有两个月一次的冷气维修服务、一星期两次的泳池清理服务、一年一次的电动铁闸门维修。此外,洗衣机、干衣机、洗碗机和烘烤炉都得全部换新的,窗帘也得全部换成不透光的。”

所以,作者说,当另一位朋友说想多买一套房子收租好提早退休时,周围几个朋友全都劝阻她说:“算了吧,没事别挖个坑跳进去,收来的租金还不够治你的头痛。”

 

 

文/林芸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