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院大火 巴黎人哭了:一定要重建

巴黎圣母院大火
周一(4月15日),法国巴黎著名地标圣母院失火,巴黎人伤心欲绝地哭了,跪地为圣母院祈祷。(ERIC FEFERBERG / AFP)

【大纪元2019年04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吴英综合报导)周一(4月15日),法国巴黎著名地标圣母院失火。随着火势蔓延,大教堂塔尖坠落,巴黎人的心也跟着往下沉。有人伤心欲绝地哭了,为圣母院祈祷,有人相信终有一天会再重建圣母院。

72岁的弗雷德‧菲尔普斯(Fred Phelps)来自美国加州,和71岁的妻子黛安到巴黎度假,原本定于17日一睹圣母院风采。不料,15日,他与妻子站在街上看着大火吞噬圣母院屋顶,听着消防车的警报声不停地作响。

菲尔普斯感伤地告诉英国《卫报》记者,“这是我临离开人世前最想看到的古迹,我和妻子今天却看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事,这实在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我们看到巴黎当地人哀伤的脸庞,听到他们难过得几乎说不出话来,语气悲伤。虽然我们不懂法语,但是我们理解他们的心情,我们都非常难过。”菲尔普斯说。

巴黎圣母院大火
圣母院塔尖崩塌。 (GEOFFROY VAN DER HASSELT/AFP/Getty Images)

来自法国莫尔比昂(Morbihan)的玛莉-安娜‧艾可查德(Marie-Anna Ecorchard)到巴黎看望她的孩子,不料却遇上圣母院大火,她说,15日下午6点50分左右,她坐在圣路易岛(Île St Louis)的一家咖啡馆露台上时,看到一缕黑烟从圣母院的屋顶窜出。

“这太可怕了,我们看到有人在抽泣,泪水从他们的脸庞流下来。这是巴黎的遗产,不仅仅是巴黎,而是整个法国的遗产。看到这样一座宏伟的建筑物被火吞噬,真是骇人,就像是自己被火烧着一样地难过。”艾可查德说。

她说,大火一发不可收拾,晚上7点过后不久,圣母院大教堂的塔尖轰然一声就崩塌了,每个人都惊吓地发出声来。

“我在塞纳河对岸,看着这一切,无法用言语形容,就像是看到一个人在承受着巨大的苦难……”她补充说。

居住在巴黎的律师、26岁的爱丽丝‧罗尔(Alice Lohr)说:“非常难过,这是一座伟大的历史古迹,是造就巴黎之美的一部分,是法国历史的一部分,也是古典文学的一部;它是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知名音乐剧《钟楼怪人》(The Hunchback Of Notre Dame ,又译为《巴黎圣母院》)一个重要角色,也是生活中的重要部分。”

“身为深爱巴黎的巴黎人,这就像是被人重击一样”,罗尔说,“难以言喻的悲痛,留下不可磨灭的空洞。”

夜幕低垂,消防员仍在与大火奋斗,用强力水柱往圣母院喷去,火焰照亮天际,同时倒映在塞纳河平静的水面上。

巴黎圣母院大火
夜幕低垂,火焰照亮天际,同时倒映在塞纳河平静的水面上。(Thomas SAMSON/AFP)

围观的群众仍不舍离去,有些人蜷缩在桥梁护栏上啜泣,有些人仍张大着嘴巴,双眼发直地看着大火无情地毁灭这座12世纪哥特式建筑。许多人心中想着,这是怎么一回事,什么原因造成了这场大火。

“这是一场全国性的悲剧。”居住在距离圣母院仅几百米的保罗‧雷彻特(Paul Rechter)心痛不已地说,“这是法国的象征,正在崩溃,代表我们民族身份的一部分正在烟消云散。我们历史的一部分,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文学……它究竟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没有预防措施?”

他的妻子艾格尼丝(Agnes)说,她的父母和祖父母曾住在圣路易岛上,从小她就知道大教堂。

“这是我们的成长记忆,几百年前的艺术作品,背后有许多人的努力。”她说。

现年44岁的皮埃尔·梅斯纳奇(Pierre Mesnage)过去20年一直住在可以俯瞰大教堂的公寓里,看到大教堂屋顶毁损的模样,“我哭了”,他说。

“我哭了。我在家时整天都在看着这宏伟的建筑,像是在看一部戏剧。这是每个人及法国的悲剧。”他说,“这是具有更重要意义的教堂,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让这种事发生,这是巴黎的象征,是法国的象征。为什么不保护她?”

来自鹿特丹的计算机研究教师Ruud van der Leij说,他已经盯着火焰看了两个多小时,“无法把目光移开,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可怕的悲剧。”

42岁的瓦莱克丝(Marina Valleix)说,她住在巴黎第19区,喜欢带着孩子探索巴黎的历史建筑,每个周末都或多或少到圣母院,因为很吸引人。

“这场灾难让我伤心欲绝,但是我相信它会被重建。”她说,“我知道圣母院已经被烧毁,尖塔已不复存在,但是我知道我们可以并且将会重建。”

责任编辑:陈馨茹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