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20名一线医生:假信息掩盖了羟氯喹疗效

5月6日在美国德州达拉斯,美国海军蓝天使飞行队在空中飞过,向美国对抗中共病毒疫情的医护人员致敬。图为观看飞行表演的医护者举牌致谢。
5月6日在美国德州达拉斯,美国海军蓝天使飞行队在空中飞过,向美国对抗中共病毒疫情的医护人员致敬。图为观看飞行表演的医护者举牌致谢。(Tom Pennington/Getty Images)

【大纪元2020年08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程航综合报导)美国近20位一线医生自发召开记者会,揭露科技界制造的“虚假信息、宣传和伪科学数据”遮盖了羟氯喹能治疗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的真相。多位医生表示,数个月的临床经验一再证实,羟氯喹是目前治疗中共病毒的最有效药物。

这些医生提供的信息也佐证了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一再呼吁学校应尽早复课的要求是合理的。

近3个月来川普多次公开披露,临床记录显示,服用羟氯喹的病人普遍得到医治。但同时,包括《柳叶刀》在内的一些国际医学刊物陆续发表文章,称对该药的“研究和实验”不足以证明其有效性,令市场上一度限制对此药的供应,也让更多染疫者陷入绝望。

上周二(7月28日),来自“美国前线医生”组织(American’s Frontline Doctors)的近20位医生,从各州飞往华盛顿特区,在国会山前举行记者会,取名“白衣峰会”(White Coat Summit),向外界公布他们在一线救治病患中,获得的第一手信息。

医生们表示,数月来主流媒体、科技界,甚至美国卫生研究部(NIH)公布的有关中共病毒的信息和所谓的“研究数据”,存在不真实、不完整和严重误导民众的内容,这是一场有政治企图的“大规模、虚假数据的宣传攻势”。

这次由美国医生召开的民间记者会,在脸书上同步播出8小时内,有超过1700万次观看量;在其它网络媒介上,有超过18万5000次观看量。

这段一个小时左右的视频,却很快被脸书、推特和谷歌旗下的油管(YouTube)从网络上撤除和屏蔽。加州环球网(California Globe)说,这些科技大公司“很显然在支持那些欺诈美国人的信息”,而不是这些一线医护专家的第一手资讯。

染疫死亡率才是关键指标

“美国前线医生”创始人、医师和律师戈德(Simone Gold)博士说,单纯关注被感染人数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入院者数量及死亡率才是问题的关键。

“加州环球网”曾指出,加州州长在新闻会上经常只公布州内被感染人数,并以此作为关闭社会、商业和学校等的理由,却很少公布被治愈者人数和检测呈阴性者人数。

“羟氯喹”疗效被政治化 病人损失惨重

在新闻会上,医生们几乎异口同声地表示,羟氯喹对中共病毒的疗效,目前表现最佳,应该作为首选药物。这是一种治疗疟疾的药,临床上已经使用了65年,安全和治理效果均表现突出。

医生伊曼妞尔(Stella Immanuel)发言时难掩激动的情绪,她说采用羟氯喹或锌(Zinc)后,她已治愈了350名病患。“他们服用羟氯喹后,都得到康复,没有一例死亡。”

伊曼妞尔医生批评NIH和美国疾控中心(CDC)的专家提到的、“对羟氯喹的研究不够成熟”的说法。“在病患大量死亡的情形下,你们却坚持要做双盲性研究?这是不道德的!”

“美国可以不必死这么多人!不必!我必须告诉人们,目前有可治愈的药物(羟氯喹)。”伊曼妞尔说。

作为预防,伊曼妞尔和她的团队医生们都在服用羟氯喹。目前,他们中没有一人感染病毒,尽管他们每天要暴露在病毒中,例如为病患使用呼吸机。

伊曼妞尔还向经常出现在疫情信息发布会上的、美国传染病首席专家福西(Anthony Fauci)提出质疑。“请问福西医生最后一次戴着听诊器在临床治疗病患,是什么时候的事?”伊曼妞尔暗示,福西对疫情的论断缺乏第一手临床经验,不该被视为权威。

“而我们这些在新闻会上的医生,都是执业医生,对羟氯喹和锌的治疗效果,取得了第一手经验。”伊曼妞尔说。

她表示,目前美国太多州的药剂师和药店拒绝为病患提供羟氯喹,尽管病患有医生开具的处方。“我从未看到过政客们如此干预医学实践。”

“美国前线医生”的发起人、医生和律师戈德,在新闻会上说,他们的治疗经验是,病患可每周服用羟氯喹两次,每日服用锌。他说,政客们把治疗用的羟氯喹给“政治化”,导致本可以医治的逾10万美国人丧命。

学校关闭 抑郁症增加

来自加州圣莫妮卡的儿科医师哈密尔顿(Robert Hamilton)具有36年医学经验。

他说,过去2到4个月中,全美绝大多数学校为防患疫情被迫关闭。由于孩子们的成长和心理需要——互动和正常社交被阻隔,学生出现抑郁,甚至轻生的人数在增长,让他极度担忧。

假科学制造恐慌 美国人失去自由

来自加州洛杉矶的精神科医生麦克当纳说,“我今天过来参加新闻发布会是因为我的病患很恐惧,因为美国人对这次疫情很恐惧。他们被告知,要待在家里、待在地下室里、把用于野外生存的食品买来吃、在街上遇到行人要尽快躲闪……这样做能让他们保持安全。然而,这些不是办法,而是惩罚,不会让人们更安全。

“自从3月份国家被关闭以来,我的病人无一例外地在精神健康方面变得更差——有的出现自我伤害、抑郁、焦虑,甚至自杀的情况;但加州到目前为止,没有出现任何儿童死于中共病毒,也没有任何一例由儿童传染给成年人的病例。

“过去一段时间里,全球许多地方的学校重新开放后,没有出现学生间或老师间感染病毒、没有老师被学生感染病毒,也没有任何一例由孩童传给成年人的病例,这些事实值得人们了解,值得美国借鉴。”麦克当纳医生说。

“我们需要制定战略,让人们结束恐惧,恐惧阻碍我们结束这场疫情。目前我们正处在情感危机中,而不是医学危机。

“请了解,我们(医学界)有治疗这个病的药物——羟氯喹,不必恐慌。这种药在医学上已被证实是有效和安全的。如果我们可以将这个药提供到市场和美国人手中,恐惧将终止。我们的孩子就能返校复课、父母就能复工、我们的国家将恢复正常。

“对于个人而言,请自己做出理智的判断,去咨询你的医生,你的议员,不要让政客、假消息、假新闻和特殊利益群体,替你做决定。

“拿回你的自由,不要再恐惧。”麦克当纳医生呼吁说。

人们不该被假科研和伪学术绑架

医学博士特多罗(James Todaro)是第一位就羟氯喹能治疗中共病毒而发表文章的医生。他也是在早期发现《柳叶刀》发表欺诈性数据,并对其展开调查的医生。由于这些虚假“科学”数据,欧盟等一些国际组织一度停止对羟氯喹的研究。

多位医生在新闻发布会上强烈表示,针对中共病毒的治疗已经被政治化,政客们必须停止对医生治疗的干预,好让更多美国病患得到治愈,国家获得重启。

“美国前线医生”在网站上发表声明说:“因大规模假信息和宣传,美国人的生命已经损失惨重。这次‘白衣峰会’的目的就是让美国人得到真相和力量,摆脱恐惧。

“如果美国人再继续让所谓的专家和新闻媒体替自己做决定,我们的民主共和国和宪政就将停滞。”

责任编辑:叶紫微#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