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洞宾破迷梦醒

《黄粱记》故事的壁画
邯郸黄粱梦镇吕仙祠中,关于《黄粱记》故事的壁画。(Fanghong/Wikimedia Commons)

人从哪里来?又将向何处?千百年来,仁人志士都在上下求索。历朝历代,世人将对生命的探索融入文艺作品中,其中元杂剧将神道度人的题材演绎得格外淋漓尽致。元朝马致远被誉为“曲状元”,在他创作的众多剧本中,其中有一出《邯郸道省悟黄粱梦》。且来看一看,吕洞宾如何破迷梦醒?

话说东华帝君掌管群仙录籍。一天,他赴天斋回来,途中一阵心血来潮,于是俯瞰下界,发现一道青气直上云霄。原来河南府有一人,姓吕名岩,字洞宾。因其与仙界有缘,帝君准备差遣正阳子钟离权下凡点化此人,使他早归正道。

八仙中的-曹国舅和张果老
明代作品,图左为八仙中的曹国舅和张果老,右为钟离权。(公有领域)

吕洞宾未修道之前,是一介儒生。有一年,他骑着一头驴儿赴京赶考,途径邯郸黄化店。因旅途疲惫,饥渴难耐,于是就到店中吃饭休息。

钟离权本是大汉将军,京兆咸阳人。此人文武双全,在汉朝曾拜为征西大元帅。后来出家修道,道号正阳子。在终南山,东华真人向他传授正道。钟离权最终修成正果,位列仙班。如今他奉帝君法旨来到邯郸,在黄化店看到吕洞宾。二人闲谈,一道一俗;一个积极出世,一个积极入世,谈得好不热闹。

一道一俗 论人生意义

钟离权对着吕洞宾感叹:“先生真是天生的好道貌!”得知他要上京赶考,于是劝他,人间世事,变化无常,生死转眼即过,不如修道。一旦修道功成,地狱除名,永不堕轮回辗转之苦,而且九族也会跟着受益,享有福德。

吕洞宾一听就急了,认为道士正在发疯,乱说一通。儒生寒窗苦读,学富五车,凭着满腹经纶,一身才华,应举考试。将来入朝为官,实现人生抱负,岂不是美事一桩?怎能随随便便抛弃世缘,隐居山野?于是反问钟离权:“你说,出家能有什么好处?”

钟离权唱到,来去自如,无灾无祸。可上昆仑摘星辰,可觑东海如掬寒泉,可见泰山如一撚微尘。在他眼中,天高只有三二寸,地厚只有一鱼鳞。修成之后,可长生不老;可与日月同辉;可差遣六丁六甲神,七星七曜君;可看四时仙花瑞草;可见仙露滋润仙葩。在阆苑仙境,高谈阔论,来往的都是天上人。简而言之一句话,超凡出尘,悠哉自在,永脱轮回!

吕洞宾觉得道人的话太不切实际,自己文武双全,满腹文章,不如考试中举,入朝做官,享受荣华。你一个出家人穿着草鞋麻衣,餐松啖柏,有什么好处?

仙真童子仙册‧八仙-吕洞宾汉钟离
清 王仲谦册《仙真童子仙册‧八仙-吕洞宾汉钟离》。(公有领域)

钟离权苦劝他,“功名”二字,如同在百尺高竿上耍把戏一般,无常一到性命不保,为人一世终是摆脱不了酒色财气这四样。莫要被富贵浮云遮住双眼,无常一到,功名富贵何在?娇妻子孙何在?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常言道,一人修道,九族受福。希望吕洞宾不要错过修道的机缘。

吕洞宾自认为十年苦读,只待一举成名,如今功名对于他就像是荷包里的东西,已然拿定了。神仙之事虽好,但也太过渺茫,没个准程。

钟离权唱到:“酒恋清香疾病因,色爱荒淫患难根;财贪富贵伤残命,气竞刚强损隐身。这四件不饶人。你若是将他断尽,便有几分神仙气儿。 ”希望吕洞宾能勤谨修行,早日圆满。比他现在勉强跨着青驴,奔波在风尘中要好很多。

吕洞宾满腹经纶,却也说不过钟离权,也不想再听他说话了,一转眼打起盹来。钟离权叹了一声:“如今这世道,真是假人多,真人少;敬衣衫,不敬真人。一提修行,赶紧回避,给他讲真机,他反而听得没精神。一半儿应承,一半儿打盹。”

不过吕洞宾一时的表现对真人来说,实在不算什么。钟离权看他一时放不下俗缘,于是想了一个办法。既然睡,索性让他大睡一场,让他去六道轮回亲身走一遭。待到睡醒后,他就能明白,他所追求的酒色财气,人是我非的种种,只不过是一场梦罢了。

钟离权淘净黄米灰尘,在米粒中蕴藏时运,在锅里煮着小乾坤,投下半升黄粱米,就逍遥地离开,参加蟠桃会去了。

黄粱一梦 历尽荣辱

睡梦中,吕洞宾高中榜首,入朝为官,作了天下兵马大元帅。高太尉见他文武双全,就招他作了东床快婿,将女儿翠娥嫁给他。一转眼十八年过去了,吕洞宾为国立下赫赫战功,朝廷嘉奖高官厚爵,一时风光朝野,声震帝都。

吕洞宾身为当朝一员猛将,统帅三军,奉命平定蔡州吴元济之乱。在外作战,出生入死,擒获罪首。一年后,吕元帅私自回到家里,却不见有人来迎接,管家不在,夫人也不知在何处。

忽然,他听到一阵说话声。原来吕夫人正和魏尚书的儿子魏舍喝酒闲聊呢。且听他们说些什么?那魏舍说:“要是吕岩战死了,我立刻就娶你。”吕夫人说:“那是当然,我不嫁你还能嫁谁?”

吕元帅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我在外领兵作战,夫人却在家养着奸夫,暗通款曲,竟然这般羞辱我。顶天立地的大元帅,怎能受这种气?他挥剑就要杀妻子。

吕洞宾得道成仙-八仙之一
在钟离权的点化下,吕洞宾得道成仙,成为鼎鼎有名的八仙之一。民间百姓则称他为“吕祖”。图为《吕洞宾 汉钟离二仙欢会》。(公有领域)

这时,八十多岁的老管家出现了,苦苦地央求元帅,看在两个孩子的面子上,饶过夫人。吕元帅征战沙场,铮铮汉子,却也不忍心看着幼小的孩子,从此没了娘亲。

这事还没了结,朝廷传来圣旨,有人状告吕元帅,私受钱财误了军情,使大军遭到重挫,私自还家,依律当斩。吕夫人一听,高声叫来左右的街坊邻居,扬声说到:“吕岩,你要杀我。你倒说说,谁叫你私受钱财,私自还家?看看你干的好事!”

吕元帅看夫人实在没有夫妻情分,心中大怒,一纸休书休掉了妻子。一天之内,断了财、色。他早在出征之前,饮酒就吐血,所以当时就戒了酒。

他被绑上刑场,临刑之前,得到天子大赦,从此流放到沙门岛。几天之内,吕元帅历经人生剧变,丢了官爵,没了妻子,也没了田产宅院,从战功赫赫的大元帅成为流放的罪人。在沙场几经征战的元帅,反倒被人棍棒相加,被打得皮开肉绽。天壤之别的境遇,实在堪怜。

断酒色财气 豁然梦醒

吕元帅带着二个幼小的孩子一起同行。半路上,押解的差吏放了他们逃生。途径终南山遭遇大风雪,元帅带着二个孩子前往山里的道姑处投宿。

他想,今天到了这般地步,若有师父来,就是打他一顿,他也忍了。从今,再也不争强斗气,嗔怒之气也渐渐消去了。只是不巧,遇到杀人越货的盗贼,将钢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却是无路可逃。那场面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就在这时,吕洞宾听到有人叫他:“快醒醒!”吕洞宾从朦胧的梦中醒来,看到眼前的道人钟离权。这才发觉,原来是一场梦啊!这一梦度过了十八年,看清了酒色财气、贪嗔痴爱。一入尘世,世道无常,不知何处埋下挫折坎坷。

自此,吕洞宾舍弃妄念,踏上修道之路。最终位列仙班,赐号纯阳子。诗云颂赞:“你不是凡胎浊骨,迷本性人间受苦”;“一梦中尽见荣枯,觉来时忽然省悟”。@*#

作者:杜若

责任编辑:王愉悦

抢先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